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育民
周育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6,806
  • 关注人气:17,2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2020-10-31 22:38:15)
标签:

淮安

龙窝巷

中国漕运博物馆

河下古镇

分类: 历史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到淮安首日,我们主要是想去中国漕运博物馆参观一下,希望能够通过这个博物馆“博物”一下。当然,也要参观一下附近的一些名胜。淮安市区的景点比较集中丰富,我们到达目的地后,基本上也是一路步行,统计有两万多步。

清早八点多钟,到了周 恩 来 故 居,还没开门,便在附近走走。这里都是老城区,主要景点分布如下图: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我在这里略放几张照片,给“看客”提示一下我们到过的地方。

周 恩 来故 居,是游客必到的“打卡”地方。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周 恩 来 故 居位于驸马巷,沿老街走下去,可以看到附马巷的牌坊。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附马巷旁是龙窝巷。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这条巷子,上面的景点没有介绍,其中有个特别的景点,也没有介绍。龙窝巷因巷内有龙窝楼而得名。这龙窝楼始建于唐代,宋太祖赵匡胤在攻打淮安时曾下榻此楼,遂有“龙窝”之名。附上图片,“看客”们自己去判断值得不值得去看一看。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虽然“龙门”紧闭,我觉得打一下卡也是不错的。龙窝巷边还有条上坂街,其实也不过是条巷子。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这三条古巷基本上保存了明清时代的格局,老街的石板依然,街道大致只拓宽了五六十公分。走向漕运博物馆的大路边上,立有“淮阴市”旧碑,碑背刻有“淮阴侯故里”,一时也看不出这碑的门道。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中国漕运博物馆的前面是漕运总督署旧址,现在的大门应该是新造的“古董”。里面的遗址现在圈存保护起来了。市区的遗址保存,有时比较难。像漕运总督署遗址,占地很大,只留下一些地基,看无可看,重建又无意义,还要花大钱,养许多人,这需要好好研究取舍。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后面那栋红墙房子,便是我慕名而来的中国漕运博物馆了。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三人以半价购买了一百多元的门票,也比较仔细地看这展览内容,但总的感觉,令我有点失望。博物馆建于地下室,展出面积从地区市级的博物馆来说,规模不算小,展出内容,似乎也应该有同行专家参与。但作为一家专业博物馆,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的。首先,漕运实物收藏太少。其次,漕运展示的结构把握还存在一些问题,除历史结构外,漕粮征收、运输、收兑、仓储是四个基本环节,展出可以抓住征收和运输环节,但收兑和仓储不能完全略去。即使侧重运输一个环节,大运河各重要关节点的运输特点和难点,也要给观众以一个清晰的印象。漕运的社会问题,涉及漕运水手、纤夫、盐贩、夹带商货(土宜),乃至押漕官弁等等,陈列难见专业功夫和水准。视屏影像的解说词连清代漕运在财政中的比重(恕我健忘)数字既不科学,也完全没有根据。

走出漕运博物馆,想进旁边的淮安府署参观一下。60元一张门票,贵且不说,还不愿开 发   票。我关照两位研究生,回去看看淮安府志的衙署图就行了,可以省下两天的餐费,老房子也就那样,看与不看没多大关系。就在门前打个卡吧。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随后我们便在镇淮楼前休息了一下。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附近还有韩信祠堂和刘鹗故居,故居在修,祠堂也不觉有什么兴趣,便打卡而过。附近一公里多地方月湖湖畔有个新安旅行团纪念馆,我们辛辛苦苦走到那里,因为平时没有人去参观,需要预约。看门的比较热心,了解了一下我们的身份后,便打电话通知馆里,让我们进去参观了。这个纪念馆规模不小,值得一看,尤其是上海去的旅客,这个旅行团与1949年以后上海艺术的历史还颇有渊源。不在我专业范围,就不作介绍了,留个悬念,请看客自己“百度”一下。下图是纪念馆的外景。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接着我们去了河下小镇。吴承恩故居就在河下小镇旁边。看完故居,已是下午两点,草草吃了碗盖交饭,便进了河下小镇。小镇前有个沈坤状元故居,我们不想花钱看老房子,便打卡而过。下图是吴承恩故居外景和沈坤状元府大门。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河下古镇位于里运河畔。里运河是大运河最早修的一条河段,由扬州一直通到淮安。隋炀帝当年东下扬州,就是走的这条水道。说这个小镇是千年古镇,当并非虚言。近代以来,古镇日益衰败,最近几年,淮安政府加大保护力度,重修了门面,并列入保护和开发地区,可能是疫病期间,游客尚不多。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淮安学习考察记之二

 

走完河下小镇,已经是下午四点了。粗算一下,也走了有十几公里路。还有清晏园的河道总督署、淮安市博物馆和古淮河风貌区等地方没去看。本不在考察计划范围,明天还有码 头 镇一带的考察,需要保持体力,便乘公交车回宾馆了。如果遍游市内景点,需要预习的知识很多,参观的时间至少要花两天。泛泛而游,匆匆而过,我的兴致也不大。本来想在中国漕运博物馆多学、多看一点东西的愿望落空,多少有点失望。

出来两天,要求学生早饭一定吃饱,盯着加饭吃下去,学生也怪难受的。但每天到下午一两点钟才能吃到中饭,没因“贪玩”而饿肚子,也算是“老马识途”的经验了。花钱包辆小车,虽然省时省力,但学生没有勤于“动手动脚”、有目的的“到处乱跑”经验,不知不吃苦拿不到真材实料,也失去了学习考察的意义。记得二十多年前,世界宗教所的罗[火召]先生请王戎笙、陈祖武、何龄修、赫治清、邵雍和我等去福建复核他对天地会起源问题的考察结果,有一个下午整整走了二十多公里的山路,汽车无法通行,我和邵雍走得两腿发软,几位六七十岁的老先生却照样坚持走了下来,可见老一代史学家们的野外考察功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