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慈悲为怀
慈悲为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761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系列:47、灵异伴侣动物(1)

(2016-01-11 16:46:04)
标签:

365

灵异

事件

分类: 第八系列:一样的生命

 生命系列:47、灵异伴侣动物(1)

 

也许,灵魂世界是有别于精神世界,物质世界之外的客观存在。关于这一点,如果细心观察,我们可以在一些作家,画家,艺术家,政治家,高僧那里看到明显的迹象。

可以验证这个存在的迹象还包括诸多的灵异事件。当然也折射在伴侣动物身上。本人曾经目睹这些类似灵异的事件。

1、南昆山头骨缺失的田园犬与水牛。

20071231,本人与朋友上南昆山。归途经过一个看上去只剩残墙余桓的村庄。村口翠竹连片,还有翠绿的凹凸不平的草地。草地上趴这一只成年的田园犬。右头骨有一个斜斜的似刀劈的缺口。可以看到约5厘米左右的脑体整齐地盘据在脑壳中。周围没有血迹,附近也没有。田园犬伸着舌头,静静地看着我们驶近的汽车。距离这只犬约3米的地方,有一只穿着鼻绳,但绳子烂了大半的水牛,一下一下地甩尾巴,似乎在驱赶蠓虫。

2、消失在闹市东川路的待产小母犬。

2010916上午约8点,我照例在太平沙牛腩店用早餐。平时我习惯要一份双拼牛腩河粉,慢慢吃。但那天上午有两个地方要去。便改要一份咸猪骨粥配猪肠粉。想快点吃完去办事。正是这不经意的改变,使我遇到那些使我事后感到惊竦的事

为赶时间我穿过一条从没有走过的小巷。看到门口向里开的红火炬小学。我曾经走过另一条路,记得这个小学的门口是朝着涌的。这时候我看到一辆白色的出租车朝里巷开过来。车里的司机眼放金光。我心生纳闷:有白色的出租汽车?出租汽车怎么能开进里巷?!我头左转,再看一眼小学门口。再回过头,不见了出租汽车踪影。就好像这部奇怪的汽车从来没有出现过。

一只大黑狗和一只小黄狗并排向小巷口跑来。我向他们打招呼:比赛呐?大黑狗折身返回里巷。

小黄狗继续跑过来。原来这是只大肚子,乳房涨得满满的宠物小狗。身高估计不足25公分。似沙皮狗的脸,似博美犬的细毛,极干净。她神态迷惘,小步快速地奔跑,尾巴垂了下来。看到没有人跟随,我紧跟着她。抽空在路边店买了两个猪肉包子,一瓶纯净水。越过她,把包子丢给她。她嗅了嗅,没吃。把水到了一些在盖子里,递给她。她依然不理。只是拼命地跑。在一个小巷她往里跑一小段路,仰起头,嗅着空气,又返回大道。横穿东华西马路。几辆正常行驶的汽车停下来避让她。我隔着马路看着她沿着骑楼跑,拐进更热闹的东川路。向北朝着烈士陵园方向跑。我向街边早点店买了个纸箱,拎着过马路。到东川路一看,没发现小母狗。沿着街边的诸多巷口探头,还是看不到她。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

 

第二天,我特地从约20公里外的住地过来找她,还是没看到。我惊竦地发现,她跑出来的那条短巷名为“五常里”,而我的籍贯就是远在东北的“五常市”!

 

也许,灵魂世界是有别于精神世界,物质世界之外的客观存在。关于这一点,如果细心观察,我们可以在一些作家,画家,艺术家,政治家,高僧那里看到明显的迹象。

可以验证这个存在的迹象还包括诸多的灵异事件。当然也折射在伴侣动物身上。本人曾经目睹这些类似灵异的事件。

1、南昆山头骨缺失的田园犬与水牛。

20071231,本人与朋友上南昆山。归途经过一个看上去只剩残墙余桓的村庄。村口翠竹连片,还有翠绿的凹凸不平的草地。草地上趴这一只成年的田园犬。右头骨有一个斜斜的似刀劈的缺口。可以看到约5厘米左右的脑体整齐地盘据在脑壳中。周围没有血迹,附近也没有。田园犬伸着舌头,静静地看着我们驶近的汽车。距离这只犬约3米的地方,有一只穿着鼻绳,但绳子烂了大半的水牛,一下一下地甩尾巴,似乎在驱赶蠓虫。

2、消失在闹市东川路的待产小母犬。

2010916上午约8点,我照例在太平沙牛腩店用早餐。平时我习惯要一份双拼牛腩河粉,慢慢吃。但那天上午有两个地方要去。便改要一份咸猪骨粥配猪肠粉。想快点吃完去办事。正是这不经意的改变,使我遇到那些使我事后感到惊竦的事

为赶时间我穿过一条从没有走过的小巷。看到门口向里开的红火炬小学。我曾经走过另一条路,记得这个小学的门口是朝着涌的。这时候我看到一辆白色的出租车朝里巷开过来。车里的司机眼放金光。我心生纳闷:有白色的出租汽车?出租汽车怎么能开进里巷?!我头左转,再看一眼小学门口。再回过头,不见了出租汽车踪影。就好像这部奇怪的汽车从来没有出现过。

一只大黑狗和一只小黄狗并排向小巷口跑来。我向他们打招呼:比赛呐?大黑狗折身返回里巷。

小黄狗继续跑过来。原来这是只大肚子,乳房涨得满满的宠物小狗。身高估计不足25公分。似沙皮狗的脸,似博美犬的细毛,极干净。她神态迷惘,小步快速地奔跑,尾巴垂了下来。看到没有人跟随,我紧跟着她。抽空在路边店买了两个猪肉包子,一瓶纯净水。越过她,把包子丢给她。她嗅了嗅,没吃。把水到了一些在盖子里,递给她。她依然不理。只是拼命地跑。在一个小巷她往里跑一小段路,仰起头,嗅着空气,又返回大道。横穿东华西马路。几辆正常行驶的汽车停下来避让她。我隔着马路看着她沿着骑楼跑,拐进更热闹的东川路。向北朝着烈士陵园方向跑。我向街边早点店买了个纸箱,拎着过马路。到东川路一看,没发现小母狗。沿着街边的诸多巷口探头,还是看不到她。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

第二天,我特地从约20公里外的住地过来找她,还是没看到。我惊竦地发现,她跑出来的那条短巷名为“五常里”,而我的籍贯就是远在东北的“五常市”!

生命系列:47、灵异伴侣动物(1)                                                     这可能是她在这个世界最后一张照片

生命系列:47、灵异伴侣动物(1)                                                            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巷名

生命系列:47、灵异伴侣动物(1)                                                     与小母狗并肩跑出小巷的黑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