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梢闲云
林梢闲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94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外婆的水巷口 ——读张品成老师的《水巷口》之后

(2015-08-01 10:03:33)
标签:

文学评论

 

读完张老师的小说《水巷口》,我突然想起一首老歌——《外婆的澎湖湾》。其实,这两者有什么联系呢,怎么会把毫无瓜葛的两个作品联系在一起?

我想,是《水巷口》中所描写的白浪,沙滩,斜阳让我想起了《外婆的澎湖湾》中那些暖暖的句子,“ 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坐在门前矮墙上,一遍遍怀想,也是黄昏的沙滩上,有着脚印两对半,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踩着薄暮走向余晖,暖暖的澎湖湾,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消磨许多时光,……”,相比于《外婆的澎湖湾》借助大海、白浪、沙滩所营造的这种温暖幸福的回忆,《水巷口》所描写的类似的风景就像是一粒粒瘦小的星,虽散发着诱人的微光,但沉重、沉闷的沦陷生活使得这些星星也像受了惊吓似得,离散在小说各处,兀自蜷缩着,难以尽情展现海南风光特有的美。当然,这仅仅是读者的一厢情愿,对于写景,《外婆的澎湖湾》尽情展现,反复渲染是美,《水巷口》克制、隐忍、低沉、冲淡也不失为一种美。海南风光虽美,但对美的欣赏是有前提的啊。现在,海南春节人满为患,大家贪慕着海南美景,不远万里不辞辛劳期冀在美的风光中舒解疲惫的身心。可在1939年日本人入侵海南的时候呢?命都不保,谁还有心思看风景呢?这样的情况下,风景又怎能写得肆意绚烂呢?

《水巷口》就是以日本人入侵海南这一段史实为背景写成的。颇有意味的是,小说中的地名都是实际的存在,水巷口、四九街廊巷实有其地,熟悉海口的人,读着《水巷口》中的故事,徜徉在海口的这些老街,会不会因为这些故事而更喜欢这些老街,更喜欢现在的生活?小说中使用真地名,小说的虚构性和地点的真实性交互错杂,虚虚实实中让人不辨真假,增强了小说的历史感和人物故事的真实感。另外,《水巷口》关于红树林的繁衍、生长,火山岩的形成及特点,地蜂的习性及预防等内容一方面增加了小说的知识性,另一方面又为海口做了有益的旅游宣传。

当然,小说最主要的还在于人物。《水巷口》是一部少年小说,潘庆及其同学马起方、谭浩飞、林苍有、姜小小等少年是作者笔力描绘之所在,也是小说的主体所在。我惊讶张老师心里竟装着这样一个丰富的孩童世界,他笔下的儿童比现实世界的儿童更像儿童,他们天性顽皮但不顽劣,他们爱憎分明嫉恶如仇但分明懂得事情的轻重,他们爱逞能好炫耀但与虚伪无涉,他们就是一群正在成长的孩子。成长期的孩子对烟产生好奇,作者这么解释孩子们的特殊心里:抽烟不在于其味,而应该在味前面加上一个字,在于其“意味”。 那就是说意味着是个“男人”了,且是个有身份的“男人”。此解可谓绝妙。孩子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上帝赐予人类的礼物,《水巷口》中的孩子们虽然受到家国存亡的困扰,但除了马起方,作者在其他孩子身上更多地表现出他们孩子气的一面,不同的性格,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同的孩子气?佩服张老师对孩子们的准确理解和精彩表现。

相比于孩子们,成人的世界就不那么美好了。围绕潘庆,作者还写了潘庆学校的老师原田、吴善萨、牧野等,原田是日本人,是潘庆和同学喜欢的生物老师,他是一个开明人士,这样的人日本当局是不能容忍的,他的老同学太田奉汤佟,也就是日本人在海南的最高长官给他下药致他生病,遣他回了日本。督学吴善萨是台湾人,但一副奴才样,大家都不喜欢他,不喜欢也没办法,孩子们只能通过不停地给他起外号发泄内心的不满至于牧野,这是小说着力塑造的一个反面人物,阴险,残忍,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战争的罪恶。

潘庆的大舅、小舅是小说中不得不说的另外两个人物。大舅为了生活而活,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讨生活,大舅像一个汉奸一样在家人和外人的指戳下生活。而小舅国难当头之际,为理想信仰而活,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为了民族的事业活得躲躲藏藏,尽管如此,依然受到同胞的敲诈,后被日本人逮捕并惨遭毒打最终被杀害。弟兄俩活法不同,思想各异,但毕竟手足情深,小舅被杀害,大舅心底的民族血性被点燃,血债血偿,他和日本人的一艘小艇一起沉入了大海,同被大海吞没的还有他的“朋友”日本的两位军需官,满船据说是绝密的货物。

我个人以为,大舅是整部小说塑造的最出色的一个大人,他在小说中的活动,不是作为孩子们的陪衬出现的,他就是那样一个人,努力挣钱,想让家人过好一点的生活,可是,连潘庆也瞧不起这位宽厚却又显得猥琐的长者。相对于大舅,牧野的形象虽然鲜明但缺少了独立性,他的行为,处处与孩子们纠缠在一起,为了表现孩子们的聪明,很多时候他就得表现出愚蠢,比如为了报复谭浩飞、林苍有的捉弄,他与蜂斗,发誓要把所有的蜂赶尽杀绝,这样的做法对一个大人而言虽说合情但不合理。还有他领养马起方的事,马起方认他作“父”为的是为父报仇,牧野没有察觉马起方的动机吗?毕竟马起方只是一个孩子,他怎么能够得逞?牧野阴险,凶残,但有这么愚蠢吗?

至于外婆,在小说中就像一个表示称呼的符号,但正是这个符号,激活了我对《水巷口》美好景物的记忆,外婆,白浪,沙滩,《外婆的澎湖湾》,《水巷口》中,外婆莫非是一个美好的隐喻?可是,外婆最后也离开了水巷口,潘庆离开时,水巷口成了城市的一个糊影,这又意味着什么?

好的少年小说,不单单属于少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