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夕犬
夕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702
  • 关注人气:1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就这么咂吧(120)

(2011-01-20 21:34:19)
标签:

卡拉马佐夫兄弟

蓝房子

桂花香

山乡巨变

唐吉柯德

杂谈

分类: 就这么咂吧之弱水三千

2673.一天循环不止,你走在与第一天相同的地方,身后为你准确送来唱歌的洒水车;你再度走回来,你出现在别人乘车闪过的凑巧的视角里;你按着别人的时间,别人也按着你的路线,只是你们彼此都不爱商量。­

674.早晨上午采用桂花香,下午晚上采用桂花香。道路两侧沿用此香,我们走进居住院就自己推香入鼻。我们折摘,将此香引入黑色的房间。­

675.中午,他把衣服泡好放在床沿边等他起来;他看我送给他的报纸,这是他招致睡眠的惯用方式。­

676.你隐藏自己身影后,太阳月亮就成为寻找你的探照灯。­

677.道路的沥青铺筑像九个人拿铲炒饭,刚下车的团团热气不去动它就犹有烧毁的可能。­

678.黑夜祭出黑色眼睛。那瞥见过幸福一瞬的眼睛,如今揽着三千丈黑暗,此黑暗有时在一个人的旋转时光里犹有四千吨重。­

679.人们在固定地休息,在固定的时间醒来,打开门窗,只要世界一日不垮,他们就在固定的地点往返走动,唱同样的歌。­

680.我看到的已经不是一张伸展的白纸,我看见它已经被层层折叠,在物质面发笑;我看见它无处分解,在褶皱的浪潮里寻求生存;你不写一个字也许是对的,你不把自己寄向远方,你坐在漂亮的私家车子里对另一个人展露笑意;你不会体会飞翔,随时日你苍黄。­

681.公交车撒下零星的几个人,公交车比此处的空荡更空荡。这就是它的一生轮廓,时间重复而悠远地安放在始终如一的路上。­

682.我感到面前的路正明显地岔开,人们都怀着自己的小心思,只说对他(她)有用的话,只问对自己有利的话;他们静静地聆听着周围,听见别人摔倒就记住那块石头或那个洞;他们小心翼翼并不敢离开人群或大道,因为他们是一群瞎子。­

683.他说他的话,你自说自话,一些发生仍不会就此把你们赶到一块,尽管你们有时怀着同样的失望,但你们的道路却从来是相反的。­

684.秋由此转入深处。这一颗太阳携带着的和留下来的都像在嚼一口冷饭。­

685.我们坐着十月的好日子。­

686.世界使用着你的嘴,谁都可以使用自己的眼睛数落世界,但首先必须通过世界这张“规范”的嘴。­

687.我的脑袋拒绝再为我想点什么,所以在一个简单的时间框架里我的内心空空;我没有去体会胡乱的飞走,人们从屋外边走进集体宿舍,声音从他们的胸腔内发出。我使用闲置的耳朵,我的双眼告诉我这个黑夜永远不是在灯火们的实质中飞翔。­

688.关着蚊子和我的这间房子,成了我和蚊子孤独对奕的场所。相对蚊子来说它需要通过缜密的思维和足够的胆量还有策略,它至少不能在我精力正盛的时候在灯光下跑到我耳边咆哮;它藏身的地点多于我,它所拥有的光明和黑暗也多于我,但是它缺乏耐心,早早现身,败于我手,落得尸骨不全。­

689.隔着帘子听见雨落下的声音,走出门站在沉寂的大路上却并没有雨水来临。夜风在路上咿呀咿呀没有方向地翻腾。­

690.在城市出没,路牌一路招呼。­

691.所有人以青春外出接受城市灌溉,所有人以老年打包归还,以一把消瘦骨头。­

692.我们简短地互换城市,然后我们再次返回“据点”;我们有思绪的短暂飞翔,放逐自己,但在原路返回时,旧心也一点点因此修复。­

693.落在原地,遗忘是必需的选择,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天空下雨天空晴热,遗忘是必需的。在永久的地点,遗忘自己也不断在以身拭法。­

694.绕记忆一周,繁琐的耳目抽深;记忆缓慢拼凑,也许那时有雨,如今将身冒然地进入,只怕又刷走了那一把刻骨的旧味。­

695.入眠的时候就不能带着这样激昂的话语,那鼾声从一个人的胸腔内钻出来说着一个安详的梦,也许黑暗一直是对的,黑色的雨和黑色的风交斥着色彩的梦;入眠的时候,所有人不再争吵,世界终于得以缓慢地走着自己的节奏,在自己坚硬的黑色骨头上。­

696.我听见一些在深夜里归来的人,他们有的还带着白天的好精神,路过我的房门;我也听见另一些人独自甩着钥匙响进入楼道;人自有归处,只是他们向外部展示出来的声音和形色不放在一处或二者组合方式不一样罢了。­

697.安徒生童话。卡拉马佐夫兄弟。山乡巨变。唐吉柯德。内心~幽暗的花园。司汤达论爱情。蓝房子。日瓦戈医生。­

698.说一句话像掏空肚囊,一下饥饿;想一句要脱口的话像耗尽精力,一下疲乏;这些整晚吵着的蛐蛐儿每晚都谈论起新的话题,以至人们太耳熟误把它揉进睡眠。­

699.用准确的语言已经不可能,我闻到香味,树上的香,女人的香,无法一一说明我闻见它们因此想到了哪些事情哪些人;我同样在一条不起眼的路上看见,也许是我被它束缚得太深,语言描述我就会飞向天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