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育民
周育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6,806
  • 关注人气:17,2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豫园湖心亭的西方传奇

(2017-12-17 20:27:18)
标签:

豫园湖心亭

柳叶图案

柳园记

高罗佩

分类: 历史

豫园湖心亭的西方传奇

周育民

霍塞在《出卖的上海滩》中,写到20世纪20年代苏浙战争期间的上海时,写下了一句令我不太明白的话:

It was slightly ridiculous to see a few hundred well-dressed Americans (or English ladies) get into a rickshaw caravan in front of the Astor House to “do” the Willow Pattern Tea House.

纪明先生的中文翻译是:“看到几百个衣着考究的美国人(或英国妇女)在礼查饭店门前坐上人力车列车,去‘游览’柳景茶馆,有些可笑。”字面意思大体上译出来了,但读者怎么也看不出好笑在哪里。而且,这个加引号的“do”字也用得太奇怪了。我判断问题肯定出在这个所谓的Willow Pattern Tea House

维基百科对Willow Pattern一词有过详细的解释,并且提供了许多线索,让我们了解了“有些可笑”的西方文化的中国背景。

纽约大学的约瑟夫·波塔诺娃(Joseph J. Portanova)在《瓷器、柳园与中国风》(Porcelain, The Willow Pattern, and Chinoiserie)中讨论16世纪以后中西方瓷器贸易以及随之在西方兴起的“中国风”时,特别谈到了西方仿制中国青花瓷中的一个图案,即Willow Pattern。她认为,这个图案的山水亭园要素早已随着中国瓷器传入欧洲,欧洲工匠再将这些要素(木船、树木、鸟、塔、房子、亭子)等组合起来形成的。

豫园湖心亭的西方传奇

在这个普遍采用的图案背后,流传着一段关于这个图案的传奇故事,到19世纪40年代大体定型。根据“维基”,在1840年的《家庭之友》(The fried of Family)上首先刊载了这个故事。我没找到这份杂志,但1850年的Litell’s Living Age25卷上看到了《一个大众熟悉的中国瓷碟图案中的故事》(The Story of A Common China Plate)一文,对瓷碟图案上的景物逐一介绍,讲述了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这应该是19世纪四五十年代的一个版本,其情节大致如下:

图案右侧那幢房子的主人,是位海关监督,靠着收受陋规和走私商的贿赂发了大财。他的官私事务,照例是由一个姓张的小师爷帮着打理的。由于洋商对海关弊端的呼声日高,监督便以妻子突然去世为由,向皇上递了辞呈,匆匆打理行装离任了。皇上也悯其丧妻之痛,下朱谕令行商报效给这个离任监督一大笔钱。这幢房子也就是监督离任后与他独生女儿孔西(Koong-see)和张师爷的住所。张师爷在几个月后,结清账目、安顿妥当,监督老爷便辞退了他。但这已经来得太晚,这位年轻的师爷已经爱上了监督的女儿。在他最后离开的那天日落时分,这对情侣私定了终身,旁边的桔树可为他们的誓言作证。每当夜幕降临,小师爷便会在牡丹花的遮掩下,钻过篱笆,与孔西幽会。不久,他们的幽会被老爷撞见,老爷便把小姐关在屋里,不准小师爷再来,并在河边造起了高墙,侍候小姐的丫环也被辞退了。然后,老爷又将小姐许配给了他的朋友,一位名叫大金(Ta-jin)的公爵。爵爷除了年纪太大之外,可谓门当户对,婚期定在柳絮飘落、桃树开花之时。正在可怜的小姐焦急万分之际,一只小鸟在她的窗前搭起了巢。她看着小鸟衔草搭巢,忽起灵感,设法做一只小船,准备逃离。在河对岸的小张师爷飘浮竹片传书,约定柳絮飘落之时双双逃离。一天,老爷到小姐房里,给了一盒爵爷送的金银珠宝,说明天爵爷会到。第二天,得了战功的爵爷仪仗隆重地来到孔府,老爷迎至客厅,大摆宴席。众人喧闹之时,爵爷偷偷溜出,向闺房走来。正在这时,柳絮飘落了,柳枝垂在桥上,孔西带着珍宝盒,与小张手牵手奔到了桥上。爵爷发现屋内没人,大呼小叫地喊来了老爷。等老爷追出来时,已经来不及了。瓷碟图案中桥上有三个人,前面的是孔西,手上拿着少女的头簪;第二个是小张,手上捧着珠宝盒;后面追的就是小姐的父亲。

这对情人成功逃离后,在附近的地方隐居了起来。爵爷非常愤怒,派了手下到处搜缉,发誓要杀了他们。这对小夫妻后来逃到了一个小岛上,男耕女织,夫唱妇随。小张因为写了本农书声誉鹊起,被爵爷侦知行踪,派兵攻打小岛,残杀无辜,孔西和小张被俘,置于火刑。神仙(gods)被爵爷的残暴震怒,让他染病身亡;同时将这对情人化为不死双鸽,永不分离。

清代海关的腐败,臭名昭著。但在东印度公司独占对华贸易时期,并无那么多洋商抱怨。1833年之后,东印度公司垄断权取消,英国商人可以自由对华贸易,海关勒索陋规的现象遂致舆论鼎沸。这个历史背景,大致说明了这个爱情故事,肯定有部分是19世纪三四十年代“添油加醋”的成分。孔西在关禁期间想造小船逃走,却在逃离时毫无照应,说明编撰者杂采了各种传说,而未加以条理化。故事中还有不少不太相干的人物和情节(我已省略),也说明这个记载取材十分零乱。

荷兰学者高罗佩(Robert Hans van Gulik)后来在他的《大唐狄公案》(Celebrated Cases of Judge Dee)中的《柳园图》(The Willow Pattern1965年版)是这样描写这个图案和故事的(据中译本,已比对过英文本):

狄公拿起一个盘碟细看,见图案上画着垂柳荫里一幢楼阁,垂柳荫外一条小河,小河上架着一座石桥,石桥下是一翼水亭。桥上一对男女相倚而行,后面追赶着一个拿着棍子的老翁。天上还飞翔着两羽小鸟,河水细浪清晰可辨。

他问陶甘:“这柳园图可有什么传说?”

“至少有十来种不同的传说。老爷。不过最为流行的一种便是说,古时这个遍栽柳树的花园楼阁里住着一个富翁,这富翁只有一个独生女儿。他要将女儿嫁给另一个富翁,然而女儿已经爱上了他家的一个书僮,他们相约双双逃走。富翁闻讯拿着棍子追赶上桥来。有的说后来这一对年轻人在绝望中投河自尽,他们的魂灵变成了天上一对燕子或河里的鸳鸯。有的则说他们预先在水亭下偷偷藏下了一条船,终于成功地逃跑了,在遥远的地方过着幸福的生活。”

豫园湖心亭的西方传奇

高罗佩所谓的“十来种不同的传说”,实际上是西方人对于柳园图的不同传说版本。英国还流传过一首描写柳园记故事场景的短诗,颇有“此地空余黄鹤楼”的伤感

双鸟高飞,水上舟轻。柳垂小桥,三四人行。孤庙在岸,苹果枝盈。篱墙环绕,吾怀是吟。(Two birds flying high, A Chinese vessel, sailing by. A bridge with three men, sometimes four, A willow tree, hanging o'er. A Chinese temple, there it stands, Built upon the river sands. An apple tree, with apples on, A crooked fence to end my song.

20世纪,除了1913Clara Winslow Weeks编的一本27页的小册子《一个中国瓷盘的故事》(Story of a China Plate)外,这个传说也被搬上了舞台和影幕,如1901年的喜剧《柳园记》和1914年的同名无声电影,直到1992年还有相关动画片问世。

豫园湖心亭的西方传奇

说到这里,事情还没完。霍塞提到的Willow Pattern Tea House,究竟是什么地方?打开因特网搜索,就可以看到印有豫园湖心亭的照片。“柳园图”与“柳园记”,不论是图案还是故事,怎么会与豫园的湖心亭联系在一起的?

19世纪末,阿绮波德·立德夫人(Alicia Bewicke Little)来上海,后来在她的《穿蓝色长袍的国度》(The Land of the Blue Gown)中写道:“在上海,最了不起的事情是参观了一个与著名的瓷碟柳园图案颇为相像的茶园。这里有水塘,塘上有忽东忽西的奇特曲桥,还有亭子和假山。”(The great thing to visit in Shanghai is the tea gardens with a certain far-off resemblance to the picture on the famous willow-pattern plate. Here is water, with quaint, devious bridges, starting first one way, then another, and here are pavilions and rockwork. 王成东、刘皓的译文是:“上海最好的地方莫过于茶园。茶园远看像英国柳叶图案碟上的图画,有水,有桥,还有亭子和假山。这些桥曲曲折折地,这一座,那一座,十分精致。”译者不了解这个茶园指的是豫园,曲桥指的是九曲桥,也没有把立德夫人看到此景的兴奋之情翻译出来。a certain far-off resemblance,也不是“远看像”的意思。)

豫园湖心亭的西方传奇

从立德夫人的行文中,可以看出,豫园湖心亭与西方的柳园图案十分相似,在19世纪在沪英美侨民中已是一种“通识”,湖心亭茶馆,也就自然被英美侨民称为“柳园茶馆”(Willow Pattern Tea House)。立德夫人初到上海,看到这个传奇故事中的传说现场,自然十分兴奋。

我们可以想象,当外国游客冲着外国人杜撰出来的“柳园记”故事,到上海的“柳园茶馆”探访这个故事发生的所谓“实地”,对了解事情真相的人来说,是不是十分有趣?

写到这里,对于霍塞行文中的疑惑大体上解决了。Willow Pattern,通常译为“柳叶图案”。如果考虑到围绕着这个图案形成的传奇故事,还是译为“柳园图”最为贴切。湖心亭的英文名称Willow Pattern Tea House,如果有必要照英文回译,也应译为“柳园茶馆”。

豫园湖心亭及其周围的景观,无疑是中国园林艺术杰作之一。但是,由于中国与欧洲悠久的陶瓷贸易,以及在欧洲盛行了几乎两个世纪柳园图案,最后形成了一段版本多样的爱情传奇故事,最后附会到了豫园湖心亭这个现场,使它具有了一种特殊的文化底蕴。坐在湖心亭品茶,中国人谈天说地,看着九曲桥上熙攘的人流,欣赏着豫园风光,绝不会想到,欧美游客在这里驻足,会联想那段在欧美哄传的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在九曲桥上凭弔殉情的女主人公孔西(Koong-see)与张姓仆人,抑或祝福这对情侣坐上在湖心亭下停泊的小船幸福远行。

上个世纪80年代,英国女王伊丽莎白访华,特地参观了豫园湖心亭。从当时的报道和后来的回顾,谁也没有提到这个“故事”,看来,当时的中方接待人员和豫园管理层,真不了解女王陛下的“心思”。

豫园湖心亭的西方传奇
豫园湖心亭的西方传奇
《文汇报》2018年5月22日摘发此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