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福州开元寺方丈、泰宁庆云寺住持

【丝路海潮音】33:庆政

转载 2019-04-12 07:41:09
标签:丝路海潮音

文 / 本性禅师

公元1218 年,寓居福建多年的日本著名诗僧庆政上人携经归国。

庆政本人在佛教史上的名望自然不能与前文所述诸位祖师相比,但其所携带的福州版大藏经,对日本佛教的影响可说是难以估量。

现存的日本大藏经古籍刻本,几乎均含有福州开元寺版《毗卢藏》。

《毗卢大藏经》书影

中国自北宋以后,随着刻版技术与印刷术的发展, 大规模刻印大藏经的工程成为宋代佛教繁荣的一个重要标志。以宋太祖提议开刻《开宝藏》始,印刷大藏经逐渐取代手写大藏经,使佛教典籍开始进行更加便利和快捷的传播。两宋出现的著名大藏经计有五种,其中两种出自福州,即福州东禅寺刻印的《崇宁万寿藏》和福州开元寺刻印的《毗卢藏》。

开元寺雕版《毗卢藏》始自北宋末年,至南宋初年止,前后历时40 年之久,后来又有补刻,在中国佛教刻经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毗卢藏》的雕刻,历经福州开元寺的七任住持,他们前赴后继自觉地为维护当年福州开元寺作为闽中大寺的地位和影响而不懈努力,创造了这段佛教的辉煌历史。对于世界印刷史来说,开元寺《毗卢藏》同样也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

日僧入华修学,归国时大多都会携带大量佛经法宝。在庆政上人之前,有日僧重源于公元1167 年入华,住有一年,曾驻锡福州开元寺,与寺僧研习佛经。时隔近五十年,又有法忍净业于公元1214 年来华,曾长住福州开元寺,回国时带回大量开元寺刻印的经书。法忍来华三年后即公元1217 年,庆政上人也踏上来华求法之路。

庆政上人出身高贵,来自日本著名贵族九条氏,是摄政太政大臣九条良经长子,弟弟是被称为“光明峰寺关白”的权臣藤原道家,侄子是镰仓幕府第四代将军藤原赖经。据说,庆政幼年时因乳母不慎,背骨摔伤一节,后出家于近江圆城寺,即圆珍大师所开创的天台宗寺门派大本山,是日本天台宗圆珍大师一脉的传人。庆政先后依止天台宗寺门派僧能舜、庆范、延朗等高僧学习天台教义,又随日本华严宗中兴之祖明惠上人修学,后栖隐京都西山修行。

庆政上人,自号胜月,又号证月,能文善诗,尤精于和歌,《续古今和歌集》中收有其诗22 首;又著有《闲居友》,是日本著名的佛教说话集。庆政与被后世誉为“日本华严宗中兴之祖”的明惠上人是至交。明惠上人是一位生涯颇具传奇色彩的高僧,他自幼父母双亡,自誓以佛陀为慈父。明惠发愿要前往印度朝圣,甚至为此制订了周密计划,但因为身体原因始终未能成行。

公元1217 年,庆政上人受明恵之托,渡海来到正处宋末的中国。他曾著有《证月上人渡唐日记》《漂到琉球国记》,记录他的行止见闻,可惜今已不传,仅能知道庆政曾在福建泉州、福州一带居留。翌年,庆政上人归国,所携者即为福州版的两部大藏经,即福州开元寺版《毗卢藏》与福州东禅寺版《崇宁藏》。依记载,当时还有行一、明仁二位日僧与福州版大藏经入日有关,二人很可能也是与庆政一起入宋。

庆政回国后,因式乾门院利子内亲王之十三年忌,于公元1263 年在京都西山创建法华山寺,举行唐本一切经供养。五年后,庆政上人以八十岁高龄安详入寂。《毗卢藏》《崇宁藏》后来转入日本仅次于伊势神宫的神社石清水八幡宫,再之后转藏宫内厅图书寮。两部藏经对日本后来的藏经刊刻起到了重要影响,之后日本的在刊刻佛经时,均以福州版大藏经的版式为标准。

福州开元寺宋代石塔

在中国,《毗卢藏》因历代战乱,在国内虽仅存残卷分布于全国各地,且数量寥寥。但在日本宫内厅图书寮、京都东寺、京都知恩院、京都东福寺等地,留存有数藏,几近全本。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福建佛教在老一辈高僧大德的努力下,开始全面复兴及蓬勃发展,应福州开元寺的请求,寻找《毗卢藏》善本并迎请《毗卢藏》回归祖庭,也成为老一辈们的一个夙愿。

1985 年,福州开元寺通过省佛教协会委托杨立居士看望准备赴日本定居的老友林伯辉先生和夫人疋田登喜子女士(皇族)时,提出从日本迎请《毗卢藏》回归祖庭一事,承蒙林伯辉老先生伉俪的毅然承诺,他们几经周折,终于在日中友好协会和日本友好人士的大力支持下,与宫内厅图书寮商定,同意影印全部原版大藏经,返藏于福州开元寺。福州开元寺时任住持提润长老慨然解囊,将行医所得30 万元港币悉数捐赠作为启动影印经费,后又追加善款,台湾佛陀教育基金会也捐资330 万元日币,日中友好协会也捐赠其中的100 卷经书影印件费用。

1990 年4 月6 日,随着第一批《毗卢藏》抵达,在福州隆重举行迎接日中友好协会赠送《毗卢藏》法会。这部始刻于公元1112 年的《毗卢大藏经》善本卷帙至巨,全藏达6000 多卷,装成567 函,终于回归它的祖庭。为了纪念这一佛门盛事,马来西亚三宝弟子郑格如居士率其子郭鹤年、郭鹤举兄弟捐资百万在福州开元寺内修建“毗卢藏经阁”,并请我国著名书法家沙孟海先生题写阁名。如今这座双层全木结构的仿古建筑,成为福州开元寺昔日曾是刊刻佛教经典著名法窟的象征,正如那大门的楹联上所书写的:“寺肇萧梁,轮奂历朝同展谒;经刊赵宋,流传隔海又回还。”而寺前的经院巷等也修缮一新。

福州开元寺宋代石槽

日本佛教自从中国传入起,就一直以汉语的方式被日本佛教徒记录和理解。在明治维新以前的一千多年历史中,日本佛教徒从未有过将佛典翻译为日语的尝试。可以说日本佛教一直以来都是汉语系佛教的重要组成,乃至说是汉语言文化圈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今,随着由日本编纂的《大正藏》和《卍字续藏》广泛为世界佛教研究者采用,昔日传入日本的福州开元寺《毗卢藏》更增加了一种特殊的意义。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617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