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连曲国胜
大连曲国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34,792
  • 关注人气:31,6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是教师也曾受过贿

(2010-09-09 08:06:36)
标签:

教师节

不收礼

感恩

职业约束

自尊

杂谈

分类: 我的随笔
         我是教师也曾受过贿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教师节

           我是教师也曾受过贿

今年是第26个教师节。

教师算不算干部,这是个在平常不过的问题。其实在没有邓大人撑腰之前,我就听说过“别拿老九不当干部”的戏言,从1985年国务院规定每年的9月10日为法定教师节那天起,教师的地位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了,还鲜艳了呢?教师的前面不但加了人民二字,还等同于公务员呢?时下,公务员不就是公仆吗?

 

公仆”一说我始终不敢苟同.

     所谓“公仆”常识性解释也就是“管家”的意思。
     既谓“管家”就得高薪聘用,否则的话他对“主子”的“家产资财”不觊觎才怪,倘若心情不爽卷走你的“细软”远走高飞,再不就把“主子”的家业糟蹋的人么狗样,这都是常事。当然忠诚的“管家”确实也大有人在,你还没听说焦裕禄吗?但依我看把“公仆”改为“父母官”最恰当不过。
 
    当年人们常把“县太爷”称为“父母官”,父母哪有不爱“儿女”的,再说了衙门大堂上明镜高悬着“爱民如子”的牌匾还看不出“县太爷”对百姓的舐犊之情吗?
 
    这些年来,“行贿受贿”的字眼经常见诸报端,这四字大有“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味道。自从“正说和绅”以来,叫纪连海先生这么一渲染,“和绅”一夜间在我的印象中霎时伟大了不少,除了他多才多艺有情有义外,被嘉靖“凌迟”也疼觉惋惜,他虽也给“乾隆爷”行过贿,他受的贿也真有“难言之隐”。
 
    我这一辈子跟“行贿”从无瓜葛,一不为官场奔波,二不为子女操劳,三不为生计犯愁也没机会给人送大礼,一些“礼尚往来”的走动还没看出有“大家子”的气魄和手笔,但“受贿”的念想在心底还是隐约示现的。前几天有时夜里觉少,索性就不睡了,翻阅了一下我的“受贿”卷宗。
 
    我没当过什么官,来来往往除了亲戚朋友就是学生走动。但“受贿”也不是与我就是隔缘,学生毕业了给我送条毛巾、枕巾什么的也是时常有之。有一年还收了个“大礼”,有个学生给我买了个大床单,的确使我受宠若惊,那都是七十年代的事了。前些年有的学生给有时给我送几条烟,养成了我吸烟的恶嗜,前些日子我“英超”戒了一并把烟也戒了,再说了这几年我一不上课二不当班主任,小贿也绝了。
 
    回想起来大“贿”也真有那么几起。
    1975年我在供职的学校担任年级主任,一天接待一位前来转学的学生家长。这位女同志很诚恳地对我说,她的儿子太调皮,好几所学校都不收留他,为了儿子转学的事情,不知求爷爷告奶奶托了多少人,连死的心思都有了。她痛哭流涕的表情让我这个七尺汉子萌发了了恻隐之心,我破例收了他,并直接安排在我的班级上课。感动的这位母亲当天晚上找到了我家,送了我两米多的“新疆毛料”作为对我“网开一面”的“知恩图报”。在今天看来,一套毛料根本不值得什么大惊小怪,可当时我的月工资是380大毛,别说我结婚时穿的是洗的煞白的棉线工作服,穿毛料绝对是可望不可想的事,就这套毛料也是我半年多的薪水啊!妻子更是欣喜若狂,高兴的她准备给我做一套时兴的中山装来。那夜我思量了半宿,不是我境界高到什么程度,只是觉得这个礼有些太“大”了,思前想后我还是把毛料送了回去,我妻子也很赞同我的做法,其实她心里也是害怕。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我回到了家乡,仍从事着我那太阳底下最神圣的职业。1989年,我有个得意门生给我送了四五斤新鲜大海参给我补补身子,别看我在海边长大,这么多的海参还真是头次见到。遗憾的是我刚刚搬进新居,一些家电放在市内没拿过来。我只好将海参放到阳台木板上晒着,没想到过几天进阳台一看,胖胖的大海参化的只有筷子粗细了。就这样,我还是用我来而不往非礼也的理念馈赠了学生,给人家送去两袋面粉和二十几斤挂面,还把我的旧衣物装了好几旅行袋送去,那时候海边都富了,家家有“长工”,可毕竟还是票证供给的年代吧。
 
    最大的一次“受贿”至今也使我“坐卧不安”。那是1995年,我担任学校的“招生办主任”。那一年,职业教育方兴未艾红红火火,进我们开发区职高的门槛不低于进市内的重点高中。一天有个学生家长拿着某认识人的签字找到了我,想解决他孩子的入学问题,此时新生军训就快要结束了,安排是有些困难。但这位家长软磨硬泡就是不走,大有无论如何花什么代价非进不可的架势。正在这时李老师接电话,让她到管委会取鸡蛋,搭档老刘来了句戏言:你给我校教职员工每人解决十斤鸡蛋的福利,我们就收留你的孩子。没想到,一句玩笑话“弄假成真”了,这位家长不知怎么打听到我校的教职员工总数,整整拉来一汽车鸡蛋,为这事校长还狠狠的批了我一顿,反正哭笑不得。
 
    这是我的“实话实说”,也是我的“受贿”卷宗,你要不信我也没办法。现在买房,孩子上学,医疗是百姓的三大心事,我深知社会对教育评价不高,这也连累了教师的信任度。我住在教师大厦,行将退休了,真的,教师受贿的不多,不信你去看看!吃个“谢师宴”是有的,可没有升学任务的职高多少年有人请一次啊!就是普高,都教毕业班吗?我起码可以无愧地说,教师虽不全是高风亮节却也大多两袖清风,这里有个职业约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