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夕犬
夕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675
  • 关注人气:1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就这么咂吧之弱水三千·自序

(2011-02-22 16:27:01)
标签:

弱水

宋体

就这么咂吧

重复

爱情

杂谈

分类: 就这么咂吧之弱水三千

  

 

 

是的,现在你拿在手上的这本“装帧精美”的书是我动用自己的一年半的时间和综合邀请两位朋友作前后序(在有限的时间里让他们“忙前忙后”真有点不好意思),一位正在学平面设计的朋友为我设计封面,得以让此书最后“落成”。在此感谢阿刘、老周和陈波三位热心帮忙的好同志。

说这“书”(应该说是集成一册,原谅我尚且这样说)的最终“落成”好像我在说一项伟大的工程,用混凝土浇筑和钢筋作骨脉络的住房或工厂什么的,可是对于我这就是。我时下的身份追求即是成为一名盖房子做工程的建筑师,这不是我本来所希望的,身处在混凝土、钢筋以及木模板上一个锈蚀的铁钉、开场的烂泥里与通常所说的诗意是相隔很远的,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缘于这片结实、压抑的土地才会突出“思考”的有效价值来。我一向认为在这样的生活面前任何人获得到的任何职业都是公允和公平的,我们的困惑挣扎显示出一样的普遍性,所以通常弄文字爱思想的人不一定非得出自中文系,相反,正是在“中文系”以外,我们长着另一只丰满确实而可靠的眼睛,看到别人不能看到的东西。而我恰好找到这个方式说出来,利用一年半的时间“突围”,用这种方式“突围”到现在我是有点厌倦了,只想顿一顿身,在路口边上四处观看一下,看看有没有一条别的什么道路通向我想去的地方。

我说过我不喜欢重复,特别是自己,而“重复自己”这件事大概是人类最正常也最激烈的事情了,因为坚持自己才能让自己成为自己,说实在话,长到现在这个时候,我也弄不清我在将来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尤其在短暂获得爱情的那些时间里我很是想过这样的问题:我将来要成为怎样的自己?似乎耳边总有一个不能动摇的声音是:挣钱,挣钱,买房,买车!于是我也应承下来,继续展开这想法下面的步骤(因为我要留住爱情,要让爱情为我留下来就非得不去这么想),但我费了很大劲没能和内心底那个尚在支配我的思想达成一个方案。我没能深刻地说服自己,不得不为此反抗,我只能是这样“无药可救”的人了。所以我要失去爱情,落得像现在坦坦荡荡。

我想这些因素促成了《就这么咂吧》的成形:我想坚持自己,但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我不愿意重复而抛出反抗自己的声音。同时这也是一个可以把爱情冲淡的好方法。这种来回往复的内心冲突像洪水漫来,无法用现实的东西来安慰抵挡,也没法找到那么一个人了,于是最终它就以这样的方式开辟了渠道。我想到我们这些怀抱青春的人总是期待在爱情里寻找到破解任何问题的办法,认为爱情即使不是万能也应该是潜能。可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种矛盾是如何地难以化解,尤其是那些在自己的思想里坐困的人,一个在爱情面前使用一张笨拙的口的人。我是不会说话的,特别在使用我这张笨拙的嘴基础上。

这本如果你现在有这个“闲情雅致”一页一句翻开来读下去的所谓书,你会发现它所囊括的时间感和空间感,还有一些只是一些毫无理由的胡乱想到并在现在我再也弄不懂是什么意思了,所有这些因素集合起来会让你难以找到那个带动你继续下去的齿轮。语言本身可以承载的事情在我这里变得繁琐,这是你事先得有的思想准备。

 

20096月到201012月这个时间段是我开始尝试也必须开始进行的流浪的时间。所有时间和空间在我眼前轮番转动,肉身带着灵魂,灵魂挟持肉身。我遇到一些开始为未来打拼的人,好像他们突然醒过来,对从前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我记录下他们,还有我旅行在另一个地方以一个人的视角发现的事。所有这些如果向你呈现出来不得不就具有了隐秘的暗喻性,而且通过文字本身也不能传达出我本来的想法,加上你的想法和我不同,这些元素撞击到一起在另一个我不知道的国度里形成另一种语境。这时我无法把握的事情。我只是在尝试使用语言罢了,语言最好拿捏的时候于我远远没有到来,一位伟大的人说过:一件事情一个思想的最好的文字表达方式只有唯一的一种。而在我这里,在这个“不喜欢重复却一直在重复”的我这里,尝试表达的方法万万种,也许就在下一秒我会颠倒自己,推翻前面的语句。

这同时是一本无比“躁动”的书,你不能一口气就读下去,那是它的致命伤。如果你能提前考虑到它的时间周期性(一般3-5天一篇),你就会理解。你看见的内容有时在白天的太阳下有时在夜晚的月亮下,有时是晴天有时下雨,有时是在车上有时坐在水边上,有时心情无比畅快有时却又伤怀滥情;关于光明和黑暗的思绪是最多的,有时我深深感到这种被白天黑夜挟持着的恐惧,它极其深刻,无法用现实的虹光瓦解。这也就是我们生活的困境,被四向包围,狭窄、逼仄、压抑、无比苦闷,我们的生活无处寻找到一块有效的天空,是一座坚不可摧的黑屋子,砼钢筋屋子,行走正变得寸步维艰。

我想喊喊几声,但不是用我这个现实的笨拙的嘴巴。如今我们变得进一步麻木不仁,一个梦还没来得及完善就马上被打击摧毁。在职场里打转,无法用自己的内心维护自己,我们的身体和灵魂正高度地分割分离,我们像行尸走肉般出没在钢筋水泥丛林里。没有比这个时代更痛苦的事情了,一个人想获得突围就得处处受制,所以我们养成坚强的意志,可谁知道在种种倾轧中还会抱住“善与美”的理念呢。我们成为失去耻辱心的人,最终汇合成大家一齐连声咒骂的“恶毒的社会”。我想喊喊几声。

 

在这本书中一个老人的声音时时出现。这是一位在这一年内和我建立起深厚友谊的长者,他提供给了我另外的视角,在我还没来得及去动用自己的身体走那么多的道路时,他撇开年龄界限攀着我的肩膀要我坐在他的身边,对我说,他用他宽广的经历、获得的智慧跟我讲,在我不能想到的地方,在我思想只能浅尝一半的地方他总是伸出手来带我去走。我“追随他”在远离办公室和体制的地方游历,我们谈论的话题几乎无所不包,有时我们也因为找不到可靠的话题只在原地坐着发呆,他说“大凡上了六十岁的老家伙都应该死去,即使不死,也应该禁止他们再出来没命地做事,让那些整天忙着打游戏睡懒觉的后生子都出来做事,去走”。“一个人走万千路径”正是《就这么咂吧》所要揭示和表达的,只有走,才知道前方是好是坏、是善是恶。在这里感谢长者,惭愧我们使用年轻的躯体却难以使用成熟的思想,不过青春的意义正在于此——可以采用无与伦比的无限止的追求。

古语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矣”,这也正是我在语言中为自己突围至此的本意。我十分希望你能在此读到一句能切合到你心灵的句子。

我不能再写下去了,写完我必需得用电脑把它们打出来,而这是对自己的又一遍重复,这样的重复大概不是我所喜欢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