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92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乱世姻缘

(2012-05-11 11:14:12)
标签:

故事

随笔

杂谈

分类: 我的故事

乱世姻缘

彭晓风

1)张铁匠

民国年间,清河城里有家马记豆腐坊,马掌柜夫妇年过五旬,膝下只有一女梅花,因整日帮父母打理店里的生意,又出落的俊俏水灵,人称“豆腐西施”。

这天上午,梅花正在街边整理摊位,街上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她伸头一看,只见一个黑衣汉子伏在马背上疾驰而来,转眼就到了身边,她还没来得及躲闪,就被黑衣汉子伸手拦腰抱起,横放在马背上绝尘而去。

这个变故太突然了,马掌柜夫妇听见梅花惊叫,等从店里跑出来,她已不见了踪影。梅花母亲当场就晕倒了,马掌柜倒还镇定,忙问街坊们看清是谁掳走她没有。一个街坊迟疑了一下说:“我看背影像张铁匠。”“什么,是张铁匠?”马掌柜闻言腿一软,一下瘫坐在地上,用手捶着地说,“这下完了,前段日子他让媒人来提亲,我给回绝了,现在梅花落他手里,还有什么好啊!”

提起张铁匠,街坊们其实都熟悉,前年他还在马记豆腐坊旁边的铺子里打铁,只因他父亲爱赌博,借下高利贷还不上,被债主逼死了,他一气之下去与邻县交界的二龙山落了草,据说现在手里有百十号人,几十条枪,在邻县劫富济贫,从不骚扰清河百姓。从马掌柜的话来看,街坊们觉得张铁匠掳走梅花是抢亲,于是就有人提议去报警,这事警察得管。但也有人反对,说警察局那些人,根本不是张铁匠的对手,事闹大了反而对梅花名声不好。

马掌柜正和街坊们商议怎么向张铁匠要人呢,忽听街上马蹄声又起,众人来到街上一看,只见张铁匠把梅花又送了回来。见到马掌柜夫妇,他咧嘴一笑说:“梅花是我的人了,明天我来下聘礼。”说完拨转马头,大笑而去。

张铁匠此言,又见梅花衣衫不整,头上还有草屑,众街坊都明白是怎么回事,纷纷叹息离开。梅花进屋后,扑在床上就哭,马掌柜夫妇关了店门,陪在她身边一同流泪。哭了一会,梅花抹了抹眼泪,咬牙恨声说要告张铁匠。

第二天上午,张铁匠一身新衣,带着三个随从和聘礼来到马记豆腐坊,先按当地的规矩放了一大挂鞭炮,给过往行人和街坊发喜烟喜糖,然后整了整衣帽,走进豆腐坊。豆腐坊里只有梅花,铁青着脸坐在那里,张铁匠正要询问她父母,身后突然冒出几个警察,一下把他扑倒在地,下了他的枪,绑了起来。张铁匠的三个随从见状,丢下礼物拔出枪,正要与警察开打,却被他喝住了,盯住问梅花:“是你报的警?”

“你毁了我!”梅花的眼泪又流出来,“做坏事就要接受惩罚!”

“我们青梅竹马,你知道我喜欢你的。”张铁匠还不死心。“可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张逸尘。”梅花几乎吼了起来。

张铁匠的目光黯淡下来,想再对梅花说什么,喉头蠕动了几下,最终没说出来,转而对那三个随从说:“你们回去吧,告诉二当家,梅花告我,我认了。若其他人想乘火打劫,让他带人平了清河城!”

2)何胖子

张铁匠虽然被抓了,但警察局长何胖子却没处置他。昨天梅花去报案时,何胖子不在,接警的警察不知道张铁匠,就按梅花支的招今天抓了他。把张铁匠押到警察局后,何胖子回来了,抓张铁匠的警察就向他汇报了这个消息。何胖子听后不仅愣住了,脸也一下黑了,愣过之后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恨恨地骂了一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在踱到脸上露出丝阴笑后,他去给张铁匠松了绑,还一个劲地赔不是,说手下不知天高地厚,瞎了眼,让抓张铁匠的警察大跌眼镜。

何胖子是清河人,当警察局长多年,张铁匠知道他老奸巨猾,所以并不领情,揉了揉被捆绑得麻木的肩膀,斜眼反问他有何居心。 何胖子皮笑肉不笑地说:“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不能随便抓人。”

出了警察局,张铁匠没回二龙山,而是径直又去了马记豆腐坊。见刚抓走一顿饭工夫的张铁匠又出现在眼前,马掌柜吓得浑身直抖,连话也说不出了。张铁匠对一脸愕然的梅花说:“梅花,我是真心喜欢你,可却用错了方法,伤害了你。我没脸再见你了,不过以后无论你有什么难处,只要去找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

张铁匠说完转身走了。梅花发了一会呆后,忽然发疯般的抓起一把菜刀,一路狂奔至警察局,找到何胖子,把刀“啪”的一声拍在他办公桌上,愤怒地质问他凭什么放张铁匠,是害怕报复还是收钱了。

何胖子像是早料到梅花会来,他点了一支烟,慢条斯理地说张铁匠与她打小一起长大,张铁匠喜欢她众所周知,还去她家提过亲,昨天虽然掳走过她,可又送回来了。她说张铁匠强行占有了她,却没有证人证据。没有证人证据,案子就坐不实,最后还是要放人。

梅花昨天被张铁匠掳到城外一个山洞里,附近没有人,报案前她又嫌恶地洗了澡,何胖子如此一说,她的愤怒顿时像气球被人扎了一针,一下瘪了,她有些绝望地说:“张铁匠是土匪,难道就这样让他逍遥法外?”

“张铁匠是土匪不假,可从没在清河犯过案,我怎么抓他?”何胖子摇了摇头,无奈地说,“就你这件事而言,仅凭你的一面之词,他不承认,就拿他没办法。当然,只要有证人证据,还可以再抓他。”说到这里,何胖子话题一转,半是安慰,半是惋惜地又说:“遇到这样的事情,够糟心的了,偏偏你喜欢的张逸尘也不让人省心。”

“张逸尘怎么不让人省心了?”像张铁匠喜欢梅花一样,梅花喜欢张逸尘在清河也是路人皆知,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他一个老师,除了教书看书,还能干什么。”

“我知道他留过日,喝过洋墨水,回国后没关系留南京,才来清河教书的。按说教书也挺好,清闲,受人尊敬,可他最近很反常,总去邻县。”何胖子说着说着脸就严肃起来,“现在日本和中国开战了,邻县又被日本兵占领了,他一留日书生,没事总去敌占区干什么?”

3)张逸尘

何胖子话里有话,梅花的心一下慌了,顾不上再给自己讨说法,急忙去找张逸尘,把何胖子的话告诉了他,问他是不是真的。中日开战后,张逸尘明显感觉同事们对他疏远多了,听梅花的意思是警察怀疑上他了,他一下紧张起来,忙说他去邻县是见小云。

张逸尘的话像一记闷棍,一下把梅花打懵了。小云是张逸尘留日时的同学加恋人,回国后小云父母嫌他家穷,把她嫁给了一个官员。张逸尘来清河后,梅花对她一见钟情,没事就去找他,请他教自己读书写字,当时他正心情低落,梅花漂亮又善解人意,一来二去两人就好上了。

“她写信给我,说她丈夫对她不好,我就抽空去看了她几次。”张逸尘不敢看梅花的眼睛,嗫嚅着说,“你知道,以前我们感情很好,是她父母拆散了我们。”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梅花感觉仿佛一下掉进了冰窟窿里,从心里往外都透着凉气。“先回老家避一下风头。”张逸尘说着开始收拾东西,“都说何胖子杀人不见血,被他盯上了肯定没好事。”

送走了张逸尘,梅花回到豆腐坊,此时她心里乱成了一锅粥,傻傻地坐着,情不自禁地想,小云和张逸尘又联系上了,而她又被张铁匠玷污了,她和张逸尘的感情还能走到头吗?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母亲突然叫她,一脸慌张地说张逸尘被抓了,刚从街上过去,好像因为给日本人送情报,事情败露后没跑掉。

梅花先是大惊失色,继而明白过来,何胖子是故意泄露消息给她,张逸尘得知自己被怀疑后,十有八九会逃走,而这又成了何胖子抓他的证据。想明白这点,梅花觉得自己害了张逸尘,她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就去找何胖子,询问张逸尘到底犯了什么事。

何胖子看了梅花一眼,沉着脸拿出一份口供扔在她面前。口供是张逸尘的,梅花粗略看了一下,发现他承认给日本人提供情报,包括清河的人口,经济,周边地形,国军驻防情况,林林总总好几页,供词上按有他的指印。

看完供词,凭借对张逸尘的了解,梅花不相信这是真的,于是提出见他一面。张逸尘被单独关在一间房子里,早已被打的遍体鳞伤,见到梅花后一个劲地说自己冤枉,若不招供会被打死,只好按他们的说法招了,让梅花救他。梅花怒火中烧,又找到何胖子说:“何局长,张逸尘屈打成招,你们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我们的人跟踪他多时了,没证据会动他吗?”何胖子盯着梅花,有些不屑,又有些意味深长地说,“当然,他是个人才,我也不想他就这么毁了,好在这案子还没上报,若想救他今天想办法。”

“那需要多少钱?”梅花一听还有希望,心不由狂跳起来。

“钱在我这里不好使。”何胖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梅花,“再好好想想。”梅花心急如焚,哪里还有心情细想,就让何胖子直说想要什么。

“我一直奇怪,清河有权有势的男人多了,你怎么偏偏看上张逸尘?”何胖子答非所问地说。望着何胖子看她那淫邪的目光,想起他曾经也向父亲提过亲,梅花恍然大悟,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推说回家好好想想。

“回家好好想想吧。”何胖子露出得意的笑,“给你一天时间。”

4)梅花

梅花失魂落魄地回到豆腐坊,何胖子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不嫁给他张逸尘就以间谍罪被送走。梅花看到何胖子就恶心,可又想救张逸尘,就在她被这两难的抉择折磨得近乎抓狂时,店外忽然有马匹经过,得得的马蹄声让她突然想起了马铁匠。梅花现在虽然还恨马铁匠,但为了救张逸尘,她把这份恨压在了心底,找了匹马,赶往二龙山。

梅花突然到来,张铁匠很愕然,还没开口询问,梅花先板着脸问他说话算不算数,算的话就帮她救个人,救过之后他们之间的恩怨就两清,各不相欠。

“帮你一万次也抵不上我对你的伤害,你别羞辱我了。”张铁匠羞愧万分,忙问她救谁。梅花简要说了张逸尘的事,张铁匠听后愣住了,梅花看他的神情中有丝怀疑,就把何胖子的意思说了。

张铁匠听完恍然大悟,马上集结队伍,随梅花一起下山。傍晚时分,张铁匠带着人进入警察局,很快就控制了局面,并闯进了何胖子的办公室,用枪顶住他,让他放了张逸尘。

“张逸尘是间谍,抢走他你也有通敌嫌疑。”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何胖子冷汗直冒,色厉内荏地说,“到时候可别怪国军剿你。”

“别跟我提什么间谍。”张铁匠不以为然地笑了,“其实你早想打梅花的主意,只不过开始忌惮我没敢动手,梅花告我后,你就趁火打劫,你马上放我主要是因为梅花没证人证据,再者是想让我领你的情,在你给张逸尘安个罪名,抓他逼迫梅花嫁你时我袖手旁观。”

“放走张逸尘,梅花就会跟他走,你还不是两手空空?”被张铁匠说中心事,何胖子恼羞成怒。

“梅花告我,我一下明白了,得到她的人得不到她的心,那日子过的有什么意思?真喜欢她,就成全她,让她与喜欢的人在一起,看着她幸福。”张铁匠拍了拍何胖子的脸说,“这就是我与你的区别!”说完他让人捆了何胖子,搜出钥匙,把张逸尘放了出来,带出城外,与早等在那里的梅花会和。

张逸尘见梅花随身带着个包袱,就问她要去哪里。“去哪里,还不跟你一起走!”张铁匠看了他一眼,“她让我救你,不走能逃出何胖子的手心?”

张逸尘一下愣住了,好半天才说他现在有家不能回,只能投靠朋友,不便带梅花。“你想去找小云?”梅花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问话的声音颤抖起来,“你们又和好了?”

“对不起。”张逸尘愧疚地看着梅花,“谢谢你这么长时间陪伴在我身边,我想忘了她,可做不到,尤其她说铁心要离婚后。本想这几天跟你说实话,可发生了这档子事。”

“梅花冒着生命危险救你,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张铁匠知道张逸尘与小云的事,听罢顿时心头火起,上前就给了他一拳,正想再打,梅花却横身挡在了前面,哭着说:“铁匠,别打了,让他走吧。怨不得他,我是自愿的。”

张逸尘走了,张铁匠望着站着发呆的梅花,正想安慰她她几句,梅花却先问他能不能答应她两件事。张铁匠不知梅花想让他答应什么,但还是一口答应下来。

“不作恶,打鬼子,办得到吗?”梅花平静地看着张铁匠。

“这有何难?”张铁匠嘿嘿笑了起来,“其实我们准备投靠八路军。”

“那我跟你走。”梅花盯着张铁匠,“敢要我吗?”

“你想好了?”张铁匠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打晕了,一时不知所措。

“想好了。”梅花脆生生地说。

 

(原发《上海故事》) 

 

 

 

 

 

 

 

 

 

 

 

 

 

 

 

 

“你毁了我!”梅花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做坏事就要接受惩罚“我们青梅竹马,你知道我喜欢你的。”马铁匠还不死心。“我不喜欢你上了,一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中国汉子
后一篇:请你相信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中国汉子
    后一篇 >请你相信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