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函谷人
函谷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8,011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感谢母亲

(2013-06-22 17:10:33)
标签:

杂谈

我是家里的长子,也是弟妹中唯一的有着“高”工资的人。因此,我在照顾父母方面承担了理所当然的大头。同时,由于有“工作”的缘故,也由于母亲对住楼房的不习惯,我和母亲在一起生活的日子远远少于在农村的妹妹。为此,我常常感到内心的不安。

过蛇年春节,母亲仍很顺从地在我家里过年,这是我们期望的,有她在,我能感受到受庇护的温暖,我能足不出户就和亲人们相聚。和往年不同的是母亲的性格有了很大的改变,我不知道是母亲身体虚弱没有和任何人因琐碎事情闹不愉快的力气了,还是她预感到自己在人世的时日不多,从腊月二十二到正月初五,每天都很开心。期间,她的众多的外甥和侄子、侄女破天荒地集体来给她拜年。一二十个人,吃着,喝着,说着,其乐无穷。现在回忆起来,那几个小时,应是母亲最高兴、最难忘的时刻。

过年后不久的二月初五是母亲的生日,往年都是轮着过,我和妻子都期望着能再给她过个七十七岁的生日,让她能硬朗起来,快活起来。二月初四,母亲忽然决定不去任何一个孩子家了,要在五亩的酒店里过(她一贯认为在饭店很浪费的,总主张在家里做),她的意思是那里离农村和城里的距离远近差不多,能方便到任何一个她的亲人,或许还有一个她没有说出的理由——她唯一健在的弟弟(我的三舅)因照顾病重的妗子就在五亩医院里。她还说这次过生不要任何人再出钱,就从平时我们给的医药费中支出,算是集体为她庆贺。那天,来了不少人,围坐一起,我们都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饭后,我们一起到医院看三舅和妗子,当时,他们正收拾东西,准备把病危的妗子接回老家。母亲和妗子相拥,我们都很清楚,这是最后的告别。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时隔两个多月,竟然是我们和母亲的永远告别。

五月的最后一天,星期五,上午我正在上班,接到了小弟的电话,说母亲病了,晕得厉害。我当即放下手中的工作和他一起去在五亩上宋曲的妹妹家。很快,我们见到了母亲,她闭着眼睛,说“有掉到沟里”的感觉,我想可能是血压或血糖有问题了,立即决定去医院。母亲说,她这样怎能下去呀?我说不行了我们先到最近的五亩医院看看,她同意了,我平生第一次抱起了她。她再没有与生俱来的执拗,和我贴得很近。现在想想,真和《第一次抱母亲》的作者有着相同的经历和感受。路上,我问母亲,咱们还是去市医院吧?她说,听你的。我很感动,也很惊奇,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话,我们总是听她的,现在她可能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了。于是,边联系医院,边开着快车,我们把希望又都寄托在医院了……

到医院的第一天晚上是三弟陪伴着,据说是折腾了一夜,母亲很难受。第二天早六点,我去了医院,母亲还是坐着,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我让三弟回去休息,我一个人陪伴着母亲输液。她喝一口水,都会加倍地吐出来,她说,在家里有饭不想吃,在这里想吃,又不敢吃。听着这话,我心里特别的难受,也很无奈。医生打了针,过了半个小时,我尝试着让她喝水,好像有了一点作用。我跑出去想给她买点吃的,走了几家商店,都没有合适的,最后在市一小对面的小超市里,我买了一包不含糖的饼干,跑回来,她只吃了薄薄的几小片。即使如此,我也感到欣慰。从十点二十开始,母亲能坐着睡了,看似病情好转了。那个时候,我生怕有人来打扰,包括医生。真希望她就这样,好好地睡一会儿。我早上没有吃饭,也不觉得饥饿,直到一点半,三弟来了。他买了一碗有着豆腐、豆子的面片,母亲吃着,大口大口的,我真真地感觉到那就是吃往我的肚里了。

晚上九点多,母亲的病忽然加重,我们到医院的时候,她喘着气,端坐床边,大多数亲人都陆续地赶来了,我感到了大厦将倾,这就是生离死别的时刻。大人们理智地决定着,孩子们哭喊着不让放弃……当医生的针头从母亲的胳膊上换到腿脚上,实在抽不出血来的时候,当液体渐渐地输不进母亲的身体的时候,我们彻底地绝望了。在救护车上,我让母亲背靠着我,颠簸着往回走,母亲难受的声音击打着我的泪水,她挣扎的汗水浸润着我的衣服……

母亲多数时间在妹妹家住,但正如她常说的,不会“老”在那里;她坚持着,把最后的一口气给了她居住几十年的窑洞,即使在医院,她也硬撑着去卫生间小便……她留给我们任何人的没有任何的一丁点儿的厌烦,只有无尽的怀念。

母亲逝世的日子是农历的四月二十四,因此每个“七”数都赶在了星期天。我有时暗暗地想,母亲那么地无私,难道是怕她的儿孙们请假,有意选择了那一天?

感谢母亲,在我家里过了最后一个春节;感谢母亲,病重时给了我抱着她的机会;感谢母亲,最后一次住院时,给了我单独地陪她的六、七个小时;感谢母亲,把她最后的一丝温暖全给了我。母亲啊,母亲,这一生我们亏欠你的很多很多,是你让我做了该做的一切,多多少少地弥补了我的一些遗憾。

 

说明:明天是母亲的“三七”,恰逢小学毕业考试阅卷,本来是想挤时间去上坟,但因下午阅卷时间较早,又在较远的乡下,所以不能回去了,今天下午一口气写了这些,算是给母亲的祭奠。如果母亲有灵,她一定会谅解我的。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