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民国时期韩复榘在山东剿匪与清乡

(2013-01-19 11:19:20)
标签:

民国时期

头子

乡人

鲁朝间

军事

分类: 岁月留痕

 民国以来,山东是土匪最多、匪患最重的省份之一。究其原因,是军阀长期统治且经常“易主”所致。韩复榘主鲁以前的18年间,九易督办和主席。自周自齐(1912.3—1913.8)至张宗昌(1925.4—1928.4),鲁督换了7个(依次为周自齐、靳云鹏、张怀芝、张树元、田中玉、郑士琦、张宗昌),1928年5月至1930年9月,山东省政府主席换了两个(孙良诚、陈调元),真如走马灯一般。新旧军阀统治山东,为扩充实力,无不疯狂搜刮民财,横征暴敛。每换一次鲁督或主席,山东的地皮就要被刮去一层。特别是张宗昌督鲁三年,给山东人民带来的灾难最重,故称张宗昌“祸鲁”。祸鲁三年,兵连祸结,致使民不聊生。张宗昌督鲁期间,除兵灾之外,还有匪患及水、旱、蝗、雹、风、火、瘟疫等灾害。张宗昌腐败,只管聚敛,不问民瘼,有灾不赈,有匪不剿,兵燹到处,十室九空。溃兵散而为匪,暴政逼民为匪,惯匪乘乱扩张横行。全省108个县,可说无一无匪。据统计,张宗昌督鲁时期,山东土匪人数不下20万。(《各地农民调查》,载于《东方杂志》第24卷,第16号)国民党军初入山东的前二年,国民政府并未掌握山东局势。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济南及胶济沿线地区一年有余,张宗昌旧部散据鲁东、胶东等地,各自为政,全省局势混乱,人民更加痛苦,匪患更深重。韩复榘主鲁之初,匪患乃成为其统治山东的一大威胁。匪患不除,其山东统治便无法巩固。因此,韩复榘赴任山东省政府主席,剿匪便成为其急务之一。

民国时期韩复榘在山东剿匪与清乡                                              韩复渠

  韩复榘赴鲁上任之初,各地匪案频发,匪警报告纷至沓来。为了维护地方治安,巩固统治,韩复榘决心剿灭土匪。因此,他把剿匪作为急务之一,列入其四大施政纲领之中,先后下达了许多剿匪“训令”和“布告”,晓谕各地驻军官兵、地方政府及广大人民,要他们通力合作,竭尽全力肃清匪患,勿稍姑息。他颁布过专门的《守城剿匪办法》,要各县县长在有股匪扰境时,务要亲督民团副大队长、公安局长调拨团队进剿,又饬各联庄会配合合力兜剿,限5日内肃清具报。邻县乞援,务于48小时以内率队到达,不得“借故延宕”,或作壁上观,“以邻为壑”。遇有大股土匪攻城,团队难以抵御时,着即一面坚壁固守,一面急电乞援,“不得借故无力抵御,相率走避”(《山东文告汇编》,第74页)。他的决心是坚定的,态度是明确的。1931年他在元旦训令中扬言,他要把山东治理得“政治日新,与年俱增,地方有丰产之象,人民兴乐利之歌”,“变鲁变齐”,“为我山东开一新纪元”(同上书,第27页)。为此,他采取了许多剿匪措施和办法。
  1、军民结合。因为土匪惯技,飘忽不定,来去无踪,往往兵来匪去,兵去匪来。特别是小股、小帮,夜里偷袭抢劫、绑架,白天逃遁深山老林藏匿,防不胜防。韩认为军民结合,可培养民众自卫能力。遇有小股土匪,随时可以抵御。因此,韩复榘训令各县县长,务要“按时下乡召集民众,讲演剿灭办法,以期弭患无形”(《山东省政府公报》,第97期,1930年10月12日)。
  2、剿匪与清乡结合。因为土匪藏匿隐密,极难发现和清剿。为了消除土匪窝点,韩复榘主张剿匪和清乡结合。因为他既任山东省政府主席,统领第三路军,又兼任鲁豫清乡督办。清乡督办公署设在开封,济南设有山东省清乡总局,韩亦兼任局长。军政大权操于一人之手,这种结合是很自然的事。总局以下,各县设清乡办事处,办事处主任由县长兼任,受清乡督办署指挥与监督。土匪猖獗地区,还特设清乡司令部。
  3、军队与民团、联庄会分工协作。一般情况下,县内之小股入境之匪,由县民团、民警、联庄会负责剿除,大股土匪以军队为主会同地方民团、公安和联庄会剿除。有时情况特殊,韩复榘亲自到场督剿。
  4、加强枪支管制。为了防御小股土匪抢劫、绑架,民间富户地主多有自办枪支自卫者。但很多地主不会用枪,买枪只是壮胆。一旦被土匪侦知,有枪者反而会成为抢劫目标,很多地主的枪支被土匪抢去。鲁西北民团指挥谷良友发现此弊,建议加强民间枪支管制,以免被土匪抢去。韩接受谷的建议,于1930年11月27日公布《验枪办法十条》,管理办法规定:凡民间枪支一律到县政府烙印给照,不烙印者一律没收归公;有地20亩者,准其备枪1支;50亩者,准其备枪2支;20亩以下者不准备枪;富裕大户备枪最多不得超过30支,并均须烙印领照。(同上,第105期,1930年11月7日)严禁民间私造军火、工厂私造枪械,违者严惩。
  5、“以毒攻毒”,即利用收抚的土匪制匪。因为做过土匪者熟悉土匪活动规律、藏匿地点。由其指引,容易跟踪剿除。韩组织了一个“特别侦探队”,下设两个大队,由土匪出身的刘耀庭、张步云分任两大队队长,归第三路军总部直接领导,实际由韩本人亲自指导。“侦探队”平时穿便衣,藏暗器,游走街衢,遍及民间,在剿匪清乡中起着特殊作用。刘耀庭作为韩复榘的忠实鹰犬和得力爪牙,剿匪卖力,“成绩”极佳,后被提升为山东剿匪总司令、湖田总局局长,土匪听到他的名字无不胆战心惊。当然,百姓听到他的名字也无不毛骨悚然。因为“特侦队”土匪本性难改,所到之处,扰害百姓,搞得鸡犬不宁;常指民为匪、随意杀害,先斩后奏,邀功请赏。所以民间皆称“特侦队”为“扰民队”。
  6、奖惩分明。韩复榘为鼓励军民剿匪,颁有《山东省办理清乡人员奖惩办法》、《山东省民团剿匪奖惩办法》等,以奖励剿匪有功者,惩罚剿匪不力或匿匪不报者,并把有无剿匪成绩作为考核公务员的重要内容,每月都有受奖受惩者。
  7、动用正规军剿匪。韩复榘主鲁期间,除1932年秋发生驱刘(珍年)战事之外,基本无有战事,其军队平日经常性任务就是剿匪。其军队有较强的战斗力,剿匪战斗几乎年年、月月、天天不断。境内大股巨匪,如刘黑七(刘桂棠)及抱犊崮等巨匪,主要是靠正规军及民团军(混成团)剿灭或驱逐的。
  由于措施得力、态度坚决,韩复榘主鲁朝间,山东土匪,除个别地方小股土匪之外基本剿除。这是韩复榘主鲁的主要政绩之一。

  (一)鲁南剿匪之役

  以抱犊崮为中心的鲁南地区向为土匪渊薮,长期匪患猖獗,扰害社会甚烈。当时鲁南山区有土匪三大股:孙美崧股,约3000人,据有抱犊崮;尹土贵股,亦约3000人,据蒙山;王百川股,据良崮(临朐境)。其他还有尹士喜、郭马蜂、郭马藩、张黑脸等较小的股匪。韩复榘“誓必扫清剿穴”,亲自任总指挥,以第三路军为主力,协以友军分路进剿鲁南各匪。谷(良民)师雷(太平)旅兜剿泗水、蒙阴、费县方面;孙(桐萱)师、展(书堂)旅负责进剿沂水方面;曹(福林)师直属队和乔(立志)师兜剿临朐方面;另派一旅进击博山。友军方面,马鸿达骑兵出滕县,王均第七师出临城(薛城),陈耀汉第二十六师出临沂,并调铁甲兵在徐(州)、兖(州)间梭巡护路。韩复榘亲临前线督剿。各军配合形成对土匪包围之后,4月16日,韩下达总攻令。土匪则凭借天险,在山上筑石垒顽抗。韩下令放火烧山以去其屏障。至中旬,土匪被歼十之六七。5月初,土匪即大部被歼。各路大军大部回归原防,只留少数部队继续剿其残部。1932年2月,韩又专门设立鲁南特别区清乡办事处。到1933年1月,鲁南土匪基本被肃清。

  (二)围剿刘黑七之役

  刘黑七,名桂棠,是流窜华北七省的流匪、巨匪。从1915年即开始其土匪生涯,活动于鲁南抱犊崮一带山区。因其脸黑,在起初8个土匪头子中排行第七,故浑号刘黑七。他打家劫舍,烧杀抢掠,罪大恶极。而军阀统治,特别是张宗昌督鲁时期,因军队腐败,不竭力进剿,反以枪械与匪交易,养虎为患,使其势力得以迅速发展。至1928年发展到1万多人。当时任河南省政府主席的韩复榘企图收买刘黑七,但白送他银元1.7万元、面粉2000袋而计划落空。刘黑七惯用这种骗术,先后投靠蒋介石、阎锡山、张学良、石友三,骗钱骗枪,发展自己。1931年9月,在河北大名地区被刘峙部队击败后,他回到山东鲁南,借韩军进剿抱犊崮诸匪之隙,又发展到1万多人,扰害地方。韩曾派兵进剿,收效甚微。有人建议改剿为抚,韩亦派人疏通。刘亦表示接受改编,不再扰害地方。协议刘部到长清、高唐、夏津等地待编,名为“山东警备军”,由韩任总指挥,刘任副总指挥。但刘惯伎重演,不听调遣,不到半年,离心已显。韩曾密谋解除刘部武装,但刘得悉后,即于1932年6月率部离鲁再窜河北。旋又窜至热河。一年半内,他投靠过日伪,参加过冯玉祥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后又流窜到河北、山西、河南等地。1934年春又窜回鲁西,并企图打回鲁南老巢。
  冤家找上门来,岂能轻易放过。蒋介石电令韩,要其严行围追堵截,以期将刘匪全歼。刘匪多东北胡子,强悍顽固;且多骑兵,飘忽不定,一昼夜能流窜200多里。韩在济南、泰安至济宁一线,大军严密布防。在梁山、郓城、安驾庄等地交战三次,击溃部分匪徒。韩用飞机撒《劝告书》,申明省军只剿刘匪本人,其余概不追究;愿投降缴械者,量价给赏。(《山东民国日报》,1934年3月23日)但劝告失败,分化瓦解不成,刘匪乃分股流窜。3月24日,刘匪大股窜至长清,在万德与韩部孙桐萱师及手枪旅遭遇。经过激战,击伤刘匪一部。坐镇泰安的韩复榘亲临前线督战,将铁甲车停在山谷口的桥上,以防刘匪由此流窜入山,想在此生擒刘匪。但狡猾的刘匪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韩的眼皮底下溜掉,向莱芜、蒙阴一带窜去,欲回蒙山老巢。
  韩复榘为此懊恼万分,下令班师回济,重新部署兵力进剿。回济当晚,韩召集少校以上军官训话,责令务于最短期限剿灭刘匪。接着令马贯一旅、运其昌旅入山尾追;令驻潍县之李相臣旅到博山堵截;令两列钢甲车由津浦路开往胶济路;并将剿匪部队统一编成6个纵队,自任总指挥兼第一纵队(直属队)司令,其余5个师长分任第二至第六纵队司令。27日,布告悬赏通缉刘匪和颁布《剿匪条例六条》,申明:斩获或生擒刘匪者奖;剿匪成绩卓著者赏;通匪、窝匪及迟误不报匪情者,该乡、镇、区长等均受连坐处分。(同上,1934年3月28日)
  3月29日,刘匪经沂水窜到莒县,被运其昌旅追上,在东苑镇又被歼一部。31日,刘匪在莒县山区被韩军重重包围,4月2日又在大店西南道口镇遭袭,残匪仅剩二三百人向江苏方向窜去,沿途收罗土匪,又扩大到四五百人,一度攻入赣榆城。江苏省主席陈果夫电告韩,勿分畛域,请韩军继续追剿。在两省军队合力围剿下,刘匪于4月6日又返回山东莒县大店一带。韩又急令回防部队中途返回,驰向大店围歼刘匪。刘匪又一次冲出重围,北窜诸城,企图东转青岛接济弹药。韩怕刘窜入青岛,引起国际交涉,除令部队急去防堵外,又电请青岛市长沈鸿烈派兵协剿。沈于11日派出海军舰队堵住海口,中央空军也派飞机入鲁。海陆空大军云集,前堵后追,刘匪无法靠近海口,只好沿淮河北窜。然而一路遭到截击,于是又向东南窜去。被围追堵截、疲于奔命的刘部残匪,常常数日不得饮食休息,大多在马上昏昏欲睡,面无人色。而刘黑七有三匹马供轮骑,仍凶悍如故。4月18日,窜入莒县、日照,遭到痛击后,19日再次溃入江苏。韩军三路穷追不舍。刘匪于22日又折回山东,沿临沂与莒县交界,拼命北窜,正窜入韩军布置的口袋,在石河子和马蹄湖又两次被歼二三百人。在韩复榘军队重重包围之中,刘匪处处挨打,死伤殆尽。最后仅剩不足百人,刘便交由师长刘怀志带领,自己则化装于22日从海上逃往天津。其残部逃入莒县香炉山、狼窝山藏匿,24日被谷良民师全歼于望海楼。
  刘部匪徒虽被全歼,但刘匪本人脱逃,韩后来派人到天津行刺刘匪,仅伤未毙。祸根未除,留下了后患。
  此次剿刘匪一役,前后39天(3月17日至4月24日),动用了韩部所有兵力,韩复榘亲自坐镇指挥,还得苏省及青岛海军、中央空军配合,而未根除,这使得一代枭雄韩复榘十分狼狈,两次向南京政府电请辞职。幸而蒋介石连电慰留,才保住了山东省政府主席的位子。

  (三)剿除其他各匪

  刘匪残部被歼灭后,韩复榘又全力以赴剿除其他各地股匪。首先是鲁南张黑脸。
  张黑脸,名张家栋,山东峄县人,亦鲁南一巨匪。因其人脸黑,人称张黑脸。1918年,张黑脸追随大土匪头子王玉棠。王死,得率其众,听令孙美瑶,曾参与1923年临城劫车案。孙伏法后,张又伙同刘黑七遁入蒙山。匪众发展到3000余人后,与刘分伙,以大小珠山为据点,扰害苏鲁边地区。1927年,一度攻入莒县、沂水。1931年刘黑七第一次窜回山东时,二匪又一度合股。刘匪被韩复榘“收编”后,1932年2月,张匪也曾受韩收编,但不久(6月7日)又突然哗变。因受到省军及民团围剿,一度逃到江苏赣榆。9月,乘韩军调防之机,又窜回山东,扰害沂水等县。韩派运其昌旅进剿,张匪逃到苏鲁边界流窜作案。1934年秋,张匪所部被击溃后,本人逃匿安徽,改名张健胜,伺机再起。张匪狡黠,共有四窟:怀远县之煤窑、南京浦口、灵壁县之辛集、蚌埠马新桥。平常穿梭于四窟之间,行踪不定。但终于被刘耀庭探知其1935年5月将回蚌埠,5月1日,张耀庭率人化装南下,在蚌埠冒充张匪亲威,打听到张匪住处,然后在铁路警察配合下,潜入其窟,将其及孙业文、刘玉珍二匪同时捉获,押至济南审讯后于5月6日处决。
  此外,韩复榘还侦破了“顺天轮”被劫案,剿灭了活动于沾化一带的海匪(详见前文《“顺天轮”被劫案》)。鲁东、鲁西等地众多股匪,也被韩复榘一一剿除。至1935年,山东大股土匪基本被肃清,剩下的零星小股,已不足形成大患。当时省政府宣称:“现本省已无股匪。”时人也评说:“现在除了鲁苏交界的地方有散匪活动外,余均大部肃清。如济南数年来几无匪案发生,故一切建设始可进行。”(辛子:《韩复榘与山东》,载于《申报每周增刊》第1卷第43期,1936年11月1日)韩复榘吹嘘山东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北方模范省”云云,纯是粉饰虚美之词。事实是,韩在剿匪同时疯狂镇压革命,屠杀共产党人,中共山东党的组织被破坏得最严重的时期就是韩复榘主鲁时期。再是他的“特侦队”刘耀庭等,虽被收服利用,而匪性不改,借清乡剿匪之名扰害地方有时不亚于土匪。对一般平民百姓,特别是对革命进步人士来讲,“那时的山东真成了恐怖世界”(张希由:《治鲁政闻》,载于《一代枭雄韩复榘》,第85—86页)。特别是几次清乡,提起来叫人不寒而栗。韩复榘派的清乡人员,一般是他的军法官和手枪旅的官佐,再就是由投诚土匪组成的“特别侦探队”。张希由先生在《治鲁政闻》一文中回忆,一次,有个“清乡司令”去鲁西南清乡,身穿便衣,一边派人暗中秘密侦查,一边散发传单,号召“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大街上挂有告密箱,举报不具姓名。他们根据告密抓人,不用审讯或对质查实,单凭一纸黑状,就地杀人,先斩后奏。他们从汶上、东平杀起,经过梁山、郓城,杀到他的老家鄄城。他们头天晚上到,至第二天早上就杀了七八个人。其中有个城东20多里的许集村人,不是土匪,一被抓就找保人去保,保款未到人就被杀了。他儿子去讲理,司令说:“你父亲是个该杀的罪犯……你也有罪。”那人反问:“我有什么罪?”司令说:“你有剁成肉酱的罪!”说完就叫大刀队把此人按到地上剁死了。这种清乡办法,真正的土匪早已闻风远遁,所杀的有许多是被挟嫌诬告的好人。这样的清乡,在山东究竟杀了多少人,实在无法统计。在沂水县和红枪会冲突,韩复榘的军队就血洗了好些村庄,杀死很多无辜的老百姓。(指1933年7月2日,运其昌旅在沂水杀死以张恒远为首领的青旗会会众及百姓3000余人的沂水“黄石山惨案”——笔者)
  韩复榘的剿匪与清乡,情况复杂,千秋功罪,历史自有评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