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填海

(2008-05-05 13:06:53)
标签:

杂谈

分类:

填海

 

他们运走一车又一车的疯女人。

恰似西山的树枝和石子儿,投入东海,

堆垒起一座又一座空山。

“而我呢?我只能看着她们手指扒着车窗远去。”

 

十六岁,她看见父亲和情人狂暴地离开,

母亲站在深冬的街头,看人家窗子里的灯火,突然失明。

“那一刻,深深的大海推进门窗,

醒来时,已是裸身躺在泛白的盐渍上。”

 

多么奢侈,这样地空着。

把大海填满!

从清晨,留连到夜深。

她以为自己,含着温暖的木石入睡。

 

“你可曾见,我笑的时候,狂风骤起,飞沙走石;

我哭的时候,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她的爱人不说话,他已习惯了十六年。

他们,安然居住在东海之滨。

 

夜里,她吞下一整瓶安眠药。没看见

瓶子太小。远远填不满死亡。

她的爱人镇静地抠她喉咙里的药块。

“夹得真深。”深深的海峡,他所爱的。

 

而我,愿意让一切都赤露着。

一车又一车的人,一堆又一堆的树枝和石子儿,

还有我从未见过的,一片连着一片的海……

 

                      2008.4.17

 

精卫填海,《山海经·北山经》: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稻草鬼
后一篇:书念处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稻草鬼
    后一篇 >书念处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