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梢闲云
林梢闲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94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在海里的一双眼睛

(2016-03-18 21:42:20)
标签:

文学评论

没有泳镜的保护,我以为人在水里是不敢睁眼的,但擅水的人都说,可以。对这个问题的好奇来自于小说《逃》的一个细节,《逃》中,“我”因与女同桌乱搞被保安逮住,后来逃到英雄大伯那儿避难,但大伯早已成了劳动改造的对象,大伯在遣返“我”回乡的前夕,想尽一尽地主之谊带“我”到海上玩玩以示纪念。没想到这么一趟出行竟成了生死之旅,真成了难忘的纪念。海上我们遭遇到大鱼的威胁,暴风雨的袭击,迷航的无奈焦急,而大伯因为自己敏感特殊的身份拒绝向过路偷渡船、外国的巡逻船求救。为此,求生的欲望都让“我”有了弄死大伯的想法,好在“我”最终没能下得了手。小说结尾,在我们的小船即将被一艘外国大船撞碎的关键时刻,大伯把“我”扑进海里,慌乱中“我”拼命挣扎,“蹬了好半天腿后才发现是头朝下往深里扎去”,当时就好奇,猝不及防掉进海里,怎么可以发现自己是头朝下?问高手们,高手们说,完全可以。那郭潜力先生无疑是个潜水高手了,其实,他的高明又岂止表现在潜水上。

《逃》是郭潜力先生新近出版的一部中短篇小说集,由四部小说结集,《逃》是其中一篇,其他三篇分别是《朵朵木》、《豹子湾》、《今夜去裸奔》。四篇小说虽面貌各异,但小说以《逃》为名,无疑是上上之选。首先,这书名简洁,简洁得都有点让人想入非非;而“逃”这个简洁的字,寓指却那样丰富;更巧的是,“逃”偏偏就暗合了四篇小说共有的一个主题。四篇小说的写作非一时一地完成,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还有,四篇小说集结在一起,不但从人物形象上完成了人物年龄的跨越,在背景上也实现了时代的对接,主题上却呈现出一种延续式的强击和冲撞。莫非这也是巧合?即使真有无巧不成书这么一种说法,你还是不得不对郭潜力先生的用心和慧心击节赞叹。

如果说拟定书名,编排体系对一本书来说还属于细枝末节,这细枝末节都已经这样精细,可以想见《逃》本身的含量和分量。

 《朵朵木》、《逃》、《豹子湾》以少年化视角,呈现了那个特殊年代的生活风貌。年代是特殊的,但童心童趣却是鲜活健康的:“我”蹲坑的时候,眼望北斗七星,想到爸爸星,妈妈星,大哥星,二哥星,“我”的星,还有两颗,“我决定从剩下的两颗星星里拿出一颗安在虎子头上,就叫它虎头星吧”,一个孩子在狭小的豹子湾这样指点“江山”,多么富有,多么慷慨;“我”偷吃了东西,又消极抵赖,被父亲打了一顿,明知理亏,但“我”只能放声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父亲不理“我”,“我”边哭边想,边想边哭,“我”后悔不该跟父亲来豹子湾,“一想到豹子湾,我又可以坚持哭一会儿了”……多么狡黠可爱的孩子。这样充满童趣的小段子小说中随处可见,读这三个中篇的时候,我边读边笑,常常忍俊不禁捧腹不已,好笑的朵朵木,《豹子湾》中“我”所有那些装傻卖萌的乖巧,充满孩子气的顽皮淘气,都使人不由自主佩服作者惊人的才智和记忆力。不过这本书更触动我的,是人物形象的独特性和作品内涵的丰富性,以及作者在表达过程中努力让形象含着理性但又绝不让理性溢出形象的克制性。

“朵朵木”是个难以评价的孩子。他身份低微,言语木讷,形象猥琐,又爱小偷小摸,还爱练个什么倒立,那哪是倒立,分明是偷窥嘛,他有很多毛病,你完全可以不喜欢他,但是,他率性,自由,善良。革委会大行其道时,朵朵木深受同学——身为革委会主任的女儿孟革革的鄙视和威压,最后只能“逃”——转学。这个世界很大,这个世界又很小,革委会遭殃了,孟革革隐姓埋名逃离那个曾让她风光一时的环境,结果在新的学校和朵朵木成了同桌。“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世俗的眼光都是这样的,但朵朵木显然没有受这种观念的污染,他更为感性,重视自己的感觉,哪怕这感觉只倾向于生理的吸引,他对那个曾经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孟革革没有落井下石,相反因为生理吸引在心理上也表现出宽容和善良。只是,这宽容和善良显得那样微不足道。孟革革没有从朵朵木可贵的感性中汲取到活下来的勇气,朵朵木的父亲也无法对朵朵木的感性表示认同,老师和同学们更是对他的感性扼腕叹息。孟革革一死,感性的朵朵木不计后果,毅然走进公安局投案自首去了。朵朵木又没杀人,对待孟革革也算诚心诚意,他凭什么要去公安局自首?是因为没能挽救孟革革的生命感到自责,还是因为孟革革死前他所干的那点龌龊事良心不安?朵朵木不知道走进公安局意味着什么吗?这可不像走到老师面前承认错误那么简单。

这个出人意料的结局有悖常理,在我们为朵朵木的前途做总总设想为朵朵木的行为做各种评价的时候,作者设置这个结尾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朵朵木以这样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式来拷问自己,作者却以这种荒诞的结局来拷问我们,谁该为孟革革的死负责,对朵朵木这样的孩子,我们该怎样面对,我们真的有讨厌他们的理由吗?而谁又能保证自己身上没有朵朵木的影子?

《逃》就更有意思了。“我”逃是因为早恋胡搞被保安逮住,害怕被判强奸罪,所以就逃了,逃到了大伯那儿。“我”幻想“用出逃的方式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可结果呢?为了陪我出海游玩,大伯死了,“我”闯的祸越来越大。小说末尾以“我”被外国船只救起而煞尾。尾是结了,问题却留下了:“我”真的必须得逃吗?“我”是孩子,逃完全出自本能,“我拿定主意要继续逃下去,也只有这样才能冲淡自己内心那种难以名状的恐惧”,“逃”是一种生存本能,还是虽为孩童,潜意识中却有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的策略?逃,真能解决问题?

逃,不管是本能,还是一种已经渗入我们这个民族骨髓的文化基因,在《逃》所选取的四篇小说中,不分时代,不计年龄,“逃”始终贯穿其中,朵朵木为躲避孟革革而逃,失势后孟革革为躲避别人而逃。《逃》中“我”为躲避错误而逃,大伯为避免向组织做无谓的解释逃向大海深处。《豹子湾》中“我”耐不住豹子湾没有了豹子既而失去虎子的寂寞而逃。《今夜去裸奔》中处于精英层面的韦瑞消解不了职场和身心的压力恋上裸奔也可视为一种逃避,“逃”有很多理由,表现为各种方式,对于“逃”的内涵做这样的揭示,很佩服作者的苦心孤诣,不知作者对生活和生命有了怎样一番透彻的理解才会有这样的提醒:遇事而逃,凡事而逃,你要逃往哪里,你又能逃到哪里去?

《逃》摆在我面前,像个巨大的隐喻。作者对“逃”的普遍性存在的关注可能只是本书主题的冰山一角。《朵朵木》、《逃》、《豹子湾》相似的政治生态对人物成长的影响,既是作者对一个特殊时代的深情叩问,也是作者对个人成长隐秘的深沉凝视。那些成长中的少年所表现出来的巨大随意性,既展示了生活的丰富性,也表现出人性的复杂多变。《今夜去裸奔》直指当下,小说中韦瑞置身社会精英层面,他“好得很中肯,坏得很中伤”,他有能力,有地位,有财富,但就是活得没有活力。他体面的活着,但忧郁而焦虑。偶然遭遇的一次抢劫,他赤身裸体飞奔回家的经历却激活了沉睡已久的生命感觉,后来他不可遏制地迷恋上了裸奔,线静的爱也不能拯救他,这是怎样的生存困境?可怜的韦瑞,外表光鲜体面,行为却如此荒诞,作者让韦瑞去裸奔是放逐还是救赎?这样的一个形象身上寄托了作者怎样的思考?有人说,韦瑞是现代人精神焦虑的一个范本,作者通过这个范本要传达什么,提示什么?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郭潜力的小说都写得很高明。最起码,《逃》中的故事都写得又深刻,又多情,又好看。作者明明是一个充满理性的人,但小说中他却时时刻刻冷淡理性,恰到好处的让理性可感而不可见,这种含蓄而优美的写作方式不是谁都会用的。郭潜力先生作为一个非专业作家,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借助文学表达自己对社会人生的感悟已属不易,作品还写得这样文质隽永,实在是难能可贵。

遇水之前,有人就紧紧闭上了双眼,郭潜力却能用一双慧眼深潜生活之海,艺术之海,透视其中的纷繁复杂,撷取美珠佳玉,这该是怎样一个有潜力的人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多情的日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多情的日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