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闲云
吴闲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25,578
  • 关注人气:41,8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鱼肠剑与吴王僚之死

(2013-09-27 02:58:46)
标签:

吴王僚

伍子胥

鱼肠剑

专诸

警卫

分类: 春秋三百年-4:吴

36.鱼肠剑与吴王僚之死
   




鱼肠剑与吴王僚之死



  当年,欧冶子为越王做了“三长两短”五把剑,其中最短的一把,名叫“鱼肠剑”。
  因为剑身上的纹路,曲折婉转,凹凸不平,花纹犹如鱼肠一般,故而得名。还有一说,此剑极其小巧,沿着鱼口插入,能将整把剑身全部隐藏于鱼腹之中,故又名:“鱼藏剑”。
  其实就是一把小巧的匕首。
  五剑做成之时,越王请了一位非常善于相剑的大师来为他的宝剑看相。这位大师被鱼肠剑中的寒气所震慑,感受到其中的不祥信息,故指着鱼肠剑说:“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原来,这把剑大逆不道,天生就是用来弑君杀父的。
  越王害怕了,就把其中的三口剑当做进贡的宝物,献给了吴国。吴王就把其中的一口——鱼肠剑,分赏给了公子光。
  公子光将这把短剑放在枕头边睡了好些年,一直没用过,现在,该是交给专诸用一用的时候了。
  冥冥之中的定数,果然已经到

   
  公子光来见吴王僚,对他说:“我近日得到一名好厨师,他从太湖而来,烤得一手好鱼,味道鲜美无比,还从没见到有超过他的,要不,请大王明天到我家里坐坐,品尝品尝?”
  这吴王僚最喜欢吃的就是烤鱼了,一听,当即就欣然答应了下来:“不必客气,我明天一定来。”
  见鱼儿上了钩,公子光暗喜,连忙回到家中火速布置:先将专诸扮作厨师,藏身于厨房;再将一批甲士们埋伏在家里的地下室中;又让伍子胥约了一帮死士,躲在外面不远处接应。
  大概一百人左右,不愁杀不死前来自投罗网的吴王僚。
   
  第二天一大早,公子光又跑来催请吴王僚,请他快去赴宴。
  吴王僚走的时候,对他的老母亲说:“公子光今天请我喝酒,吃烤鱼,我去了。”
  他老母问:“吃饭还早呢,哪有这么早就来请的?”
  吴王僚说:“他昨天就来请了,我已答应了他。”
  他老母又问:“既然已经约好了的,还连续请两次?用不着这么急吧?再说,他从来都不请你吃饭,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呀,吴王僚顿时疑惑了起来,开始有些不安。
  他老母说:“我看公子光这小子,绝没好意,你当了大王,他没当上,心里一直不服气,你呀,最好还是别去了,找个理由推辞掉。”
  吴王僚左想右想,不起疑心也生了疑心,对呀,公子光是有点反常,但是,如果不去,那可就失信了,以后必然就有了裂痕,不好相处啊。
  怎么办呢?有备无患,去,还是应该去,我多带点人去,严加防范,又有什么好怕的!我怎么怕他呢?真是自己吓自己。
   
  于是,吴王僚穿上三层铠甲,把身子裹的严严实实,把他的护卫们全部叫上,都去保护他。
  《史记》上这样记载:“王僚使兵陈於道,自王宫至光之家,门阶户席,皆王僚之亲也,人夹持铍。
  为了赴这次宴,为了人身安全,站岗的这些警卫们,一字长蛇阵排开,站的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首都的街道。从王宫一直站到公子光的院子里,从院子里站到台阶上,从台阶上又站到了屋门口,再从屋门口一直站到了酒席旁。
  这些站岗的警卫们,全部都是吴王僚的亲戚,他们个个身上披着铠甲,手里提着快刀,保护着吴王僚。
  真壮观!春秋时期最壮观的警卫部队。
   
  进来之后,吴王僚坐了上席,公子光侍坐在傍边。吴王僚的亲信们,手持长戈,站在后面,力士们,腰悬利刃,站在前面,皆不离王之左右。
  上菜的仆人们,都要先搜身之后才能近前,谁也不敢抬头仰视。
  公子光有点傻眼了,他今天怎么搞这么大的阵势啊!
  于是,公子光站起来向吴王僚敬酒,忽然身子一歪,摔在了地上,痛苦的喊道:“哎呦!上次我的腿断了还没好,痛彻心髓,难于忍受,大王你先坐会,等我进去换了药再出来。”
  吴王僚说:“无妨,王兄请自方便。”
  公子光就跛着脚,一步一踬,走到内室去了。
  不一会,专诸的烤鱼已经烤好了,好一条大鱼!他亲自端着盘子,献了上来。当然,依旧还是要先搜了身,然后才允许上前。可又有哪个知道,这鱼肠短剑,早已被他暗藏在了这条大鱼的鱼腹之中!
  所以,搜身是搜不出来的。检查完毕,没有凶器。
  专诸刚欲上前,有两个力士见他长的雄壮魁梧,便大喝一声道:“且慢!你,给我跪下!”拔出刀来,强迫他跪在地上,叫他用两个膝盖跪着走路。
  专诸只得跪了,在两边力士的夹压之下,缓缓的膝行至于王前。
  王僚被专诸手里的烤鱼所吸引,提了鼻子,向前欠身,他只在看鱼,没看专诸。
  专诸稳稳地用手掰鱼。忽的从鱼腹中抽出了匕首!
  一股凛冽的杀气脱鞘(鱼腹)而出,吴王僚惊呆了,但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鱼肠剑正向着他的胸膛疾速奔去。
  刺破了衣服,却被铠甲所阻。谁知专诸之力奇大,第一层甲被穿透!第二层甲继续穿透!穿第三层甲时,鱼肠剑就断了。
  众侍卫力士们大惊!一拥齐上,刀戟并举,向专诸砍了过去!
  鱼肠剑虽断,然杀气未断。专诸拼着最后的一口气,猛力将断剑惯透吴王的三层坚甲,手势去得十分之重,以致断剑从胸腔里穿了进去,从脊背里透了出来!
  吴王僚大叫一声,立死,当场就绝了气。
    鱼肠剑,果然是弑君之剑。吴王僚就这样死在了鱼肠剑下。与此同时,专诸也被吴王僚的警卫们乱杀乱砍,很快就被剁成了一堆肉泥。

    堂中群龙无首,一时大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