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匙河
匙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165
  • 关注人气:1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蓝胡子

(2008-05-04 15:28:27)
标签:

杂谈

分类:

蓝胡子

 

     ――过往的人多了,欲望就变成了记忆

 

是野草莓成熟的时候。

它们的汁液比血还要浓稠,

它们饱满的果实胀痛了夏天。

 

我成了迷路的孩子,

在脚印凌乱的林子里,

我的篮子仿佛永远都装不满。

 

当我感到疲倦,俯身坐向水边,

水露出它刚硬的刀锋,锋刃卷着我的声音。

沉默,只有沉默,在影子尚未凋谢之前。

 

夜色如沉重的花苞,胀满我的身体。

在梦里我总是渴望巨大的城堡,银色的烛台。

我十八岁了,一个荆棘花冠戴在头上也可以扮成新娘的年纪。

 

鸟儿早已啄光我撒在路上的面包屑,

我开始忘记,忘记父亲和母亲的名字,

忘记他们最初相遇的日子,忘记我们居住的屋子。

 

远处的钟声已变得酥软,我在火光中叩开了林子尽头的门。

要开始了么,像王子和公主一样幸福的生活?

我那时只因令人骄矜的青春而富有。

 

是谁把我交给城堡的主人,是谁又把禁地的钥匙交给我?

一个黑暗的王国如树纵横的底部,

我即将进入,毫无羞耻的。

 

你许诺给我什么呢

父亲的剑,母亲的针?我的心隐隐作痛。

我的手心上挟裹着刺在谁心窝的命运?

 

去往蓝胡子领地的长廊多么遥远,

我看不见,多少人在死亡的腹地各自打着手语。

出发前我还想着,我能否在别处的阴影里回忆此处的光。

 

钥匙开启的那一刻,我手上的烛火熄灭了,

黑色的血液浸透了地面,如野草莓浸透夏天。

血并不使我惧怕,它是我自身的一部分。

 

我只是悲哀,我这父亲的小女儿,父亲的玩偶,

我将永远洗不去钥匙上的血痕,

永远找不到回去的路,就因为我十八岁了。

 

我从没有见过你,打了钥匙的蓝胡子。

有一回我在梦里看到父亲长了蓝胡子,

母亲躺倒在地上,像一枝生锈的烛台。

 

要用多长的日子,才能忘记那一切?

那把钥匙在林中温暖的泥土里沉睡着。

每一年夏天,野草莓依旧如血般令人眩晕。

 

                                                    2002.5.28

 

取材自贝洛同名童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苍老
后一篇:塔希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苍老
    后一篇 >塔希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