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9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兄弟情敌

(2012-12-23 14:24:43)
标签:

文化

故事

随笔

杂谈

分类: 我的故事

兄弟情敌

  彭晓风

  虎生当上连长后,第一次分派任务,双喜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让他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去阻击一个中队的鬼子,以掩护驻地百姓撤离。以区区12名战士,阻击相当于他们两个多连的鬼子,那意味着什么?由于没有思想准备,当虎生念双喜名字的时候,他一下愣住了,愕然地看着虎生,似要看出虎生这样分派任务内心的小九九,最后,从虎生躲闪的目光里,他读出了四个字:借刀杀人!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愤怒也接踵而至。双喜正想质问虎生如此安排是否针对他,转念又一想,他怀疑的理由拿不上台面,即便说出来,虎生也完全可以否认,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回答是:“是,坚决完成任务!”说完,他让自己那排战士中战斗力最强的一班出列,让他们检查装备,带足弹药,五分钟后出发。

  根据情报,这次鬼子从清河县城出来直扑二龙山八路军的根据地,而根据地的大部队前两天刚秘密去邻县打援,留守的只有一个连的士兵,上级命令他们转移到深山里。部队转移容易,关键是驻地周围的几百群众要一同撤离,根据推算,接到情报时鬼子距离根据地大约三十里,按他们的行军速度,先头部队一个多小时后就会到达根据地并发起进攻,可动员群众并把他们转移到安全地带需要时间,因而虎生命令双喜在根据地外围的二道坎至少阻击鬼子两小时。

  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双喜和虎生一个村,尽管他对虎生的决定感到愤怒,但临走前还是对虎生说:“我若回不来,我父母就拜托你了。告诉兰花,下辈子我一定娶她。”

  双喜最后一句是说给虎生听的。兰花和他俩一个村,三人打小就在一起玩耍,他俩也都很喜欢她。参军后,他俩约定,抗战胜利后再向兰花表白,如果都活着,兰花无论选择谁,另外一个不能有丝毫怨言;如果一个牺牲了,活着的娶兰花并照看牺牲的父母。这个约定并没有什么不妥,但现在双喜觉得变味了,虎生是连长,他是排长,虎生可以命令他,派他带一个班的战士去阻击鬼子,分明就是让他去牺牲,而且还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虎生听出了双喜话里的弦外之音,怔了一下说:“双喜,我命令你活着回来。”“活着回来?”双喜凄然一笑,“那得问鬼子愿不愿意。不过你放心,只要群众能安全转移,就是陷阱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阻击不了两小时,死我也死在阵地上,绝不当孬种。”

  双喜说完,带上队伍悲壮地赶往阻击地。路上,双喜想起参军以来的经历,越想越伤心,虎生能当上连长,主要是他带领的那个排打了几次胜仗,而这几次胜仗无一例外都是按他的主意打的,现在倒好,拿他开刀了。难道就这样委屈地去送死而?双喜边走边问自己,快到一线天时,他忽然灵机一动,对跟随在身后的战士说:“我觉得不能在二道坎阻击鬼子。”

  “不能在二道坎阻击鬼子?”跟在双喜身后战士都愣住了,一名战士问,“那在哪里阻击?可连长命令我们在那里阻击啊。”“根据地周围有三道防线,最外一道是三道弯,中间是二道坎,最里面是一线天。”双喜胸有成竹地说,“我们人手弹药少,赶往二道坎时间上来不及,即便急行军赶去,估计鬼子随后也到了,以他们的装备,跟他们打遭遇战,估计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全军覆没。赔本的买卖不能干,我觉得阻击最好的地点在一线天,就算防不住,也能最大程度上杀伤鬼子。至于连长的命令,情况紧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一线天就在眼前,顾名思义,这地方只有一条通往根据地的狭窄道路,周围是四五百米高的山,易守难攻,否则八路军也不会把根据地放在里面了。双喜把12个人分成三组,他带一名战士先爬上山顶,用手榴弹炸掉几块大石头,堵住通往山里的道路,为防止鬼子炸掉路障通过,下山后他与那名士兵在一线天里面约50米处,找了一块大石头,在上面上架起一挺机枪。另外10人分成两组,分别埋伏在一线天外面两侧的山上,把火力集中,又在鬼子上山的必经山路上沿路埋好挂弦的手榴弹,并叮嘱他们,这一仗主要是拖延时间,瞅准了再打,完成任务后自行撤离。

  山上的战士刚埋伏好,鬼子的先头部队就赶到了一线天,见道路被堵,就试图炸开路障,谁知刚炸开一块石头,山上有更多的石头落下来,只好放弃,改为从石头缝中穿过。一线天的道路原本就窄,又有石头堵着,每次只能一两个士兵通过,埋伏在里面的双喜岂能让他们过来,过来一个,他一抠扳机,一个点射就给消灭了。为拖延时间,鬼子过双喜才打,不过他就保持静默,双方僵持了半个多钟头,鬼子试了几次,始终施展不开火力,只好放弃,开始翻山,一时间,爆炸声,枪炮声四起。

  这一仗打的很艰苦,尽管山上的战士占据有利地形,但鬼子有山炮支持,对他们的阵地狂轰乱炸,打得他们抬不起头,一个多小时后突破了他们的防御,从两面山上翻了过来,这下子,双喜和那名战士便暴露在鬼子的枪口之下。好在时间拖延的差不多了,双喜便与那名战士一起撤往周边的山中,撤离的过程中,那名士兵中弹身亡,他也身中一弹,滚落在一块石头下面,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双喜苏醒了过来,发现躺在一户猎人家里,一问才知道,这里离根据地隔两座山,他已昏迷了一天,昨天受伤后,恰巧被猎人发现,把他背了回来。猎人还告诉他,他的伤已找医生看过,医生说是贯穿伤,并没有伤到主要器官,除失血过多外并无大碍,让他静养。可双喜此时哪有心静养,在他再三恳求下,猎人第四天把他送回了根据地,他这才知道,他带领的一个班的战士,连他只活下来三人。由于根据地周围的群众都安全撤离,鬼子没捞到便宜,当晚没有离开,结果根据地的大部队第二天杀了回来,一线天被堵,鬼子一个也没跑掉,全被包了饺子。

鬼子被全歼,多少让双喜心里好受些,他见根据地首长,连指导员都过来看他,惟独不见虎生,心里纳闷,就问指导员:“连长呢?”

  “这次鬼子扫荡,除我们根据地外,你们家那里也在扫荡的范围。”指导员说,“连长不放心,今天请假回去了。”

  双喜和虎生那个村子距离根据地百余里,第二天下午,虎生就回来了,听说双喜还活着,一溜小跑进了他病房,见他并不大碍,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那天打完鬼子,我们四处找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小子躲到哪里去了,急死我了。”

  “那你是希望我活着还是死了?”双喜盯着虎生,忽然问。

  “你胡说什么呢?”虎生吃惊地看着双喜,但双喜还是看到有一丝惊慌从他眼神里一闪而过。

  “家里还好吧?”既然还活着,双喜不想再追究虎生当初派他去阻击鬼子的动机,免得两人的关系闹僵了尴尬,就转移了话题。“两家都挺好的。”不知怎么,虎生的情绪一下低落下来,“鬼子去扫荡前都躲了出去。你妈问起你,我没说当时你还生死未卜,只说你走不开。”

  “真的假的?”虎生的反常情绪让双喜的心一下提了起来,一丝不祥的预感突然窜进脑海,“那兰花呢?”“兰花也挺好。”虎生没看双喜的眼睛,脸扭向别处,闷声说,“你家的粮食还是她帮藏的。”

  虎生说完便嘴巴紧闭,默坐在那里,脸始终没转过来。双喜越来越狐疑,正要追问,虎生却站起身,说连里还有事,先走了,让他安心养伤,有空再来看他。

  双喜太了解虎生了,他情绪反常,一定有事情瞒着自己,会是什么事呢?双喜忐忑不安地过了两天,第三天,他实在憋不住了,让人找来虎生,开门见山地问:“虎生,你是不是欺负兰花了?”

  “欺负兰花?”虎生瞪大眼睛看着双喜,“怎么可能呢,为了她,我命都可以不要,怎么会欺负她?”“那我们之间的约定还算不算数?”见虎生的神情不像是说谎,双喜一语双关地说,“你不够意思啊,回去一趟,回来却守口如瓶,要这样,下次我回去,你休想套我半点口风。”

  双喜的话有所指,他和虎生的约定,除抗战胜利外再向兰花表白外,平时回家,跟兰花有什么交往,也要向对方坦白,不能背后搞小动作,这次虎生让他去阻击鬼子,虽然他觉得虎生有私心,但是为了转移群众,他可以不计较,可虎生回来后,却只字不提与兰花的交往,以前可不这样。

  “其实没什么可说的。”虎生明白双喜的意思,叹了口气说,“兰花她爹在躲鬼子的扫荡时中了流弹,没钱医治,伤口都感染了,我回去后给他找医生和药,忙到大半夜,第二天一早又往回赶,跟兰花没说几句话。”

  “啊!”双喜惊叫出声,怪不得虎生回来后情绪低落,于是忙问,“情况严重吗?”“医生是我们的人,给用了盘尼西林。“虎生安慰他说,“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你放心吧,没跟你说就是怕你担心。”

  双喜心里的疑虑消除了,可随后他发现,虎生还没说实话,因为这次回来后,虎生不仅日渐消瘦,也不爱说话了,时常一个人坐着发呆,来看他时闭口不谈兰花,不是闷坐着,就是聊打仗的事。这更反常,要知道,打仗的人,脑袋别再裤腰带上,没准哪天就光荣了,要没个念想,那简直让人抓狂。他俩都喜欢兰花,在一起时主要谈的就是她,两人曾经谈到抗战胜利后的生活,虎生说他要多种地,多打粮,再也不饿肚子,还要生一大堆孩子,老婆孩子热炕头,那日子多美啊,他向往这样的生活,所以回去不是给兰花送吃的就是帮她干活。双喜却不喜欢这样,他爷爷是个说书艺人,他从小就听了一肚子评书,他打仗的鬼点子都是从评书里学来的,他说不打仗了,他一定要到外面去闯荡,看看外面的世界时什么样子,一个大男人窝在一亩三分地上没意思,他回去找兰花不像虎生,除了帮她家干活,更多的是给兰花讲外面的世界,自己的想法,送东西也送布料啊发卡呀兰花喜欢的,还送过两个兜兜。

  虎生的变化双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多次旁敲侧击,都被虎生应付过去。虎生的变化发生在回家后,那一定家里的事影响了他,双喜决定伤痊愈后回去问个明白。可等双喜伤愈归队向虎生请假,虎生却没批准,鬼子在根据地外围新建了个据点,首长命令他们连去拔掉这个钉子,双喜赶巧了,虎生答应他打完这仗准他假。

  鬼子的新据点在一个镇上,这地方是八路军进出根据地的必经之路,鬼子占据这里,就等于扼住了八路军的咽喉。战斗开始进行的很顺利,很快就扫清了据点外围的鬼子,但随后八路军的进攻就困难了,剩下的鬼子龟缩在碉堡里,从枪眼朝他们扫射,而他们没有重武器,碉堡周围又是一百多米宽的开阔地,一时攻打不过去。

  虎生见久攻不下,便命令一个战士带上炸药包去炸掉碉堡,他亲自端起机枪掩护。鬼子明白虎生的企图,子弹像长了眼睛般专射抱炸药包的战士,那名战士离碉堡好还有好几十米,就中弹牺牲了。鬼子在等待援兵,时间拖得越长,对八路军越不利,双喜眯着眼观察了一会鬼子的碉堡,对虎生说:“你发现没有,鬼子害怕子弹,不敢靠枪眼太近,所以枪管伸出的不长,这样一来,几个枪眼之间便有盲区,咱们来个声东击西,派人先从别的地方佯攻,吸引鬼子的火力,然后再派人从盲区过去炸掉碉堡。”

  虎生觉得这办法不错,但炸碉堡太危险,已经牺牲了一名战士,正考虑再派谁去执行任务,却见双喜放下枪,拿来两个炸药包,很是诧异:“谁让你去了?”“我想的办法,当然我去最合适。”双喜正色说,“你再找名战士,告诉他只是佯攻,别跑距离碉堡太近。”

  “你不能去。”虎生愣了一下,果断地否决了双喜的主动请缨,“你的伤刚好。”“小看人不是。”双喜不以为然地说,“鬼子打死我的子弹还没造出来呢,”

  虎生没理会双喜,叫来一名战士,先向他交代一下任务,然后以一把夺过双喜手中的炸药包,说:“论身板,你没我结实,论跑步,你撵不上我。你来指挥,我去炸!这是命令!”

  双喜拗不过虎生,只好由他。那名战士领命从一个方向佯装跑向碉堡,双喜发起攻击掩护,鬼子的火力被吸引了过去后,虎生纵身跳出战壕,如离弦之箭,从鬼子的射击盲区向碉堡冲了过去,他的速递太快了,等鬼子明白过来,纷纷调转枪口向他射击时,他距离碉堡已经很近了,随后,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鬼子的碉堡塌了半边,枪也随之哑火了。

  鬼子的碉堡一被炸,双喜便指挥战士冲了过去,跑到碉堡边时,他见虎生被压在碎砖石下面,赶紧把虎生扒出来,这一扒不要紧,他一下傻眼了,虎生竟身中数弹,浑身是血!

  “救生员,救生员!”双喜抱着双喜,带着哭腔喊了起来。

  “别叫了,没用的,肚子上挨了一梭子。”虎生嘴角冒着血沫,朝双喜笑了一下说,“我死换成你活,算是对得起兰花了。”

  “你胡说什么呢。”双喜泣不成声,“我要你活下去!”

  “上次派你去阻击鬼子,我心里也很矛盾。”虎生喘息着说,“可连里就你点子多,派别人根本完不成任务。”“你别说了!救生员,救生员怎么还不来?”双喜手忙脚乱地撕扯身上干净衣服给虎生止血。

  “上次我回来没跟你说实话。”虎生嘴角露出一丝无奈,“没找到你,以为你死了,就违反约定,向兰花表白了。可她拒绝了我,说我只知道过死日子,而跟你在一起,你能让她看到希望,知道未来是美好的,活着有奔头。”

  虎生变化的根结在这里!双喜呆呆地看着他,想说什么,嘴角蠕动了几下,却什么也说不出。虎生喘息了一会,又继续说:“兰花喜欢你,你若死了,她肯定会伤心一辈子,那我也将痛苦一生,你说我怎么能让你来炸碉堡?你们好好过,只要兰花舒心,我在地底下也会笑的。”

  虎生说完,缓缓闭上了眼睛。双喜趴在他身上,嚎啕大哭起来。

 

 (原发《故事会》,有删节。更喜欢原稿的味道,故贴原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刺激性游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刺激性游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