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梢闲云
林梢闲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94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乱世里的世外桃源

(2016-03-18 21:38:30)
标签:

文学评论

    严格说来,不管是乱世还是盛世,都不可能有世外桃源的。可是张品成老师在《陌生地带》里却着力营造了----“船山”这样一个世外桃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张品成老师是基于什么样的想法这么做的?

    展读《陌生地带》,战争暂且不说,蝗灾,种棉,制漆,九佬十八匠,这些物事都沾着古旧的时代气息,原以为这些东西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陈旧褪色淡出我们的记忆。不曾想,被张品成老师一捡拾,放在《陌生地带》中,读来却有浓郁的原生态气息,充满了亲切撩人的乡土感。小说以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国共对峙的历史事件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赣南山区的故事。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总有一种恍惚感,这就是那个时代我们的先辈们熟悉而又陌生的生活?也总有一种不安,作者写的明明是战争,可读起来如诗如画,在战争题材的作品中营造一种风俗画的效果,莫非这就是《陌生地带》的内在意蕴?

小说以双线叙事的方式徐徐展开。一条线围绕崔工胜进行。崔工胜及其同乡青壮为谋生计入伍当兵,队伍要开拔的时候家乡遭遇蝗灾,崔工胜十来岁的弟弟崔工利无人可以托付,只好找人说和给部队长官当了一名勤务兵,其实他哪能是一名合格的兵啊,无非是做点杂务混一口饭罢了。可能“混”是一个不太光彩的字眼,崔工利小小年纪不想混日子,他一心想建立军功光耀门楣点亮自己。小孩子的单纯原本是可爱的,但一旦一心一意起来也会表现出可怕的一面。他一听见有战事就激动,全然不顾战争有可能夺去哥哥及他人的生命,当他觉得终于有机会可以冲锋杀敌建立军功的时候,他按捺不住了,他擅自离开长官的前沿哨所,枪声炮声让这个少年热血沸腾,他飞奔浪走冲进敌我双方对峙的战场,用长官赠送的一把手枪击杀敌人,却被哥哥从背后击毙。

另一条线索通过崔工胜的舅舅潘耕晨展开。崔工胜原本想把弟弟托付给舅舅,但遭遇蝗灾,大家都只能背井离乡,舅舅通过报纸上的一条线索辗转到上海找到了种棉的活儿,而这生计,竟是苏维埃政府为突破国民党的政治军事经济封锁而专门设立的。同被招取的种棉高手还有另外两个人,涂天让和查恒有,他们三人来自不同的地域,家庭情况也不同,境遇各有差异,甚至他们三人聚在一起的目的也不一样,这么多不同的展示,显示了小说多彩的情致。

人物一旦陆续出场,几经辗转,作者让他们在船山相聚。船山,一个船形的岛子,一条贡江被它劈成两半,江左为红,江右为白。舅舅潘耕晨呆在红的一方,崔工胜和弟弟服务于白的一方。红白势不两立,可对于崔工胜和他的舅舅来说,他们只是彼此找到了能吃饭穿衣的地方而已。崔家的情况如此,那两岸的其他士兵又如何?红白两方的兄弟各自趴在双方筑就的防御工事里,彼此对望,彼此叫骂,望着,骂着,螳螂、唢呐、鸭嘎嘎……一些有趣的外号就成了双方士兵的别称,他们闲极无聊,除了互起外号,还打口水仗,甚至对山歌,所谓不打不相识,平日里,他们早看熟了,骂惯了,船山相遇,礼让、戒备反倒让他们觉得不自在,脱掉那身“黄皮灰皮”,他们更像是行走在异地的熟悉而陌生的乡亲。于这样的一群人来说,战争,你让他们争什么?所以,当白军有令,要围剿红军的时候,高层怎能体会这些普通士兵的心意?他们在阵前燃烟放爆竹,模拟战争场景来掩上级耳目,这不是拿战争当儿戏么?

作者无意戏说历史,但历史的荒诞感却在有意无意间表露无疑。战争,这是多么严肃的事情,但双方士兵的做法充满了游戏的性质,作者借助现实和情节之间的巨大错位来突出这种荒诞效果,表现了作者对战争的厌恶和否定。

如果说模拟战争场景带有喜剧化的游戏性质,那么小小少年崔工利奔向战场奋勇杀敌却被哥哥从背后击毙的故事却充满了悲情意味。小小少年,梦想飞扬,“崔工利满脑子都是将军梦,也许男孩都这样,好斗尚武,喜欢冲冲杀杀的事儿,喜欢冒险逞能。不知道天高地厚,更不知道忧愁滋味……”,他“满脑子是战马萧萧杀声震天的刀光剑影火光冲天那些场面……”,“崔工利内心依然被什么鼓胀了,那些在他身体里翻腾的东西,让他充满了想象,战鼓四起,狼烟滚滚,炮火连天,刀光剑影,殊死搏斗,片甲不留……,他一直以来都渴望了那样的场景。”战争,对崔工利而言,是已经被他的想象美化了的事情。在他的想象中,生命,流血,死亡都被屏蔽掉了,剩下的只有他杀敌立功的英雄梦。这种情况,跟迷恋网游何其相似啊。沉迷于网游,生命是没有质感的。网游中,战斗是生命的首要任务,也是唯一任务,负伤了失败了牺牲了,一切可以重头再来。崔工利被他的英雄梦催眠了,他的生命也失去了痛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是他的口头禅,也是他行为的宗旨,最后却成了他生命的咒语。当他飞奔浪走冲进阵地勇猛杀敌的时候,那样一个单纯的小人儿,大家都在为他提心吊胆,他却不知道自己击杀的是视自己为亲弟弟般的“唢呐”和“螳螂”等人,他也不知道他的勇猛是战斗双方保护的结果,当然,他更不知道,从背后射击他的是他的亲哥哥崔工胜。这一切,那样滑稽又那样令人伤感。这个可怜的小人儿,出现在他最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全书中,属他小,属他单纯,属他想通过战争成就自己,但崔工利的英雄梦只为成就自己,注定要失败。战争最能成就英雄,但张品成老师笔下没有英雄。为了成就几个英雄,置天下人于战争的水深火热之中,张品成老师不愿意,我们也不愿意。

所以,在这些与战争有关的故事之外,作者特意开辟了一个地方----船山。这地方虽小如弹丸,却是红白双方的物资交换基地。红的一方需要通过它获得外界物资,而白军长官需要通过它敛财。因为各有所需,他们都把它当做一个缓冲地带,争夺的积极性并不高。这样,船山就保持了相对的安宁,甚至因此发展繁荣。

船山的存在,合情而不合理。战争无情,船山是双方交战的第一现场,它怎么会安然无恙?

战争无情人有情。《陌生地带》中,战争的阴影难掩生活的底色,战争的残酷也难以剥夺人们对情义的追求。船山美丽的景致,船山人平凡的生活寄托了作者的深情,作者把笔墨尽情在这里铺展,一幅活色生香的世俗风物画就展现在我们眼前了,美好如世外桃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