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23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刺激性游戏

(2012-08-06 17:17:22)
标签:

故事

随笔

杂谈

分类: 我的故事

  刺激性游戏
  彭晓风
  (1)
  老周上班走后,细细急速收拾好行李,下楼,打车去火车站。车票两天前就买好了,今天上午八点半,目的地是千里外的一个城市。
  一切像预谋的一样,没出任何纰漏。细细不动声色,老周没觉察出分毫,甚至临出门前还嬉皮笑脸地说晚上想吃鱼,却不知老婆就要去见网友。他叫荣昊,一个年龄与细细差不多的男人,相貌英俊。老周忙于生意,忽略细细的日子里,他俩在网上打的火热,前天细细再也抵挡不住荣昊的热烈,买了去他那里的高铁票。
  在火车站,细细打电话给荣昊,告诉他12点前后到达他那个城市。荣昊很兴奋,说马上去酒店订房间。那一刻,鬼使神差的,细细拒绝了,说这次去有公事在身,还要见几个同学,房间先不要定,等她办完事再说。网上曾经说过这事,也答应他去定房间,动真格的时候,细细想的却是,真迈出那一步可就回不了头了,网上荣昊风趣,干练,专一又体贴,是她喜欢的类型,可现实中也是这样吗?
  (2)
  火车启动后,细细给老周发了个短信,说临时出差一周,让他照顾好自己。火车越开越快,细细的心也随之飞了起来,激动之余,就用电话骚扰闺蜜蒙蒙,她大概还在某个人床上,声音慵懒而又性感:“饶了我吧,姑奶奶。”细细兴奋地咯咯笑,蒙蒙听出了她的兴奋与火车的声音,问她一大早去哪里。细细说被临时抓差一周,她不信:“撒谎都不会,哪个朋友不知道你最讨厌出差?兴奋成这样,跟人去幽会吧。”
  蒙蒙真不愧是偷情高手,她稍微有一点异常就明察秋毫。她不置可否地说:“满足你的好奇心,随你怎么想吧。”说完露出得意的笑。
  这些年蒙蒙与细细是在较量中度过的,从上学时候起,她就跟细细争第一,考不过细细马上翻脸不认人,比细细好又屁颠屁颠来找,还假模假式地说没有细细,她不能进步。刚毕业那会,有人给细细介绍个很帅的男朋友,还没谈几天呢,转眼就被她撬走了。为此细细好长时间不理她,后来她哭着来找细细,说那家伙是个骗子,她财色两空,她们这才和好,不过这时候细细已经结婚了。在娘家那条街,蒙蒙是人尽皆知的荡妇,光细细知道的跟她有关系的男人,至少有几打。母亲曾经告诫细细不要与她走的太近,老周也怕她带坏细细。细细不以为然,说别看她们表面上无话不谈,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实际上是水火不相容。她挖苦细细守着个乏味的男人是因为没有别人要,细细讥讽她是公共汽车白送都不要。她说那些花花事的时候,细细听着,附合着,心里却冷笑。不过冷笑之余,细细多少也有点暗自神伤,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男人围着宠着?于是便愤愤地想,哪天也找个给你看看。
  兴奋地打电话给蒙蒙,细细就是想暗示她自己也有人在乎。当年的事细细可没忘,现在这个男人在千里之外,就算她有心思也鞭长莫及,让她抓狂去吧。
  (3)
  高铁就是快,两小时后,细细到达荣昊所在的城市。跟他聊天一年多,细细一直坚守底线,没让他见过容貌,任凭他怎么哀求示爱都无动于衷。不是长相对不起大众,羞于见人,而是不想授人于柄,即便是来跟他相见,也绝对不会让他留下任何影像。她可不像蒙蒙,男人哄几句就迫不及待地露了,结果照片满天飞,连爹娘都羞于见人。
  也就是说,即便荣昊来接车,他也不认识细细。出站后她买了幅地图,又买了个手机卡,换下原先的,然后找到荣昊提过的那个宾馆,离火车站不远,三星级,方便还安静。
  按照网上约定,细细来后第一顿饭荣昊请,就在火车站旁边那个最大的饭店,并说带几个朋友过来,当时她不让带,说人越少越好。现在,荣昊不知道细细的新电话,细细也不能确定他是否带朋友来,想了想,便用公用电话给他打了个电话。荣昊果然与朋友在等,不过还没去约定的那家饭店,并问细细电话怎么关了。细细能理解他的炫耀,但心里还是有些恼,就说手机下火车时丢了,同学先给她接风,现在去不了那家饭店,等办完了事再跟他联系。
  细细也不明白小宇宙怎么突然又爆发了,没办法,这就是她,一个骄傲的公主,任何事情她都想把主动权拿在手里,就算约会,她也不会让别人主导。当年男朋友被蒙蒙抢了,她气得去跳河,被老周救了后,她非但没感激他,还给了他一个耳光,并让他请吃饭,搞的他一愣一愣的。后来老周追她,吃尽了苦头,若不看在他痴情不改的份上,她是不会嫁给他的。
  细细一个人吃了饭,回酒店睡了一觉,起来后觉得实在无聊,便放下面子,给荣昊发短信,悲催的是,刚打了两个字,短信就发了出去。细细还没来得及补救,他的短信就回过来了:“你好,你是?”
  细细愣了一下,脑海里忽然冒出个逗荣昊念头,马上回复说:“我是小敏啊。”他很快又回过来了:“小敏妹妹好。”看到这句话,细细的心忽地一下沉了下去,在网上,他跟她套近乎也是这句话!细细决定再逗逗他:“对不起,我发错了,我不认识你。”他说:“我知道你发错了,不过没关系,我们聊聊好吗?”
  见荣昊连陌生人也勾搭,细细生气了,到晚上都没给他打电话。吃过晚饭,细细决定今天不见荣昊,反正年假七天,还剩六天,便恶作剧地给他发短信:“你好,我是发错短信的小敏。”他回的还很快:“你好,很高兴你再次发短信给我。”接下来,细细问他在干嘛,他说在想你会不会发短信。细细说你猜中了,得意吧,我只是闲着无聊。他马上说,那我请你喝茶,我也无聊。细细说不习惯陌生人请,他说没关系,我用手机陪你聊天。
  细细冷笑,问他:“你经常这样跟异性说话吗?”他飞快地说:“你是第一个!”细细的笑一下僵住了,关了手机,躺在床上想,既然他想玩,那我就陪他玩,看谁玩得过谁。
  (4)
  第二天早饭后,细细又用公用电话给荣昊打过去,说同学忽然病了,今天她要照顾同学,估计到晚上才会有空。电话那头荣昊沉默了好一会才说:“我知道你在考验我,我接受你的考验。”细细笑了,挂电话后拿着地图在这个城市闲逛。快中午的时候,荣昊忽然给细细发来短信:“小敏你好,能有幸请你吃饭吗?”细细推迟了一下,最后说:“你要真心请我,那晚上吧。”荣昊犹豫了,细细知道他怕她突然约他,果然,他说:“晚上要见个客户,要不这样,你七点等我电话。”
  细细又逛了一个下午,回酒店后,荣昊准时发来短信,说那个客户今天一直没跟他联系,估计不来了,让细细去一家饭店等他,正是之前他们约好的那家饭店,并说他半小时后准到。
  细细看了会电视,见时间差不多了,一路溜达到那饭店旁边的一家商店,用公用电话给荣昊打电话说:“我是细细,现在我有时间了,正赶往以前约定的那家饭店,你去那里等我吧。”荣昊估计傻掉了,第一次吞吞吐吐地说:“我一直没等到你的电话,因此请一个客户在吃饭。要不这样,我这边尽早结束,你十点前给我电话好吗?”
  这个回答在细细的意料之中,就答应了他。刚放下电话,她的手机就响了,是荣昊的短信:“小敏,临时去不了那家饭店了,去另一家吧,我等你。”后面他写了饭店的名字和地址。
  细细站在商店门口,看着荣昊飞快地跑出饭店,打辆车走了。把水骗的团团转,细细心情大好,也打辆车跟了上去,在他后面进了那家饭店,坐在他旁边一张桌子上。
  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多,荣昊估计也饿了,一直不停地玩手机,一会打电话,一会发短信。进饭店时细细把手机设成了震动,因此手机不时在她兜里震动。她忍住笑,慢条斯理地点菜,吃饭,时而拿出手机看看他的短信。最后,她怕荣昊没了耐心,抽空以小敏的口吻给他发了个短信,说临时有事走不了,让他再等一会。
  现在的情势很有意思,荣昊的一举一动都在细细的掌控之中,而他却混然不觉。当细细发觉到他的耐心一点点丧失,或者意识到那个叫小敏的女人是在玩他的时候,便对他说:“看你也是一个人,要不一起喝一杯?”
  就这样,细细跟荣昊终于一起吃了顿晚饭,她的身份不是细细,也不是小敏,而是一个陌生的食客。晚饭很融洽,他们彼此客气的交谈,直至结束,他都没再拿出手机看一下。
  (5)
  晚饭结束后,荣昊见时间过了十点,而他的手机既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未读短信,便对细细说:“一起去喝点东西吧,算我回请。”
  细细没拒绝。他俩打车到去一家咖啡馆,上楼的时候,细细挽住他的手臂,他报以温情的微笑。咖啡馆比饭店幽暗多了,暧昧的气氛迅速发酵,他们开始互相赞美对方,话题也越聊越深入。最后,荣昊说喜欢细细,细细说也挺喜欢他的。细细说的是实话,只是荣昊不知道她是细细。最后荣昊伸过手来,很动情地握住了细细,说带她走。
  在来这个城市之前,这几天的生活细细是这样设想的:下火车后,在酒店里住下,然后洗澡换衣服,跟荣昊一起去吃饭,下午逛街或者干别的,感觉不错的话晚上就跟他走。她是敢说敢做的女人,迈出最后一步也就意味着跟老周结束了。
  当然,一切从现在开始还不晚,细细完全可以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跟荣昊走。只是,关键时候,魔鬼出现了,荣昊说带细细走,见她没立即反对,便兴冲冲地去埋单,手机没拿,而偏偏这个时候,他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细细好奇地拿起一看,只几个字:是否拿下?但那个号码她至死都不会忘记,是蒙蒙的!
  细细突然明白过来,她从没对蒙蒙提过荣昊,当然也不会给蒙蒙荣昊的手机号,甚至连这次去哪里都没告诉蒙蒙,难道他们早就有一腿,蒙蒙知道她看不起自己,又嫉妒她的美满生活,从而让荣昊把她拉下水,以后大家彼此彼此?
  那边荣昊已经埋完单,朝这边走来。细细不动声色地删了这条短信,然后站起身,拿着包对他说去一趟洗手间,随即从消防通道下楼。
  谜底揭开,游戏很无聊,该回去了。在酒店大堂细细问了一下,得知两小时后将有一趟火车开往她所在的城市。上车后细细给荣昊发了条短信:“鱼在水中,而水不知。”发完她扔了手机卡,到了该换所有联系方式的时候了。
  凌晨时分,细细下了火车。打车回家的路上,她想向老周解释为什么出差两天就回来了并不难,他是个老实人,随便一两句就能应付过去,何况她守身如玉地回来了,有充足的底气,跟他撒一个美丽的谎言,比如太想他了。婚姻不如意,她也有责任,老周除了古板,粗心,没情趣外,其它方面还是不错的,她若骑马找驴,后悔的是将是她。
  细细掏出钥匙,轻轻扭动门锁。进门刚脱掉一只鞋,她就如遭雷击般愣住了,鞋柜旁边有一双女鞋!她瞪大眼睛仔细辨认那双鞋,其实离开荣昊时就应该想到的,女鞋是蒙蒙的,一周前她俩逛街时,她撺掇蒙蒙买的。
  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细细腿一软,一下瘫坐在地板上。
  (完)

    原发《上海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生命的尊严
后一篇:兄弟情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生命的尊严
    后一篇 >兄弟情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