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丛桦
丛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6,811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台风来了

(2019-08-11 18:22:17)
标签:

杂谈

八月,是胶东半岛的雨季。这个季节有台风,雨季因此而来。

从前,雨雪风霜都很低调,不吆喝,不张扬,不忽悠,来便来,走便走,也没人在乎。仿佛那时的世界自有一根看不见的定海神针,任风雨肆虐,生活井然有序,人人气定神闲。现在不是了,不论多大的雨,多大的风,事先好几天就嚷嚷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们对于天气的关注已经细化到几点几分哪块云彩在哪里都掌握了。如果是台风,更不得了,十分钟一播报。全城戒严。学校停课。超市关闭。景区清场。微信朋友圈,抖音。快手,所有的自媒体都在刷屏。这是人类对自然的敬畏,还是我们越来越脆弱?是生活太平淡无奇要人为地营造生离死别,每天都生活在世界末日主题大片里?

今天中雨,五六级风。县城街头却几乎看不到车辆,只有红绿灯泪眼婆娑。

这样的天气,以前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到了2019,就像是灾难来了一样?记得1991年,我21岁,在乡下一所学校任教,周一早晨,风雨大作,我穿着雨衣骑着自行车,顶风冒雨上了309国道。路边大树不是拦腰折断,就是连根拔起,横七竖八倒在路上,我骑行二十多公里,准时到校,上课铃响后,校长开始点名,看看有没有迟到的。

小时候,雨更大。下雨的时候,梧桐树苗开枝散叶,我总是掰个梧桐叶子擎着在雨里跑。梧桐树苗的叶子宽阔,像一把绿色的伞,叶面有绒毛,雨滴打在上面,怦怦然,像梧桐树的心跳。

很快乐。唯一不好的是,叶柄上有粘液,总是粘着很多小飞虫,手上也粘着虫,都是死的。

雨后,小孩子全部露头了。街上溪流潺湲,冲的沙子一堆堆,小孩子用沙子堵坝,个个都像治水的大禹。

八月,是农历七夕到来的日子,记忆中的七夕,家家户户似乎总是在雨天烙花饼,草总是阴湿,不好烧。小孩子冒雨跑来跑去借果模子,矮矮的房顶上氤氲着炊烟。

我们这里真好,干不着,涝不着。老辈人总是这样夸自己的家乡。谁能想到多少年后,雨没有了呢?一年比一年干呢?司空见惯的雨去哪了?

盼了一年,来了雨,人们如临大敌。没人敢出门了,哪哪也不能去了。

但我出门了。

大街上,只有穿着橙黄色雨衣的环卫工在清扫垃圾,此外,一个人也没有。风不大,雨一阵一阵的。也不大。就这样的天,大家都像躲空袭一样消失了。哈哈,至于吗。

我来到河边,河边居然有不少车。我是来看雨的,他们来干什么?好像来钓鱼。

什么台风,什么暴雨,什么预警,他们都当耳旁风。

还有燕子,很多燕子在飞。迎着风,在雨里飞,风越猛,雨越大,它们飞得越有劲,原来燕子真的喜欢搏击风浪。

大桥下面,有人。那是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流浪汉,胡子和头发连在一起,看不清模样。晚上,他在桥下就寝。台风要来了,他是否在桥下避雨?过去看看。

没有,桥下没有人。

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

雨大了。我们不走。我们蹲在河边,看浮萍。

我们穿着绿衣服,像两只湿漉漉的青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纳凉杜营河
后一篇:我的2019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纳凉杜营河
    后一篇 >我的2019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