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匙河
匙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840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火中的游行

(2008-06-10 23:13:00)
标签:

杂谈

分类:

火中的游行

 

他吞吃灰。他睡在尘埃中。

每天清晨醒来,他总说,我还太年轻,便以梦境为由,拒绝生活。夜晚重新做梦,在墙上漆画,用那晒得发黑的手,蘸着火影。

“似乎火中有悲哀的影像。”他嘴里念叨着它们,却从未画下。我害怕――我在害怕着什么?日复一日,墙上泅出一个灰暗、湿润的圆晕,仿佛被烟火炙烤着边缘。而他但愿他的指头透过薄薄的墙。

一个寒冷的夜晚,那小小的圆晕里燃起微亮的火。烟,烟,曾经死去的姑娘从烟中走来。他伸出手去――可,她长着那样一双洁净的瞳仁,仿佛摸它的都要被砸碎。

他回忆起他们相遇的那个夜晚。在冷寂的街上,在骇人的火光中,他看见她贴着墙缓缓走着,就像蛇屈尊地游行在狭小的水流中。从此,他的指头就有火燎的气息――他不停地蘸着火影在空空的墙上漆画,画那些在火中长成又消散的形像。

有什么能使我走向你?这么多年来,她都像一封被火漆封口的信,只是经由他传递而已。

我想要一座冰房子,在春天!他对着她大喊。他感到无法忍受的寒冷。

可很快她就要走了。烟的身形过于矮小,以至于你无法打结。而他将继续睡在尘埃中。而这个小小的圆晕,它迟早会变成一个小孔,急着透出,透出那些被隐藏的形像,那些火燎的气息。

也许我真的还太年轻,而生活把我捆绑得太紧。在最后的一个夜晚。

他把自己变成了烟。狭长的烟。

 

                                                                                 2008.6.10

 

《圣经·但以理书》3:25:看哪,我见有四个人,并没有捆绑,在火中游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刻刀与鳕鱼皮
后一篇:小孩子的样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刻刀与鳕鱼皮
    后一篇 >小孩子的样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