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育民
周育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1,218
  • 关注人气:17,2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826年上海水灾的一则史料

(2018-04-06 11:39:50)
标签:

上海史

水灾

历史地理

分类: 历史

1826年上海水灾的一则史料

近翻阅《稀见清人别集丛刊》,其中第16册纪丛筠撰《蔬香斋遗稿》有一则关于1826年上海遭遇大水的记载。抄录如下,尾句似未完结,原书如此。

黄浦水

丙戌孟秋,洪湖盛涨,启各坝泄入海。黄浦当其下游,时天雨浃旬,滨海之乡,正虞泛滥。值上游泄水,千里内外,遂汇为巨浸。乡之氓如鸟兽散,其附城郭者,避之入城,强者登陴,覆茅以居,弱者露处焉。哭声震野,申旦相续。百余年来,未有事也。余时客黄浦,触目尽怀,作此纪事。

七十二河之水十万顷,漰渤倾洞汇注于洪湖。

河伯激怒蛟龙斗,忽惊盘涡百丈势下趋。

大府诸丞佥失色,呶呶议筑复议塞。

筑之塞之水愈逼,因势利导分水力。

下游射湖当其冲,寻常波动声汹汹。

是时淫雨日倾盆,日车不行天地昏。

上游坝启飞湍陡,弥天一泻入海走。

地维欲折山疑摧,鼋龟白日空中吼。

水头压屋翻狂涛,负儿挈女人争逃。

儿不见娘牵耶号,人声哭比水声高。

林木屋庐此时忽不见,但见上青下白天与水。

洗洗奔窜觅栖止,人家在船船入市。

一城簑苫周女墙,趋如蚁赴踵接趾。

昨日华堂笑语坐,今夕哀鸿藉草卧。

茫茫世事难预量,解囊谁肯拯寒饿。

传济吾苦非丰饶,怆目躅足忧终朝。

愧无武肃筑塘之神勇,三千弩射回奔潮;

又无王景湮流之良法,举锺不畏洪波漂。

鱼头满眼心空焦,鱼头待哺群延颈。

大府羽书讯灾情,有司抚恤甦嗷嗷,终日啼号得一饼。

 

从这段纪述看,1826年秋天,洪泽湖泛滥,涌入宝应高邮一带的射湖,继而冲入长江,奔腾而下。下游滨海一带,已连日下雨,上游泄洪,遂造成黄浦江水位急剧上升,周围乡村全部被淹,房屋冲垮。县城附近乡民纷纷逃至城内,城墙上住满了灾民,不少民屋也接纳了灾民,救济为难。

从地理形势上看,长江三角洲一带雨水多时,太湖蓄水由吴淞江和黄浦江入长江排泄。连日下雨之际,忽遇洪泽泄洪,倒灌黄浦江;吴淞江、黄浦江入长江之水与倒灌之水汇合,便形成狂涛巨浪,县城周边顿成泽国。黄浦江岸全是滩地,没有堤坝;江身虽较宽,但并不深(19世纪末才疏浚加深),防洪能力较差,遂形成这次空前的水灾。

江淮地区与太湖流域同时大雨泄洪,造成上海地区如此严重的水灾,在历史上比较罕见。所以,这段记载,在上海水文史上,应该是一次比较重要的记录。因为这种情况罕见,估计退水较快,灾后地方政府没有重视,也没留下什么记载,黄浦江岸筑堤防洪的事情依然不受重视。(建议《上海水利志》修订时在“大事记”中补上这条记录。)

即使租界开辟以后,外国人除了抬高江边路基外,也不在外滩造堤坝防洪。现在外滩陆地的海平面高度,已经比19世纪初高出许多,当时的农舍,大都不到现在外滩堤坝的高度,加以砖木结构,极易被洪水冲垮。租界开辟以后,不少外文书籍称那里是marsh,中文相对译名是“沼泽地”,但就对于外滩一带地况而言,称为“沼泽地”有点过,恰如其分地说,应为“滩地”(中文中,沼泽地是指常年为积水浸泡的土地,无关乎潮起潮落;滩涂则是岸边介于涨潮线和落潮线之间的土地;滩地则是常年略高于涨潮水位的近岸土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