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匙河
匙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165
  • 关注人气:1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8-05-04 15:16:59)
标签:

杂谈

分类:

    

 

    北风穿着肥大的外套,

    晃来晃去,一不小心,

    雪就扑簌簌地漏下来了。

 

    屋顶上的猫伸伸爪子,眨了眨眼。

    土拨鼠躲进洞,拼命地怀想春天。

    鸟儿跳着脚问,是给我的围巾么?

 

    雪却忍不住扑向温暖的灯火。

    这个冬天,刚刚来了一个孩子,

    热烈的抚摸,使他大声地欢叫。

 

    所有的,会说话和不会说话的,

    都以为这是冬天惯常的游戏。

    只有孩子一直沉睡着,抱着温暖的雪粒。

 

                                      2002.1.6

 

   

 

    雪是从你的影子抖落的花,

    花儿倏忽间忘了她的家。

    雪是瞬间的礼物,

    一夜就让我们的窗子模糊。

 

    雪进驻我们的记忆,

    犹如进驻废弃的城堡。

    雪擦亮晦暗的镜子,

    擦亮我的前生后世。

 

    在冬天,我不会为了雪而乞求下雪。

    我只是,不知该索取什么。

    我只知道,反复下过的是雪,

    反复亮过的,你的眼睛。

 

    不知什么时候,一粒雪的味道,

    竟占据了整个冬天。

    哦,爱情,爱情,我挥霍着它,

    如十二月的天空挥霍着弥漫的雪。

 

    如果你愿意,雪一直在下,

    下了二十五年,

    下在我们身后的田野。

    而我从一粒雪里,查看自己的爱情。

 

                                  2002.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日子
后一篇:过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日子
    后一篇 >过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