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福州开元寺方丈、泰宁庆云寺住持

禅净等持:从雪峰祖师到圆瑛大师

转载 2019-09-09 17:17:02

福建佛学院院长 释本性

佛教传入中国后,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最具实践性的禅、净二法门成为中国佛教徒应用最普遍的修行方法。中国净土宗肇始东晋末年慧远大师于庐山结莲社,禅宗起源于南朝梁菩提达摩大师东来斯土。后世多认为两宗一承他力,一承自力,实则于唐五代之际,两宗已有汇流之势,到了明清及近代,汉地佛教修行者或主禅法,或主净业,禅净双修已成为佛教界的主流声音,亦为印度佛教中国化的典型产物。

雪峰义存大师是晚唐禅门巨擘,也是中国禅宗由祖师禅向“分灯禅”的重要人物。永明延寿大师身兼法眼宗三祖与净土宗六祖的身份,上承雪峰义存法脉源流,下启禅净合一思想,是中国佛教史上的另一关键人物。圆瑛大师为中国佛教近代复兴的代表人物之一,远绍二师,在近代中国弘扬禅净等持思想。本文以雪峰、永明和圆瑛三大师为例,试言禅净思想的传承。

一、雪峰祖师及其禅净思想

禅宗自佛陀与摩诃迦叶的拈花一笑而始,经达摩祖师播衍东土,至五祖弘忍禅师大开东山法门,传六祖慧能禅师于广东曹溪开法,终成“一花开五叶”之佳话。六祖以一味法雨普润学徒,下有青原、南岳两系盛行于世,传承祖师禅法,得道之者若恒河沙,遍满诸方,星罗棋布。至晚唐时期,尤以雪峰义存与赵州从谂两位禅师享誉南北禅林,门下随学弟子无数,成为当时一南一北的两大佛教领袖,丛林中流传“南有雪峰,北有赵州”的说法。

雪峰义存(822-908),俗姓曾,福建南安人,家世奉佛,十二岁即游莆田玉润寺出家为童行,十七岁落发,往谒福州芙蓉灵训处。唐宣宗中兴佛教后,乃北上行脚,于幽州宝刹寺受具戒,扣诸禅师,“三登投子,九到洞山”,最后于德山棒下得法。唐懿宗咸通年间(860-873)回到闽地,于雪峰立庵传禅,后受唐僖宗赐紫,并赐号“真觉大师”。闽王王审知对其礼遇至极,在其影响下,福建境内“奉大雄之教,崇上善之因,象法重兴”。后梁开平二年(908),雪峰义存圆寂,世寿八十七岁。

雪峰义存之禅法“恢廓乎骏奔”,今已难知其实相,但从他接引学人的言行中可窥见其教学手段之一二。不同于其师德山宣鉴“非棒即喝”的教学手段,雪峰义存的禅法隐晦难测,既继承德山“呵佛骂祖”的峻烈禅风,同时在对待不同学人时又因材施教,不拘一格,明说暗喻,直示禅门心法。因而雪峰义存住闽山传法四十年,天下禅子莫不归往。“四海学人,所出门生,形色不类”,其中能荷担如来家法者不乏其人,于禅门五家之中独占两枝。

“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六祖顿悟法门,虽灯分五家,但总不离曹溪一味之旨,祖师本来之意。六祖慧能改单传之规,接引学人,遍地开花,使禅法昌盛于中土。雪峰义存承六祖之法,普摄群机,不拘一格,见示佛性,使雪峰禅系大化于东南。由于雪峰祖师大开门户,其弟子之中多有与义存禅风不同而受其激扬者,为禅宗后世之发展埋下潜流。雪峰义存虽反对文字知解,而法眼宗天台德韶却成为禅教并弘之先驱;虽主张不立文字,而云门宗雪窦重显却发扬文字禅之新风。雪峰义存称本性“无物可见”,故而可映万法。因此,雪峰义存虽未有片言说及净土,但其灵活的接众手段却为禅净一致思想之发展预留伏笔。

雪峰义存为六祖慧能六传法嗣,直承祖师玄旨。《六祖坛经》认为,人的本性本来清净,“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自性迷即是众生,自性觉即是佛”,直指众生自心本来是佛;又说:“慈悲即是观音,喜舍名为势至,能净即释迦,平直即弥陀”,打破此岸与彼岸、世间与出世间、生死与涅盘之界限;故言:“若悟无生顿法,见西方只在剎那。不悟念佛求生,路遥如何得达。”慧能祖师于此,并未否定西方净土,反而打开了禅净二法殊途同归之门户,终至雪峰义存五传法嗣永明延寿处大兴法化。

二、永明大师与其禅净思想

雪峰祖师反对到经教中去求得知见,说:“三世诸佛是草里汉,十经五论是系驴橛,八十卷《华严经》是草蔀头搏饭食言语,十二分教是虾蟆口里事。”传至其门下首席弟子玄沙师备,反以《楞严经》释禅法,以“唯识无境”贯彻禅行。玄沙之法,经罗汉桂琛,传法眼文益。文益禅师援引教法,举扬宗乘,三处法集,著数万言,流布天下,使法眼宗成为五代末期影响最大的宗派。文益弟子以天台德韶为上首,融台贤于禅法,进一步推动禅教一致思想,后被吴越王钱俶尊为国师。德韶法嗣弟子有四十九人,永明延寿为上首。

永明延寿(904-975),俗姓王,字冲元,出生于临安余杭(今属浙江)。他早年业儒,及冠后归心佛学,曾出任吴越国库吏,据说因折官钱买鱼放生,触犯条律,后蒙吴越王允许出家。其剃度师为雪峰义存弟子翠岩令参,后嗣法于雪峰义存四传弟子天台德韶。无论是剃度还是嗣法,皆出自雪峰禅系一脉,可见永明与雪峰祖师渊源之深。其行化历程,以台州天台山、明州雪窦山、杭州永明寺三座道场最为重要。天台山是其早年修习禅净法门之地,雪窦山为其出世及初撰《宗镜录》之地,永明寺为其晚年住持及圆寂之地。永明大师门下,不仅随学者千余人,又有高丽国王遣使派僧三十六人来学,使法眼宗旨流衍于东海。

在禅净思想方面,永明延寿继承雪峰、玄沙、法眼的一脉宗乘,强调“万法唯心”,以心为宗,以悟为则,并以心解教,衡平唯识、华严、天台三家之说。又大辟祖师禅中的“唯心净土”一途,以自力不排斥他力,融合禅净,称:“唱一声而罪灭尘沙,具十念而形栖净土。”永明延寿还著有著名的四料简诠释禅净关系,将禅净双修视为最理想的方法,称:“有禅有净土,犹为戴虎角,现世为人师,来生为佛祖。”永明四料简后来成为禅净合流的一个标志,为后世无数学人打开了修学之门径。

在禅净的实践方面,永明延寿认为禅僧口唱佛名,诵读经典,并不妨碍禅行,并且有益于禅定。他主张履行万善,且本人身体力行,以日行一百零八件佛事为常课,其中包括了受持神咒、念佛净业、礼佛、忏悔、行道、诵经、坐禅、说法、乃至施食、给浆、病缘汤药等等,“遍行门中,万行庄严,不舍一法”。这些行为,均表明了永明延寿在修行上,内省与外求并重,禅学与净行兼修的实践态度。永明延寿撰有《万善同归集》,其本人亦可称之为“万善同归”,不仅集法眼宗三祖、净土宗六祖为一身,同时也是五代时期成就最高的义学僧人,堪为六祖慧能、雪峰义存之后又一大善知识。

从雪峰义存的“不从唇嘴得,不从黄卷上得,不从诸方老师处得”,到永明延寿的“念佛诵经,礼拜行道,讲经说法,教化众生,万行无废”,二位大师取途虽殊,而归趋则同。永明大师以为,佛说不离真俗二谛,二谛无俗不真,净土唯心不碍西方净土。正如永明大师于《万善同归集》中引《如来不思议境界经》所说:“三世一切诸佛,皆无所有,唯依自心。菩萨若能了知诸佛及一切法,皆唯心量,得随顺忍,或入初地,舍身速生妙喜世界,或生极乐净佛土中。”

三、圆瑛大师与其禅净思想

雪峰祖师门下嫡传的法眼、云门二宗法脉,虽在历史上先后沉寂,但二宗之思想却早已超宗越格,融入各家禅学之中。永明延寿禅净合一之说,入宋以后为云门宗尊宿天衣义怀一脉所继承,后有临济宗大慧宗杲倡看话念佛之法,又有曹洞宗真歇清了以念佛为公案参究。至明代,又有莲池大师云栖祩宏卓然独立,号召禅净及诸派的融合统一,导明末佛教复兴之先声。降及近代,禅门有兼挑五宗法脉的虚云老和尚重振宗风,净宗有莲宗十三祖印光大师高擎法炬,更有近现代佛教界领袖圆瑛大师,禅净双修数十年如一日,远绍诸德,标炳后世。

圆瑛大师(1878-1953),俗姓吴,法名宏悟,字圆瑛,1878年五月十二日出生于古田县平湖端上村。大师出身宗门,1896年十月投鼓山涌泉寺礼兴化梅峰寺增西上人出家,翌年四月依鼓山涌泉寺妙莲和尚受具足戒,未几到雪峰寺修行,后参谒于江浙诸老,终得“金刚正眼开”。1906年六月于宁波七塔报恩寺接法慈运老和尚,为临济宗四十世。慈济老和尚为湖南湘潭籍僧人,影响于江浙一带,得法后先住宁波天童寺三年,后主宁波七塔寺二十年,宣临济之教,培育僧材,传法四十八人,分化衍教,宗风远播海外。1927年十月再于福州雪峰崇圣寺接法达本老和尚,为曹洞宗四十六世。达本老和尚是圆瑛大师同乡,为福州雪峰崇圣禅寺中兴祖师,曾远赴南洋募化,终始千年祖庭再焕活力,晚年又兼主鼓山,为晚清民初福建佛教领袖。自此,圆瑛大师兼承临济、曹洞两宗法脉,后为雪峰崇圣寺第126代住持,禅法上可谓是继承雪峰祖师家业。三十岁后,圆瑛大师阅读永明大师等人的著作,受其启发亦归心净土,印光大师圆寂后,“即以此法门,一肩荷担”,以入禅净双修之门受永明启发,因此圆瑛大师尊其为永明寿祖。此外,圆瑛大师先后出任中国佛教会理事长、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生高举爱国爱教旗帜,为近现代中国佛教界之领袖。其门下弟子有明旸禅师、赵朴初居士、白圣禅师、慈航禅师等,分别在大陆与台湾弘化,影响当今之佛教界。惭愧本性,有幸嗣法明旸禅师,承继圆公两大法脉,三生之缘也。敢不守护,传续后世!

圆瑛大师如此概括其生平修行历程:“禅净双修四十年,了知净土即深禅。有人问我其中意,云在青山月在天。”圆瑛大师善于讲经,著述甚丰,有《圆瑛法汇》行世,利益众生。近年,在诸方合力下,福建省开元佛教文化研究所组织编纂了七卷本的《圆瑛大师全集》,已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圆瑛大师所讲习之经典,多为禅净二宗典籍:前者如《金刚经讲义》《心经讲义》《仁王护国经讲义》等,阐述无念之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的禅宗之旨;后者如《阿弥陀经讲义》《阿弥陀经要解讲义》《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讲义》等,叙说念佛之种种利益,导归极乐净土。圆瑛大师以诸法门同出于“一吼”,故以“一吼堂主人”自号。

圆瑛大师又著有《劝修念佛法门》一文,提倡念佛之道。大师在文中言理行念佛,说:“理行,即明中道之理,而修念佛之行。闻说念佛法门,谛信不疑,愿生极乐,专修净业。不住有念,不落无念,一心体究。能念心外,无有佛为我所念;所念佛外,无有心能念于佛。能所不立,心佛一如。心即是佛,佛即是心。无有二相,亦不可以有无求。若言其有,则能念之心,体本空寂;所念之佛,相不可得。若言其无,则能念之心,灵灵不昧;所念之佛,历历分明。有无相泯,而归实相。”由此,则将念佛与禅定融为一体。

从永明延寿提倡“广行诸度”、“万行齐兴”,到圆瑛大师的“当以持名念佛一法,为唯一无上法门”;从永明大师“有禅有净土”,到圆瑛大师“了知净土即深禅”,可以说是禅净合一思想进一步的深化与发展。又如圆瑛大师亲传弟子明旸禅师在《佛法概要》中所言:“念佛三昧的境界,是虚空粉碎,大地平沉,当前一念心性,与十方诸佛,法身融合,如百千灯,光照一室,其光遍满,无坏无杂,这时便离开六识分别,与禅门的真如三昧,无二无别,而变为禅净不分了,这样看起来,若说净即是禅,有何不可?”

四、三大师禅净思想的共通与传承

永明延寿大师从剃度来说是雪峰祖师徒孙,嗣法而论直承雪峰祖师一脉。圆瑛大师出身雪峰祖师门户,住持雪峰祖庭,又受永明寿祖启发入净土之门,举禅净双修之旗帜,其一生坐十数道场,亦集中于雪峰、永明二师活跃之地区。三大师相隔虽久,主张也不尽相同,但家风一脉相承,其思想之传继,至少可见于以下两处共通:

其一,举一心为宗。

禅宗以传佛心印,谈不二法,标榜为宗门,故又有佛心宗之称。雪峰祖师承嗣祖师禅风,言道:“大藏教中,一切经论,千般万般,只为一心,祖祖相传一心。”永明大师虽整合佛教各个宗派,但始终以“一心为宗”,说:“千途异说,随顺机宜,无不指归一法而已。”其极为推崇“唯心净土”,强调“心净则国土净”,颂曰:“誓断无染尘劳,愿生唯心净土。”圆瑛大师思想以“自性楞严”为核心,称:“佛教以一心为宗,觉悟为要,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其劝修念佛法门时,亦强调自心的重要性,强调“心内佛”,开示:“若离心之外,更无佛可待。”以上,则可清晰看到三位大师思想归趋之共通。。

其二,摄群根为本。

禅宗以“一切众生悉有佛性”,故六祖慧能教人“识自心众生,见自心佛性”,以“即心即佛”之法,行不言之教,显道救世,天下翕从。传至雪峰义存,言“我为法惜人”,又言“不可不接人”,广纳禅子,明说暗喻,曾上堂拈拄杖云“我这个,为中下根人”。至永明大师,念及“有禅无净土,十人九错路”,言“当今末法,现是五浊恶世,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以念佛辅助禅定。再至圆瑛大师,虽以禅宗为“最上一乘”,但以禅宗“中、下根不易修”,故而大倡“三根普被,六度齐修”,“至简易、至稳当、至圆顿”之念佛法门。由此,可见三位大师皆以普摄群根为重的深慈大悲。

佛法是观机逗教,应病与药,如《金刚经》言:“是法平等,无有高下。” 禅与净,是中国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佛教修行方式,而禅净等持从唐宋以来就成为中国佛教修证的总方向。二宗观点虽各有侧重,但异途同归,共通罗马,如从根本上论,两宗均是明心见性、了脱生死之法门,所谓如来家法,道本无二。雪峰大师以有言句释无言说,永明、圆瑛二师以上上根机广开方便法门。三位大师“以心为宗”是为智慧,“普摄群机”是为慈悲,三师悲智双运之法语甘露,亦足为我辈所深思,此亦是中国化佛教的精髓也。惭愧本性,一直倡导学修中华禅及其念佛禅,亦因缘于此也。 

(释本性:福建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福州开元寺方丈)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9,25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