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23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请你相信我

(2012-06-15 08:12:32)
标签:

故事

随笔

杂谈

分类: 我的故事

  请你相信我

  彭晓风

  夏天的一个晚上,装修工人田力去公园乘凉,在所坐石凳紧挨着的一株冬青下面,他发现一个鼓囊囊的塑料袋,捡起来借着路灯打开一看,上面是一份当天的报纸,下面竟然是厚厚四沓钱,捆钱的封条还没撕开,看样子是一沓一万元。突如其来的巨款让田力不知所措,愣了好一会儿才慌忙把钱和报纸放回原样,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显然,钱是有人坐石凳时,随手放在石凳后面的冬青下,走时又忘了拿的。当时已是夜里十点多,公园里还有很多人,田力没有声张。前不久他看到一则新闻,说是有一个公交车司机在车里捡到一笔钱,登报寻人后竟然有十多人去认领。他怕一嚷嚷会引来别有用心的人,就不动声色地又坐下来,一边等丢钱人,一边把一只手伸进塑料袋,看袋子里是否还有丢钱人的证件或者其他物品,结果摸了半天,只从袋子里摸出个麻将牌,牌上面写着个“發”字。

  望着这个让人遐想的麻将牌,田力哑然失笑,不过他并没有动心,他以前丢过钱,知道丢钱后的心情,何况这是一笔不小的钱。田力怀抱着塑料袋坐在石凳上,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远处钟楼上的钟敲响了十一下、十二下,公园里的其他人都陆续离开了,丢钱人还没回来寻找。这下田力着急了,他想报警,把钱交给警察,可用手摸摸口袋,才发现手机忘带了,附近也没有公共电话。他想了想,拿着塑料袋回到租来的房子。

  田力一夜无眠。第二天一大早,他去楼下买了份报纸,在社会新闻版,他看到一条寻钱启事。启事上说,丢钱人姓张,是位女士,昨天晚上九点多钟,她路过一个公园,在一个石凳上歇脚,随手把装着五万元钱的塑料袋放在石凳后面的冬青下,坐了一会正要走,她母亲打来电话,说她父亲心脏病复发,正送往医院,让她赶紧过去。她一听慌了神,起身一路小跑出了公园,赶往医院。等父亲病情稳定,已是后半夜了,她这才想起塑料袋忘了拿,可赶回公园一看,塑料袋早已不见了踪影。张女士在启事最后说,如果捡到的人归还,她愿意拿出一万元来酬谢。

  从张女士所说公园的名称和塑料袋的位置来看,田力觉得自己捡的正是她的钱,可是她在启事中说塑料袋里装的是五万元钱,他捡的却是四万,那一万元哪里去了?看完报纸,田力虽然疑惑,但想到丢钱人着急,他还是按照启事上留的电话打过去,说那笔钱他捡到了,让张女士还去昨晚那个公园,他把钱还给张女士。

  两人很快见了面,张女士很激动,一个劲儿地说谢谢。田力不以为意,主动提到钱的数目说:“张女士,你在启事里说丢的钱是五万元,可塑料袋里只有四万元啊?”“四万元?”张女士闻言愣住了,随即明白过来,“四万元就四万元吧,我说过要拿出一万元来酬谢的。”

  “张女士,你误会了。”田力笑了笑说,“我是说我发现塑料袋时,里面只装了四万元,而不是你说的五万元。”“怎么可能呢,我明明取的是五万元啊。”张女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且塑料袋在我坐石凳之前一直在我身边,怎么会凭空少一万元?”

  “你的意思是那一万元我拿了,想再向你多要酬谢?”田力心里一咯噔,急忙说,“我若想贪钱,何苦再把钱还给你,四万元比一万元多吧,再说当时又没有人看见。”“可我真取的是五万元啊。”张女士狐疑地望着田力,从包里拿出取款的凭据,上面显示,她昨天上午九点多取了五万元钱。

  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一时僵持在那儿,都很尴尬。这时他们身边围上来不少人,听说了事情的经过后,有人说:“不会是在田先生捡到钱之前,有人捷足先登,拿走了一万元吧?”此人话音未落,马上就有人反驳说:“一个塑料袋,随手就拿走了,既然动了拿的心思,不大可能只拿一万元。这不符合逻辑。”

  田力做梦也想不到还钱会还出麻烦,这四万元钱竟成了烫手的山芋。他怔怔地望着手中的塑料袋,脑海忽然一闪,问张女士说:“张女士,你的塑料袋里除了钱和报纸,还有其他物品吗?”“其他物品?”张女士费解地看着田力,不知他此话何意,想了想说,“没有。只有钱和报纸。”“你能确定?”田力心中一惊,又追问了一句。在得到张女士的肯定回答后,田力舒了口气说:“对不起,张女士,我现在暂时不能把塑料袋给你,因为我捡到它时,里面还有一个东西,而你丢的塑料袋里只有钱和报纸,再说钱的数目也不对。”

  田力此话一出,也就意味着他认为捡到的塑料袋不是张女士的。围观的人先是惊讶出声,细想也有可能,没准田力捡的钱是另一个人丢在这里的。张女士一听,也傻眼了:“有这么巧的事吗,我丢了五万元,被人捡走了,又有人在这里丢了四万元,这也太天方夜谭了吧?”

  事情发展到现在,双方各执一词,田力怕还错钱,就报了警,把钱交给警察处理。傍晚时分,处理此事的警察打来电话,告诉田力塑料袋里的钱确实是张女士的,他们走访了张女士取钱的银行,昨天给她办理业务的银行职员证实了她的话,捆钱的封条上盖有那职员的印章,而且,昨天那职员只办理了张女士一笔万元以上的取款业务,银行的监控录像也印证了这点,因此,他们认定田力捡的钱就是张女士丢的。

  “可我捡时塑料袋里的确只有四万元啊。”既然钱真是张女士的,田力也就放心了,但心里还是有疑问。“这个问题张女士说她不追究了。”警察在电话里笑了笑说,“毕竟她说过要拿出一万元来酬谢的。”

  “你也认为我说了假话,那一万元钱是我私自扣下了?”警察不提酬谢还好,一提田力一下恼了,“你相信她的话,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话?告诉你,我说的句句是实话,没有一句假话!”“田先生,冲你把钱还给张女士这一举动来看,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警察安慰田力说,“可问题是张女士也没有说谎,你在捡到钱后没有选择报警,而是把钱带回了家,此间又没有人证明你当时确实捡到的是四万元,这事儿就说不清楚了。”

  “那这事儿就这么完了?”警察的话有道理,田力也后悔当时没找电话报警,可这结果他又心有不甘,倒不是说他想要那一万元的酬谢,而是好心却被人认为是诡诈。“钱还给了失主,我这边的事儿完了。”警察明白田力的意思,“你可以根据启事向张女士索要酬谢,这是你的权利,也可以这么做。但我觉得这事有点麻烦,若张女士认定你事先拿走了一万元,你又没有证据证明你说的是实话,估计她不会再给你酬谢。你拾金不昧,做的是好事,问心无愧就行了,我看就算了吧。”

  田力想想也是,就放弃了向张女士讨个说法的念头。可树欲静而风不止,两天后的上午,田力在给人装修时,从随身携带的收音机里听到一档节目,主持人和嘉宾在讨论他捡钱的事,嘉宾不是别人,正是张女士。她们讨论的是,捡钱人是否能把丢钱人答应给的酬谢先自行拿走。张女士果然认定那一万元钱是田力先扣除了!随着讨论的进行,不断有听众打进电话发表看法,大都指责田力不该这么做,张女士答应给酬谢,若还钱后不给,可以索要,甚至可以用法律讨要,但不能自行做主先把酬谢扣除,这样做不仅让人不舒服,更显得小气,明显是对人的不信任。

  随着越来越多的听众指责他,田力气得浑身发抖,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拨通了电台的热线电话,直截了当地说他是田力,有话要问张女士。“田先生,张女士就坐在我身边,有什么话你就问吧。”主持人没想到田力会打进电话来。主持人是张女士的朋友,听说张女士的事后,她觉得有讨论的价值,就把张女士拉来做节目。

  “张女士,我记得你那天取款是在上午九点多,而去公园则是晚上这个时间,中间有近一天的时间。”田力这两天一直在琢磨那一万元钱到底去了哪里,他认为张女士自己搞丢了,而她却不知道,误认为他拿了,所以一上来就直指问题的要害,“这期间那个装钱的塑料袋你不可能一直都拿着,都有谁碰过?还有,那个麻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说是我故意放进去的吧?”

  田力很激动,所以说话的声音很大。电话那头的张女士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那天她取了钱后,去了一个朋友家打麻将,晚上才离开,这期间装钱的塑料袋就放在朋友家客厅茶几上,打麻将的都是好朋友,又都富有,不会拿。那个麻将估计是散场收拾东西时不小心碰到袋子里去的,她没发现,而还钱那天田力没说袋子里是什么东西,她也无从知晓,所以才说袋子里只有钱和报纸。

  “我听明白了,那几个人是你的朋友,又都是富人,所以你不怀疑她们,而我是个外地人,又是打工的,所以你怀疑我。”听了张女士的叙述,田力冷哼了一声,提高声音说,“但我告诉你,我凭借自己的劳动吃饭,不会也不想贪谁的钱,我没拿你那一万元钱,信不信由你!”说完他挂了电话,关了收音机,头一次觉得这个城市是如此可憎。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第二天,刊发张女士寻钱启事的报纸对此事做了后续报道,还选登了电台一些听众对此事的看法,虽然也刊登了田力的质问,但刊登的发言大多数还是倾向他还钱前拿走了那一万元钱。更要命的是,田力所在公司的老总也看到了报道,随后就指示财务给他结账,让他走人。老总也认为那一万元钱是田力事先拿走了,他不想公司因此受到牵连,从而影响发展。

  几天后,张女士的一个朋友忽然来到她家,那天张女士就在她家打麻将。朋友进门后就从包里拿出一万元钱,歉疚地对张女士说是她儿子拿了那一万元钱。那天她们打麻将时,她儿子回来过,见客厅茶几上塑料袋里有五万元钱,以为是母亲刚取回来的,当时他正想出去旅游,怕母亲反对,就偷偷拿了一万,当天就走了。而她们只顾打麻将,没有留意,她儿子走后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旅游去了,没有提钱的事,她也不知道,昨天她儿子回来说起钱的事,她才意识到儿子拿错钱了。

  “啊!”张女士听后目瞪口呆,顾不上埋怨朋友,急忙给田力打电话,电话里却传来“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的声音。张女士找到田力所在的公司,又被告知他已经被公司辞退,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最后张女士愧疚万分地来到报社,让报社刊发一个寻田力启事,启事最后她是这么说的:“田先生,我错怪了你,也伤害了你,我向你道歉。我会按寻钱启事上说的向你支付那一万元酬谢,请你相信我!”

  (原发《故事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乱世姻缘
后一篇:生命的尊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乱世姻缘
    后一篇 >生命的尊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