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归墟

(2008-08-21 18:53:55)
标签:

杂谈

分类:

归墟

 

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焉。

                                                                      ――《列子·汤问篇》

 

怀着怎样的贫穷,我们一路走来。

随着世上的水流。

 

在那儿,你将看见

水流的盘旋,云气的腾回,

雨后虹的弯曲,雷前闪电的转折,

蛇虫蜿蜒的痕迹,山的脉纹……

 

“只要走到那儿,一切从头来过。

而我们,就像水槽里洗得晶亮的杯盏。”

我仰起脸,我已经无法爱,爱你。

发亮的镜子,早已厌弃在人们的手中转动。

 

沿着每一片河岸,你细细地探看。

“现在我们无话可说,

话语都潜没在那片大渊之下。

但它将托起――它宽广得那样奢华。”

 

“相信我,在我们还没有年老的时候,

我们能够遇见――爱不至如此饕餮。”

更多的时候,你沉默地摸我的发,

指间仿佛燃着烟――烟气里是逝去的万象。

 

看见了吧?它在悲伤中发狂地吞噬它自己

――它的渴是有毒的芯子。

各处的水流都在做徒劳的灌注。

走得急的,走得缓的,原是一样。

 

谁说它是那样深,

深到容纳一切,却不见涨落?

如今我们站在这里,你的脸面化作黑暗的渊,

仿佛已用万千漩涡耗尽了自己。

 

                                                                                 2008.8.2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蛤背上的海草
后一篇:火车火马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蛤背上的海草
    后一篇 >火车火马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