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吉林李忠元
吉林李忠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7,297
  • 关注人气:8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忠元小小说《寻找朱一阁》发《新智慧文集》半年刊201702期

(2017-09-30 13:02:23)
分类: 李忠元原创小小说

推荐语:这是一篇廉政与爱心救助相交融的小小说,作家理性而智慧地审视,并表现了基层公务员执行政策的复杂情况和人道关怀的悖论,揭示了正是在面临许多困难的情况下方显出人物的大义与大勇。这是一篇文学性和故事性二者兼备的小小说,故事看似荒诞不经,却婉转腾挪,引人入胜,表明作家对生活的体验和分析十分深入,从多角度阐明了新时期处理问题的多样性,告诫我们凡事不能一刀切,也为我们基层民生工作提出了新的问题和思索。

寻找朱一阁

   李忠元

 

氤氲的雾霭中,远天慵懒地撕扯出一丝丝斑斓曙色,狡猾的露珠固执得很顽皮,一个个逞疯似的,躲也躲不开,争先恐后地扑到脚面上,我的鞋已经湿透了,呱呱地,一迈步,像踩到了若干只青蛙,发出一声高似一声的惨叫。

一清早我钻出热被窝,就被迫出发了,去那个叫薯花飘乡的地方秘密寻找那个叫朱一阁的低保户。

薯花飘乡在县城东南,挺偏僻,虽然只是100多公里的路程,但下了油路,还有一段很长的土道,夏天雨水多,路很不好走。

可我,却一连在这段土道上走了十天。

我们民政局接到群众举报,说该乡民政助理黄翔虚拟低保户,骗取国家财政补贴。我作为局里的纪检书记,奉局长之命,特意秘密查访此事。

这些天,我深入农户,认真逐户地核实,摸排工作已近尾声。

这时,局长来电话催促我,我说,摸排工作马上结束,基本可以排除匿名举报信里说的种种可能。

然而,我错了,等查到了补贴名单上最后一户——薯花飘乡119号时,我却一时找不上这户人家了,118号吴老二下一户根本没有人家,只是一处低矮的猪舍。我傻眼了,探问周围群众,他们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119号,这个户主怪怪的,叫朱一阁。

我无法相信黄翔贪污的事实,反反复复地端详着名单,想从中寻找蛛丝马迹,但我最终还是失败了。

没办法,我只得走进了村委会,悄悄找到了村会计,从他那里拿到了村民花名册,逐一查找,可还是没见朱一阁的踪影。

一晃儿,夜幕就悄然降临到这个小村,暴晒了一整天的薯花这时散发出阵阵幽香,我顶着一弯小巧的月牙儿,疲惫地踏上了归途。

我低着头,在心里反复掂量着这个事儿,筹划着怎样向领导做个交代。突然,从身旁的马铃薯田里冷不丁地窜出一物,着实吓了我一跳。我抬头一看,竟是一头大黑猪。

我深深地喘了口气,拍了拍前胸,安抚我那剧烈跳动的心脏。

我以为是什么怪物?原来是猪一个!

妈呀,猪一个——朱一阁!

回到局里,我匆忙走进了局长室,紧张地对局长说,老大,我调查清楚了,朱一阁并不是一个人!

局长不高兴地说,你说什么呢,难道他还是两个人不成?

我说,也不是两个人,您反复念叨一下!

朱一阁——朱一阁——猪一个!难道举报人对黄翔的举报是事实?领导若有所思,渐渐地面露惊异之色,然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我回答说,正是!

这还得了,你火速带检察院的同志过去,看这个胆大包天的黄翔这几年到底贪污多少低保户的补偿款!

事不宜迟,我坐着检察院的车,飞驰而去。不一会儿,车就到了,为了快速带走黄翔而不打草惊蛇,检察院的同志坚持开车穿越土道,没想到车一上坑坑洼洼的土道就打误了,车轮越陷越深,老是原地打转,就是开不出来了。

无奈,我们不得不惊动村民了。

招呼来附近的村民来帮忙,车还是推不出来。我是知道的,村里那些年纪轻轻的男女都外出打工了,剩下的全是些老、弱、病、残,哪有什么力气?我们一筹莫展,个个唉声叹气,咒骂起这该死的土道。

村民说,还是去118号特困户吴老二家找黄翔吧,虽然他也正扛着病,但他请来给猪打针的兽医却年轻有力!

我看看实在没辙,只得快步跑去吴老二家。

果然,在吴老二家边上那处猪舍,我发现蜡黄脸的黄翔正陪着兽医给吴老二那头瘦弱的病猪打针。

黄翔一见是我,忙过来握手,我没理他,说你快忙吧,我还有事儿。

黄翔和兽医打完针,跟我走了,一路上年过半百的黄翔如泣如诉,唉声叹气,全是关于这个病病歪歪的吴老二和他那头一样病病歪歪的猪。

原来,80多岁的孤寡老人吴老二体弱多病,只和一只小猪相依为命。不想,几年前竟然又得上了脑血栓,吃了不少药,生活越来越窘困。虽然国家有政策,对老人有了照顾,黄翔也给他办了低保,可那点钱对一个常年体弱多病的老人却是杯水车薪。黄翔看在眼里,苦在心头,看看吴老二那头病弱的猪,没什么文化的黄翔计上心来。

节外生枝,颇费了黄翔一番踌躇。为多给吴老二弄点钱,黄翔违反规定,编造了一个找不到的人名,119号——猪舍;朱一阁——猪一个,因此还单列了一个户头。

回到局里,我眼含热泪,在局长办公会上汇报了此事。最后,提到对薯花飘乡民政助理黄翔的处理,一时大家竟鸦雀无声,局长也一时没了言语。

第二天,局长竟带着全局干部去了薯花飘乡,召开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现场会,批评了黄祥的极端做法,但同时也为吴老二捐了款。局长还自掏腰包,亲自补上了国家财政对“朱一阁”的各项补偿款。

 

 1701字)

 

选自《新智慧文集》半年刊20172期,原刊编辑 陈艳华 

 

作者简介: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小小说创作委员会委员。作品见《文艺报》《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四川文学》《广西文学》《时代文学》《小说月刊》《山东文学》《百花园》《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等报刊,30多篇作品入选全国各大出版社小小说年度选本;获第九届、第十五届全国微型小说年度评选三等奖、河南纪委“中原清风杯”全国廉政小小说征文优秀奖。小小说《小区鸡鸣》《路灯》《悬崖边上舞蹈》等多篇小小说入选全国各地中、高考考前模拟试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