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匙河
匙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729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影

(2010-09-12 19:03:53)
标签:

杂谈

分类: 未识之云

日影

 

“我耶和华必成就我所说的,我先给你一个兆头,就是叫亚哈斯的日晷,向前进的日影往后退十度。于是前进的日影,果然在日晷上往后退了十度。”(以赛亚书38:7-8)

多么奢侈,让那日影只为你后退十步。我不知道那面壁恸哭的希西家眼见这征兆,是惊诧还是安然――神以不可能之事如此提醒着我们这因可能之事而庸然、迟滞的灵。

日影曾为君王而退,也为我们吧。可我需要吗?我早已将神迹看作我生命中的修辞,美好却不可企及。纵使那日影真的后退十步,我也会以为是自己的眼睛闭了十秒钟。主啊,实在是,神迹也不能消融那因爱而不能的痛苦和罪中的忧伤所致的隔绝!

那其实不是日晷,是计时的阶梯,亚哈斯的阶梯。某些时刻,我的生命因着痛苦而停驻在这一阶上。但那只是幻象吧?谁都不曾停留,时间或我――日影照常移动,步履从容,它比我们更清楚神的设计,它接受那既定的轨道,更像是出自一种本能,不像我们,总不甘心似的,吵吵嚷嚷;而我,也未曾从神求得安息。“我心痛苦,不能安息。除非我心,安息于你。”

“栽种的日子,你周围圈上篱笆,又到早晨使你所种的开花,但在愁苦极其伤痛的日子,所收割的都飞去了。”(以赛亚书17:11)

你为他悲伤要到几时呢?

是的,长久的悲伤会把一个人惯坏。我不能像终夜躺在地上的大卫一样,被徒劳的盼望牵绊。我必须像孩子已死去的大卫一样,站起来。从头开始,即便祷告,也为自己的一无所求。主啊,我不期望自己的生命是倒退的日影,我宁愿自己已站在最后一个台阶上,无所退避。可我这样地害怕祷告,怕一开口就止不住地流泪,深谷中泉涌般的呜咽。这么长久的日子里,你使给予看起来如同被剥夺,你使自由表现得如同被奴役。而我呢?我将你的爱看如弃绝!

直到那天,我听见一个孩子的歌声,那样清冽而奔放,如深谷中的涌泉。我在一片黑暗(黑暗,但非虚空)中看见他小小的身形――他不安得那样自在,在他不知微笑还是悲悯的眼神里。Was blind, but now I see.我又怎能忘记自己曾经眼见过的?Then I wake and all I see is a world full of people in need. 我知道人间的愁苦,可我终究是避世的人。但,真是这样吗?

扫罗发狂的时候,大卫弹琴以驱魔。在悲伤淤积得太久的日子里,我已经忘记那使人得安慰的乐声。此刻,我贪婪地吸食着这清冽和奔放,何止是泉,最终还是汇成深河。我们的心不就是深河,流啊流长了,拐弯拐多了,接纳的鱼群和泥沙多了,就坦阔宽广了,甚至忧伤也长阔高深了――我们原本可以为你活得宽广一些。说到底,我还没有活够啊,无法抛去这年轻时任意妄为的悲伤。

可是有那么一刻,主啊,我的心不曾这样宁静过,就像那深阶上的日影,或停或行,或左或右,都在乎你。你怎么说?

继续――爱,忍耐,等待,在你悲苦而有望的身形中。

 

                                                                                      2010.9.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逃城
后一篇:醒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逃城
    后一篇 >醒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