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匙河
匙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729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玫瑰有刺

(2008-08-06 23:00:47)
标签:

杂谈

分类: 未识之云

玫瑰有刺

 

他把自己当作照人的光,结果凄凉地躺在火把的中央发疯,死去。死在脚下的黑暗里。

我们年轻的时候很容易被诱惑,也就是被自己身上以为会有的光诱惑。可是我们自己不是火源,我们最多是手电筒,别人一扭才能照亮。

不管是出自天真还是谵妄,今生的骄傲使得很多本该点火的手都垂下了。

 

是你的骄傲让你曾经渴慕过或是想像过神,又是你的骄傲使你就站在某个地方,执拗着不继续看他,或否认见过他。

 

人都以自己的方式理解着神,可哪一个都不了解神,可神依然容纳每一个人。我就是需要这样的包容,我是那样笨拙的一个人,走不远也回不了家,走到门前也认不出哪个是家。神只是包容这一切。不哭也不笑。

 

也许没有一种宗教能够完全地体现和表达神,包括基督教。我们误解神的时候,自以为义的时候,就是再次把他钉上十字架。

 

有些人躲在神里头说话,有些人只拿他当道具甚至玩偶。

 

有时我们爱着,哪知那并非本着基督的样式、出于根深的爱,而只是为了向人向自己验证爱的能力,为着自己的荣耀与骄傲――看哪,我在爱人,我会爱人!于是在自以为爱人的幻象中沉醉。

真正对神的爱不是自来水,要人拧了才哗哗淌下;是地底发动的泉水,汩汩流动,可能被听见天成的声响。

 

是否神一开始给人带来的是剑与火?日子久了,我才从剑影与烈焰之间看到水的柔和影子。神给予的不止是宁静与忍耐。

 

我仿佛看到神起着一把铲子,加快了速度挖我脚下的土。骤然间感到深切的恐惧,爱而不能的恐惧。挖脚下的土和挖鞋子里的土是多么不同啊。

 

仿佛习惯了黑暗,不愿见光。有时是那样的,执拗着,不肯与神和好。

 

这样的空虚像亚伯拉罕沉睡时落在他身上的大黑暗一样。他的黑暗可以漏进来光,而我却抱着这无谓又无为的黑暗。

 

起初觉得自己是深海中执意闭合的蚌,不是为了卫护体内的珠子,而是空了,人们也离我很远,很远。我仿佛从来不了解爱。如果是因不相信人的温情而转向神,那对我来说太荒凉了。

深夜里无法入睡,就像生下来时那样,妈妈怎么哄我都睡不着。我想着,只能是神,是他本人选定我加以厌弃。我总怕他对我失去耐性,因为我先对自己失去了耐性。

现在想,也许是神叫我学会在夜间歌唱吧。

 

现在我就像受到攻击的蛇,直直地绷紧了身体。蛇只要绕着棍子就能飞快地上蹿;信仰对我来说是棍子吧,只是自己绷得太紧,一时还贴不上去。

 

我的生命时常处于两种阶段。

首先是冰窟阶段――惧怕冰窟的黑与冷,想跳出去,却找不到洞口;莽撞地在冰下拼命撞击,却没有人在冰上行走,没有人听见。但终归有挣扎的热力,有浮游向上的激情。

之后是修道院阶段――灵魂变成悬崖峭壁上的修道院,看到齐齐的黄花,却不听温热的人语,还在臆造自己独独对神的忠贞。谁曾在沉睡中留有饱满通透的天真?而我是想把天真都睡过去了。

还是去往有山有谷之地,承受平常的起伏吧。

 

“蒙恩就像被圣殿流出的水漫过。有些人已经没顶,完全是顺从恩典被带着走,不凭自我。有些人到腰,有些人到脚。水流刚刚淹过脚跟时,人觉得舒服,快乐,感激,但也容易忘记。抬起脚就能跑到与恩典无关的地方玩耍。然而这些都不要紧,我们就照着恩典漫过的程度领受就好。基督知道。”

我可能就是那种人――水初浸到脚跟就喜不自禁,然后很快跑到离水远的地方玩耍去了。

 

  世界怎样的败坏,都是主要我们睁开眼睛看的,看透彻了,才让你死心--世界的确不是我们的世界。

 

    孤独的时候,就把自己蜷成一团,仿佛这样,就成了神蜷成一团的肠胃,就可以把孤独慢慢给消化掉。

    可是我,我消化不了神的恩典,就像小猪威伯嘴里含着夏洛514颗籽囊,不敢吞下去,说不出话,偶尔眨眨眼睛流泪。

    他啊,原来我只需要他一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