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玩具火车

(2014-01-02 20:57:18)
分类:

玩具火车

 

没有火车,没有烧着煤渣的夜,

没有骨架般嘎吱作响的铁轨。

孩子在装成火车头,呜呜——

不肯消停。他不知道那是游戏。

 

动物的骸骨和内脏搭成精密的铁轨,

迷人的车厢无视时间之海

和死亡之丘,轰隆隆地绕行无阻。

“我找到一张旧地图,它长着小狗的耳朵。”

 

我的心重如着刺的象掌,

十节车厢都装载不下。

 

火车飞驰,不离开过去,也不奔向将来。

现在是饕餮的兽——它一向出入无人之境。

记得你说,要关窗,天凉起风了。

比风声更大的是火车的轰鸣。

 

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光脚跑向它,

骑上它崎岖的背,迎风大喊。

就这么点一把火烧着了夜,烫得它卷起边来。

这就是那谜语?火车将一并碾碎。

 

人们忙着出发,不说回来。

不说回来。世界是家,你知道,是家。

动物的家,人的家……你可曾见过

那奔逃的象群和惊飞的鸦群?

 

它日夜轰隆,碾过我的内脏、血管,

我的呼吸,我的颠沛流离。它并不驶向你,

当然。他们来自喧闹的无人地带。

他们去往宁静的无影之城。

 

无数双小手探出车窗,旗帜招展。

咔嗒,咔嗒……他们齐声打着手势

——我们又在一起了,这真好。

尽管天空也不是天空,大地也不是大地。

 

火车隆隆。而我的歌

是迟缓的雷声,甜蜜的雨点。

                                        2013.4.6

 

歌曲《Flightless Bird》里有一句“Stole me a dog-eared map”(偷张卷了边的地图给我),a dog-eared map不是长着狗耳朵的地图,而是被看得太多而卷起了边的地图。

梦境(2001.10.10):一大群孩子在夜里坐上一列轰隆隆的火车,车厢很窄,很低,玩具似的。孩子们扒着车窗,那么兴奋。火车经过荒野,窑洞……地上有稀稀落落的人骨。连着铁轨的岩壁上刻着一串密码般的数字,意思是,你们必定在何时之前死去。是他们的父亲把他们送上火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