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育民
周育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6,806
  • 关注人气:17,2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2020-10-31 15:25:19)
标签:

淮安

清口

大运河

漕运

码头镇

分类: 历史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想去淮安进行一次学习考察,向往了很久,但一直没有成行。之所以向往很久,大概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撰写《晚清财政与社会变迁》和《中国帮会史》时就涉及到漕运和青帮的问题,道光五六年间黄河在那里倒灌运河,引起了漕运危机,以至清政府不得不试行海运,而漕运水手因运河浅阻,劳役繁重而不断骚动。这么算起来,萌生去那里看看的念头,产生于三四十年前。今年的研究课题又涉及到道光年间的这段往事,遂下决心去实地看一下。

学习型考察与研究型考察的区别在于,前者主要是为了获取感性知识,以丰富自己对于文献史料的理解和知识,增加历史的现场感,而后者则主要是通过考察来搜集研究问题所需要的资料、证据。在我的学术生涯中,除了借开会之际顺便看一下历史遗迹,几乎从未自己专程去某地做一次学习考察,毕竟这是件很花钱、花精力却不解决实际问题的事情。

淮安是明清两代漕运中的一个枢纽,漕运总督驻扎此地。宋代以来,黄河夺淮出海,在这里与运河交汇,洪泽湖不断扩大,水位提高,使这里的水情非常复杂。明清两代为了解决漕运问题,在这里根据水情变化,不断修筑和调整水利设施,形成了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复杂的水利工程。黄河泥沙含量高,灌入运河会导致运河浅阻,以致漕船难行;经过黄河的南北运河必须设闸、坝防止河水倒灌,在蓄水不足的情况下有时亦不能不借助河水。清代解决这个矛盾的主要方法是蓄清刷黄以济运,也就是说,将洪泽湖水引到淮安清口一带,建御黄坝和束清坝蓄水,然后冲入黄河,平时可以冲刷河床,不致浅阻;在漕运季节,漕船可以借水势过黄河,进入北运河。

我们可以看一下清代的一幅示意图,这幅度反映的大体是嘉庆年间新御黄坝建筑以后的情况: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从这张示意图中可以看出,为了借助洪泽湖水,南运河越黄河到北运河,须经过一个U字型的弯道,其右侧弯道的出口称为“运口”,即漕船通过U字底部的三坝节节提高水位,在进入运口之后,即可前往“清口”准备跃河。而洪泽湖的水位高低,对于蓄清刷黄济运的目标实现与否至关重要。淮水在洪泽湖积蓄,水位本有不断抬高之势,由清口入河,可以减轻洪泽大坝的压力,但如果河水猛涨,也有河水倒灌之虞。因此,这一带的顺黄大坝、洪泽湖大坝(一般称为高堰大坝)以及引河、闸坝系统极其复杂。从谷歌地图上,我们还可以依稀看到当年的一些地理信息。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这是U型段及北运河与黄河交汇入的地貌。北运河北岸,有保护旧县城的堤岸;黄河故道,依然保留着以黄河堡坝命名的村庄,马头镇以下,其实还有许多以洪泽湖堡堰命名的村庄。回想在黄河改道之前,这一带的民众,为了抵御黄河、洪泽湖的水患,保证运河的畅通,付出了几个世纪的努力,其壮观和艰辛,远远超过萧邦齐为湘湖地区写下的《九个世纪的悲歌》!这是淮安地区远未揭秘的一段漫长而生动的社会史。

U型工程的地理位置,根据《京杭大运河清口水利枢纽考古报告》,可见下图: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根据这份地图,可以知道,U型大致范围在今天的新闸过淮沭新河,绕码头镇右侧过淮沭新河到二坝村一带。

早上八点略过,我们首先乘公交由淮安市区去码头镇方向,在二闸站下车,前往地图标识的清口水利枢纽遗址。应该是从“枚乘故里”的小路进去,我们走了点弯路。但遗址留下的标识只有一块碑。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根据这块碑,这里的位置应该是接近U型底部,漕船经三闸(坝)、二闸(坝)、头闸(坝),进入“运口”的位置。根据地图标识,我们想找河附近的惠济祠碑,没有找到,村民也不知道(应该是地图标识位置错了),便顺着在沿河堤坝上修建的道路走了一二公里路。当年船夫们么喝运口一线,如今分外宁静。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走到大路,左转是“漂母墓”,右转是码头镇方向。走去码头镇约一公里多路程,途中又见到“韩信故里”。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远远打了一下“卡”后,便走到了码头镇。这镇在清代可是洪泽湖进入清河县的首镇,漕船出头闸入运口之后水手们聚集之地。我们在镇口的小亭里休息片刻,便登上公交车过二河桥下车,向新闸村和二坝进发。这段路往返得五六公里,打“滴的”也无人应接,便马上迈开大步前行了。走了约两公里,便来到U型左侧通往“运口”的河段。现在的京杭大运河已经直接开通,无须再走U型,这条河段人们已不再重视,在高德地图上甚至没有标出来。但在当年的运河枢纽工程中,地位十分重要。河面虽不比往昔,但仍可见当年气势。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上图左侧是京杭大运河后开挖的部分,原来是右拐进入U字型河道。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后开挖的运河段已经没有黄河之忧,为解决运河南北水位高低为问题,设三船道“草闸”以利通航。新闸村即以此闸而得名。

过新闸村后,又走了一公里多便到了二坝村。二坝村的一位八十多岁的梁先生告诉我们,头坝在运河对面。开始我受现在地图影响,颇不理解,也是老来反应迟钝,现在一想,梁先生的说法正是当年的历史空间,只是因为后来新挖通的运河和淮沭新河,造成了我的空间错觉。U型河道环绕的陆地,并不是二坝与新闸二村所在的三角,而是越过运河新段到黄淮故道的那块陆地,其地形地貌已经为新开运河和沐淮新河彻底改变了。站在二坝,依然可以看到当年这里水道之复杂。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二坝已经没坝,梁先生告诉我们,村里已经没有什么遗迹,我们便告辞折回,过草闸,乘公交回市区,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回到市区后,草草吃了碗水饺,便乘淮洪快线前往洪泽。洪泽大坝,由高堰到蒋坝,长达几十公里,无须一路观看。对于像我这样非专业的人士而言,了解当时的堤工就足够了。它们不是一般的土坝,而全部是石块砌筑起来的,可见当年工程之巨。第二天上午,我们在洪泽湖大堤上,像游客一样,来回走了一个多小时,便于中午乘洪泽到南京的汽车,再由南京乘高铁回上海了。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通过这次的学习考察,除了学习一些有关清口水利枢纽工程的知识之外,有关地理环境与人类生存、政治运作的关系也很值得思考。明清两代六百年,在这里曾上演过多少轰轰烈烈的故事?黄河、洪泽一直是悬在淮安人民头上的“天河”,时刻威胁着他们的生命和财产。每年有数万民工成年累月地在这里筑堤护堤,成千上万艘漕船运载着南方数百万担漕粮经过此地,大量的河工、漕运官员聚集在这里,每年数百万两的河工、漕运开支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一带,支撑着淮安清江浦一带的繁华和生计;随着黄河改道,漕粮海运,这一带的河工、漕运衙门官吏相继裁撤,大批民役、水手随之消失,这一带的繁华也烟消云散。一场持续六个世纪的悲歌终于落幕。洪泽湖水依然拍打着当年留下的石堤,却再也听不到它的历史回声。

淮安学习考察杂记之一

 

上海离洪泽很远。但在道光六年七月,洪泽湖水持续上涨,堤坝堪虞,清政府不得不开启高堰各坝,向白马、宝应、高邮、射阳等湖一带泄水,昭关坝冲垮,漫水涌入长江。恰值江南暴雨成灾,太湖水也由长江奔涌入海,遂在长江口一带逼起大潮,上海地区顿成泽国。时人形容洪泽湖水情说:“七十二河之水十万顷,漰渤倾洞汇注于洪湖。……上游坝启飞湍陡,弥天一泻入海走。”“千里内外,遂汇为巨浸。”

洪泽-清口水利工程,真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自然人文地理事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