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gaohuanihao2008
gaohuanihao200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594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好友打赌引诱男人露“下体”

(2009-01-17 09:06:15)
标签:

杂谈

珊珊是我所在公司老板的女儿,我惊喜地发现她也是山地车的狂热爱好者,相识以后,我们就经常结伴在周末上郊外骑车畅游,玩得特别开心,慢慢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死党。

    2006年8月的一个周末,我们越过一座小山,在一处很静的林子里休息。这时,珊珊说骑行太枯燥,不如在骑行途中玩个游戏,,我很赞同,问她有什么好的提议。珊珊歪着头想了半晌,忽然指着不远处正在坡地里劳动的一个男人说,你看那些劳动的男人,打着赤膊,皮肤晒得黝黑,胸肌就像健美运动员一样,有着一股健康阳光的力量。

    其实隔得那么远,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胸肌发达与否,珊珊就像写小说般地对那男人进行描述,我笑问她是不是发情了,她终于切入了正题,说不是她自己想发情,她说那些话的目的,是想让我心里先对那男子产生一种好感。以便我们的游戏能顺利进行。

    在我惊讶中,珊珊终于说出了她想与我玩的游戏———“性赌博”,游戏的规则是:如果我能通过色诱,让那男人解开裤子,露出下体后,向我扑来,就算我赢了,如果我赢了,她就将她的一枚铂金戒指给我。我取笑她提的这个游戏既无聊又充斥着低级趣味,我才不干呢。而珊珊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大小姐脾气在那会又发作了,见我一口回绝了她提出的游戏,她居然加大了赌资,说如果我同意玩这样的游戏,她可以再外加300元的现金,说话间,还快速地从背包里掏出300元现金,不停地在我眼前晃悠。我有点犹豫,只是玩一回恶作剧,就能得到一枚铂金戒指和300元现金呢,见我不说话,珊珊就嘲笑我,说我缺少少女的妩媚,木讷到连色诱男人都不会。

    珊珊的激将法,非常有效地刺激了我的神经,我一直觉得珊珊除了比我幸运,但生在了有钱人家外,哪方面我都不比她差,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我都不愿意输给她,糊里糊涂中,我把心一横,想不就是色诱吗?有什么难的?赌就赌,权当是玩一回恶作剧,反正我也不失身,还可以得到一枚铂金戒指和300 元现金。

    我按照珊珊教给我的方法,将山地车骑到离男子一米远的地方,问他进城的路怎么走?在他抬头看我的时候,我突然一个趔趄连人带车摔倒了地上。那男子立即朝我跑来,将我扶起来后,又去帮我扶山地车。我以休息为由,坐在路边与他拉起了家常,顺其自然地就扯到敏感的男女话题上,似乎一个女子主动谈到男女之间的暧昧话题,不但会吸起男人的性趣,还会让他将你想成一个“随性”的女人,而对你有所企图。

    他慢慢地停下手里的活,一个劲地打量我起伏的胸部,凭着女人的直觉,我知道他已经上钩了,便索性加大了色诱的力度,边向他抛媚眼边上上下下地拉着骑行服的拉链,他惊奇地看着我若隐若现的胸部,终于按捺不住地说:“小妹,走,咱们到那片玉米地里去。”听到他说那种话,我突然觉得自己龌龊到了极点,但事已至此,一想到不远处珊珊那双正看着我的眼睛,我只有硬着头皮进行下去。

    一到玉米地里,那个男人就急不可耐地褪去裤子,挺着巨大的器官,我立时觉得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下子便慌了神,当他向我扑来的时候,我吓得魂飞魄散,一边挣扎一边拼命地大喊,珊珊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脚踢在那男子的屁股上,拼命地指责他强奸女人。而那男人却一边提起裤子一边委屈地冲我们喊:“是她想腐蚀我,主动勾引我的!”然后,恼羞成怒地回到了地里。

    我们快速地骑上山地车,到了另一个山头,停下车后,几乎是同声大笑,她说:“怎么样?恶搞过瘾吧?”我说:“恶心死啦,差点‘光荣先生’。”珊珊拉过我的手,守信地将那枚戒指套在了我的手上后,又从包里掏出300元现金,说:“算是补偿。”说笑间,突见珊珊的脸色阴沉下来,我顿感意外和不解,正欲开口询问,且听她又冷冷地说道:“那是什么?”我顺着她指尖的方向低头一看:“妈呀!太恶心了!”原来在我胸部至小腹部之间的位置沾挂着一条又粗又长的白色黏液正顺着骑行服向下缓慢地延伸着。“怎么才爬上去,就······”“男人就是这样,下贱又恶心!”

    但玩一次恶作剧,很容易就能得到这么多钱,我觉得很兴奋。在珊珊的鼓动下,我们又一次次地外出,一次次地玩着这样的恶作剧,我手里的钱越来越多,在赌资的诱惑下,我渐渐沉迷于“性赌博”游戏中。后来珊珊干脆将赌资固定为每色诱一次800元现金。

 

        到处寻猎物“性赌博”游戏玩过头

    9月最后一个周末,珊珊的情绪显得异常低落,尤其是在山间与那些单独骑山地车的男子擦肩而过,她都会要我停下来坐一会儿,像个“愤青”般地谩骂经过的男子。我问珊珊为什么那么恨男人,而她却顾左右而言它地说将我们的“性赌博”的对象换一下,如果我能色诱到单独骑山地车的男子,同样让他们露出下体,向我扑来的话,我照样可以得到800元赌资。但我却退缩了,那些骑山地车的男子,在城市里什么女人没见过,肯定不比在庄稼地里干活的汉子好勾引,再说了“山不转水转”,万一哪天在市区的某个地方碰上了,人家不指着我骂我不正经才怪。而珊珊的倔强劲又一次爆发了,居然将赌资加到了1500百元,她说她就是觉得这样的性赌博游戏特刺激,在她的不断怂恿和利诱下,我决定试一试。

    珊珊的计划要在地势开阔的地方才行,于是,我们选择了一个能远远地看到有山地车骑过来的地方,隐隐约约看到穿骑行服的单身男子时,珊珊便埋伏在隐蔽处,我故意坐在路上歇息,将山地车横放着霸着整个小路,男人骑过来时,问我是不是车子有问题了?我妩媚地笑笑,告诉他我只是想休息一下。

    有了以前色诱的经验,我很快便与那个男子聊得投机起来,他居然还真诚地告诉我他叫林峰,和他从事的工作,一副要将艳遇变成长期感情的样子。虽然暧昧在我们之间蔓延,但我却没本事让他露出下体朝我扑来,林峰居然坐到了我身边,搂住了我的腰,我的心开始慌起来,不行,我得尽快完成这场赌博!如果再拖延下去,我不但会输了赌博,还会让林峰占尽便宜,所以,当他想亲吻我时,我把心一横,猛地拉下他的骑行裤后,便逃也似地跑开了,他以为我与他打情骂俏,边跑着追我边朝我喊:“色妹妹,原来你是想脱我的裤子!”我根本不敢再朝林峰看,骑上车,逃也似地跑了,而他还不停地问我:“喂,我怎么联络你?”······

    珊珊跟上我时,还意味深长地说:“现在的男人啊,怎么都这么贱呢?”从她说话的语调里,我觉得她与我玩这种游戏完全是出于对男人的一种不满,但当她递过1500块钱时,我的一切疑问都压在了心底,管她呢,只要我没损失,又能赚到钱就行。从此,我们每周的“性赌博”游戏便多了一个对象,那就是独自骑车的男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