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阴刘敏惠
江阴刘敏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728
  • 关注人气:2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外婆的芦花靴

(2014-12-17 14:02:39)
标签:

芦花

外婆

毽子

鞋底

情感

分类: 亲情无限

外婆的芦花靴

周日,在无锡的姐召集我们父母、姐弟去聚聚,于是趁势早去了些,借着冬阳正好,先在太湖大堤闲步一阵。

早就听说太湖大堤旁有绵延一片的芦苇,初冬季节,芦花白茫茫,照着水光翩跹摇荡,漾起一堤情愫。此景,也许你会想起《诗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为所爱的人积一腔柔情;也许你会起秋意浓的萧瑟感,芦荻秋瑟瑟,向晚意阑珊,任一湖愁绪在胸中汪洋。

现今,12月14,已过大雪节气,这茫茫的芦花,还有了吗?

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太湖大堤,一片开阔的气象就已喜人心怀,转过一弯,水边芦苇的身姿直扑入眼帘。此时的芦苇,芦叶、芦杆都已黄,但还不至于枯,黄中兀自泛着水分的光亮;芦花还有,不是白色的了,而是白中带灰、灰中染黄。整个儿看起来,就是一大片的金黄,虽不再是“蒹葭苍苍”的盎然,却另有了一番灼灼光华的雍荣美。

走在芦苇丛的小径,摇一摇芦杆,看它们密密丛立;抚一抚芦花,让那绒絮自手上飞去;听叶间寒蛩不住鸣,闻深处鸟鸦嘲嘲哳。如此美的境界中,我的念想,却无关风花,无关雪月的诗情画意,我思起了外婆的芦花靴。

芦花靴,是我们小时候冬日里常穿的保暖鞋,用稻草打制加工,夹以芦花、布条编织而成,穿在脚上特别暖和。

江阴的乡镇几十个,当以夏港的芦花靴最有名。当时常听大人这样说,“申港的小猪,夏港的靴筒(靴筒,即芦花靴)”。每到初冬时节,夏港的乡村,几乎家家都会做起芦花靴。清早时光,“收靴筒——收靴筒——”的吆喝声唤醒了村庄,也常惊醒睡梦中的我,那是邻镇的小贩沿家收购芦花靴来了。

我家也做芦花靴,但不是卖的,是做给自家穿的。母亲从小娇惯,这些活不会做,我们姐弟三个的芦花靴,都是外婆做的。外婆只母亲一个独女,一直随着母亲过,所以外婆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外家人,而是自家的奶奶。家里孩子仨,母亲难免爱大护小,我这中间的二丫头就常被她忽视,我自然就成了外婆最疼爱的一个。自小我跟外婆睡一床,跟着外婆走亲戚。冬日晚饭后,姐姐与弟弟跟着母亲走亲访友玩去了,父亲忙于公务还未回家,外婆就着灯光做起了芦花靴,我则在旁看着。做芦花靴最要用力是做鞋底,底一定做得结实才耐穿,外婆总是骑坐在那张专做芦花靴鞋底的宽宽的长板凳上,就着箍在凳一头的耙头,用力地又抽又拉,把那稻草绳一层层密密匝匝地编成一个个鞋底。编好的鞋底四周留着一圈草绳,那是往上编鞋帮用的。编鞋帮了,稻草夹着一根根芦花,一节一节,一圈一圈往上编,编到一定数时,鞋中撑个鞋楦,沿着鞋楦再一圈圈往上编,这样就编得特别有样式。编到脚踝处时,就可收口了。

外婆做芦花靴时,一旁的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帮着搓绳。搓得既不紧致也不均匀,外婆肯定不会用我搓的绳做鞋底,我则搓好绳子自己玩跳绳。我小时候跳绳特别厉害,也许就是那样练成的。我还喜欢把那大瓣的芦花撕成一条条细小均匀的细条,整整齐齐地码在外婆的手边,让她编芦花靴时不再忙着抽手撕芦花。

外婆给我们做的芦花靴特别精细,编织时,会在稻草、芦花中夹些花布条,这样既紧实耐穿,又好看。靴边口,用棉布缝上光光的边沿。靴中,用软棉絮剪成一个个鞋垫垫里面。穿着这样的芦花靴,一冬都暖和。

小时候,我最爱穿着芦花靴踢毽子。芦花靴鞋帮大,与毽子的接触面多,毽子就踢得特别稳当;再加芦花靴软软的、厚厚的、实实的,毽子也就踢着非常有弹性。所以那时穿着芦花靴踢毽子,我能连踢几十个,在脚起脚落间,还有点点的芦絮伴着欢笑飞扬。

而今,芦花靴早已没人穿,外婆,离开我也有五个年头了。每忆起外婆,从最初的难过写不下关于她的文字,到现在的平静能温馨地忆着她的过去,我终于接受并明白,我的开心才是外婆最大的安妥。

外婆是无疾而终的,自然老去,走得平静。在外婆去世前那一段日子,腿脚已不方便,她说要洗个头,干干净净的,我说带你去理发店吧,她说不要,让我帮她洗就行了。我就帮她洗了个头,再把她花白的头发剪剪整齐。外婆说脚趾甲长了,不舒服,我就在家门口的阳光里,给外婆先泡脚,再剪趾甲。每次回娘家,我还是跟外婆睡一床,一如小时候,直到外婆去世前半个月,我还跟外婆睡一床来着。外婆去世的那一刻,是等见着了我才走的,看见我回来,喊了我一声,她就走了,没等及我姐、我弟来她跟前。

外婆走得很平静,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唯一的遗憾是,当时我刚搬新家不久,她还未去过我的新家。外婆对我家是有感情的,我生女儿后,是外婆来我家帮我带孩子的,那几年,她一直住我家。女儿长大上学后,外婆每年也会来我家跟我住上一段时间。对于我的新家,她是多么想来住一住啊。但,那时,她已走不了路了,也留给了我对外婆的这一丝遗憾。

此时,又是冬天了,又是芦花满是了,听着水畔鸟鸦飞扑去,看着清风嬉笑舞芦花,我脑海里满是芦花靴的影像。那飘飞天际的芦絮,请带给我对外婆的问候吧:外婆,在那边,你好吗?你一定重生了吧,腿脚一定又像我小时候一样灵便行走如风了吧。那,到我家来看看吧。

外婆的芦花靴
                                                                     我也被染成了一片金黄

外婆的芦花靴     外婆的芦花靴
         芦花飞扬   ,轻盈婀娜                                                                             飞舞邀白云
外婆的芦花靴   外婆的芦花靴
                             寒冬独立                                                                      飞鸟留不住
外婆的芦花靴   外婆的芦花靴
           依旧笑清风                                                                                          俯身大地
外婆的芦花靴     外婆的芦花靴
                   盛装展姿容                                                                             我欲随花飞去

外婆的芦花靴              外婆的芦花靴
                                                                  这就是芦花靴哦外婆的芦花靴
                                                                           芦花点点绿叶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