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夕犬
夕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702
  • 关注人气:1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就这么咂吧(125)

(2011-02-22 15:02:00)
标签:

益阳

太阳

捞刀河

红月亮

河水

杂谈

分类: 就这么咂吧之弱水三千

2801.借着初次进城的那微弱星光认出你自己,借着那路上瞥见的第一眼惊奇永久地让你心情充满发见;在捞刀河的铁器点,在益阳大道上一路蜿蜒站列的白夜灯光;在桃花仑幽深的巷道繁华里;三座桥连接古老现代,城市的三只白鹿在一条河上夜夜敲钟。­

802.我看见了详尽的黑夜,今夜谁都不会看到的详尽黑夜和我公开地走在一起。­

803.大地一觉醒来,从泥土里钻出自然的声音,太阳举着世间绝对的光芒从背后附掌过来;扫大街的人不会忧伤,看守大门的人表情淡定,时间永是流驶,所以我不会忧伤。­

804.公交车在路上间断地开垦黑夜,我们的眼睛艰难地在这灯光灌满的空城中寻求道路,道路是唯一的,如果“丑”不被我们亲眼接受的话。­

805.当我站在这里只能徒劳地目击星群,在远方,也许你们是对的。躬身参与,不说一句无关主体的话,也许你们就是开拓者,当我把目光重新拉回来,转一个大圈,(我了解)我就是这么荒废着自己的身体,只让脑袋的运作打了一个转。­

806.你走得远了,我不再使用这些闪烁的文字表达城中你留下的脚印,你走得远了,就应该用不再出现的方式把它们一点点抹去。­

807.两个人相互汲取目光,坐在月亮这刚升腾而起的红色船只上,用月亮的眼睛去远方;两个人一起坐在狭窄的红月亮上,面向竹林,在月光的道路中央徐徐拉起季节冷意的红旗帜。­

808.船行至此,河水像两只辫子一样分开;河水说着我,我也说着河水;这一夜,船行至此,河水早已泛泛。­

809.我们说着“增加见识”(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但我们从一而终),一座完整的铁房平安落地;每日在它的周围我们说着“加深自我”的话题,铁房已经自成一体、陷入完整沉默,绕着它打转,我们已不能获取太多。­

810.一个招牌来自一个故事,也许我就应该这么说,陈旧的故事打着招牌在风尘里倒下,人们双脚踏在上面,流浪狗睡在上面,这些事情太阳底座下都不再显得醒目。­

811.坐下来,你发现眼前季节空空荡荡(于是我也空空荡荡),该说的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心襟袒露不遗;目前还不知道未来有多少言语暗藏在心上,因为你不知道你将遇上怎样的人怎样的事迹。­

812.这是一件离奇的事情,尽管我并没有夸张地把它叫出声来,我明白只是生活的惯常与淡漠在压制这样的离奇,我本可以自由地让自己相信这种不可思议:我竟然在两次相隔的夜坐上了同一辆出租车回来。那前座上瞥见同样车牌号码时的恍惚,让人瞬间回转到从前的时刻,那时的警觉飞快地联接到现在,那一刻应该是为现在很凑巧地预定了吧。­

813.我们在一切前期虚无的表面上走路(楼上楼下,没有任何目的的追随),现在已经是后来(预想已经成为现实但臣服现实),后来的我们已经可以随意地安排自己的脚步,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空荡回响,自己听见自己,遇见一个人,我们无时不刻把他当作知己。­

814.墙脚上自己踢满青苔,内心的话只能放在内部说;墙脚上自我踢满顽秸的青苔,像自我绑缚不能呼喊,内部的话不一定是冠冕堂皇的话,隔墙一定也都长着尖利的耳朵。­

815.也许我是错的,但应该被原谅,我忽略了一个眼前城市,把它只是看成驱车路过的间段;这样我站在路上展开手,我的右手边是一条大河横贯,我的左手边长着一座秀丽的村庄。­

816.向太阳的注目发生在下午时分,此刻身心完整地接受阳光灌浴,也接受它传染给人的悸动欣喜;“再没有这样的时刻会如此安稳地接受我了”,我对那残存香气的桂花树说。­

817.同与空车进城,顺便招手向空座们问好。因为抱有和司机一样着急的心情(参与繁华并甩掉繁华的各自考量),因为道路是唯一的,此车甘作一个人专座。­

818.这只是城市(而不是世界),它不会给你让座,它高举着夜晚的底层白昼,它是一个就地横陈的保鲜的尸体,你看见沾染着它腐味的那黑暗散落在街角,你跑呀跑,跑一下歇一下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又像一下子什么都变得无奈。­

817.唯一碰破我头颅的是太阳,活生生的照耀,唯一划烂我心灵的是太阳的辉煌;季节已收住她的香味,一对忧郁的人在太阳下愁苦地交谈像看透世事,阳光的普照始终没离开过他们。­

820.有时太阳在下午时分保持的安祥温情的一致性令我临窗、探头探脑,我或者跑到干净的无人道路上静静地向它走去欣赏,虽然我知道我不能索取太多,虽然我知道一种离去必定无疑,我自我安排成这场景一个遽促的过客。­

821.红色的无力阳光一再被反照,我一再被撞见。­

822.我的眼睛融归于这个隐晦的黄昏,黄昏撂下一天光明的担子,散布的星群在黑夜的上部寻找我,而我正在越过人群去寻找适合我生存的地方:那里将是我没有欢喜和忧伤的地方。­

823.他指着自己的左手说:“看,这就是老人斑”。时间已经不落声响地把他推到了这里,此时他坐在我身旁,面向着我表示了无奈。­

824.一个人在床铺上品尝他的睡眠像享用一顿丰美大餐,一个下午的黑色安静屋子里不落光线地提供他的睡眠,他独个儿左右翻身享用的表情一直很严肃。­

825.向自己走去吧,打着夜晚那把无人识破的黑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