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72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后一票

(2012-02-19 22:46:14)
标签:

故事

随笔

杂谈

分类: 我的故事

最后一票

彭晓风

七月的一天傍晚,一平和刀哥在逛街的时候遇到一个看相的老头,刀哥看那老头给别人说的头头是道,便拨开围观的群众,大刺刺地往他身前一站说:“看相的,看看我最近的财运如何?”

当时一平他们是出来消暑的,刀哥打着赤膊,满是纹身的上身加上一脸的横肉,围观的群众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善茬,纷纷转身离开了。看相的老头瞟了刀哥一眼,并不像别的看相人那样跟他热情搭话,而是开始收拾摆在地上的家什,看样子是想离开。刀哥从没被人这么冷落过,他皱了一下眉,伸手拦住了老头,冷哼了一声说:“看相的,你这是啥意思,怕我不给钱,还是给不起钱咋的?”刀哥说最后一句话时加重了语气,脸上的横肉颤了颤,脸色也随之沉了下来。

跟了刀哥三年,一平对他的脾气了如指掌,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前兆,而他一生气就是要动手的,看相的老头身体单薄,动起手来恐怕没有好果子吃。一平动了恻隐之心,上前一步拉住刀哥说:“刀哥,他不看,咱还嫌他看不准呢,跟他生哪门子气呀。”

这一片是繁华商业区,经常有警察巡逻,刀哥虽然横,但也不想把警察招来自找麻烦,于是他借坡下驴,瞪了看相老头一眼说:“今天看在我兄弟的份上饶了你!”说完扭头雄赳赳地走了。一平朝看相的老头歉意地笑了一下,刚转身也要走,老头发话了:“小伙子,我看你眉宇间尚存一丝善念,你跟他不是一路人,赶紧放下屠刀,尚能立地成佛,脱身晚了恐有杀身之祸。”

一平愣住了,看相的老头真是好眼力,居然看出了他的心事。说实话,一平早就不想跟刀哥混了,前段时间他跟刀哥提出散伙回家,被刀哥不阴不阳地顶了回来。看相老头的话让一平再次意识到刀口舔血日子的危险,回到住处后,他又向刀哥旧事重提,刀哥像是早料到他铁心要散伙,听后半天没作声,最后阴阴一笑说:“也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要不这样,咱哥俩儿还干最后一票,之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看怎么样?”

心里虽然一万个不情愿,但望着刀哥那阴沉的脸,一平清楚,干他们这行的,上道容易收手难,前不久一个别的团伙有人想退出,结果被团伙老头打成了残废,如果当面一口回绝刀哥,他可能立即翻脸,为稳住刀哥,他答应了这个条件。当天晚上,一平和刀哥用他们惯用的招,骑着摩托在一偏僻街上抢了一个女孩的包。女孩的包鼓鼓囊囊的,刀哥满以为大有收获,可回到住处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竟是女孩的洗护用品,以及身份证毕业证和通讯录,钱只有几十块。刀哥沮丧地把包往地上一扔,骂了句:“妈的,又是个刚毕业的穷鬼!”

这样的事他们遇到过多次,事后为安全起见,一般都会把这些对他们来说没用的东西马上扔掉。一平只上过初中,没见过大学毕业证,出于好奇,他打开女孩的毕业证看了看,谁知这一看不要紧,他顿时如遭雷击般呆立当场。刀哥不明就里,拿过毕业证瞅了一眼,见女孩很漂亮,便嘲笑他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一个抢劫犯,难道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不成?这票不算,我们还干一票。”

听了刀哥的话,一平后悔当时没跟他把话讲清楚,心中虽不悦,但也不敢直接反对,小心翼翼地说:“刀哥,你不说这是最后一票吗?”“这票捞的钱还不够摩托油钱,能算吗?”刀哥脸色铁青,语气生硬地回绝了他,“告诉你,不捞票大的,想走门都没有!”他们这个团伙虽然只有两个人,但刀哥是老大,为保持老大的威严,他经常恐吓一平。一平不敢再顶撞,但又不想把女孩的东西扔掉,他看了一下表,搪塞说:“那好吧,现在都半夜了,东西明天再扔吧。”一平先是要散伙,现在又不想去扔东西,刀哥脸上挂了一层霜,眯着眼盯了他一会儿,半晌才说了句:“你小子不会真是动了春心,想怜香惜玉吧?下不为例!别坏了我们这行的规矩,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一平不想当晚扔掉女孩的东西,的确是想还给她,但不是喜欢上了她。第二天一早,一平把女孩的证件用报纸包了,装在一个手提袋里出了门,在街上转了一会儿后,确认刀哥没有跟踪,他找了个IC卡电话,拨通了女孩留在通讯录上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没等女孩开口询问,一平就自报家门说:“我是那个坏蛋,就是昨天夜里抢你包的那两个坏蛋中的一个。”电话那头的女孩愣了一下,马上警觉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你通讯录上记的有,我找着了。”一平回答说。“那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不怕我报警吗?听一平说手里有她的通讯录,女孩很紧张,话音里有一丝颤抖。

“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你骂我吧。”一平脱口而出,“你骂我我心里还会好受一点。”“我为什么要骂你?”女孩话音里多了一份惊讶。“还记得三年前,也是这时候,你见路边有个半大的孩子饿昏了,你给了他十块钱吗?”一平激动起来,“那个孩子就是我!我不是人,三年后却抢了你的包。”

“三年前?”女孩似乎忘了她做过的事,迟疑了一会才说,“是吗?你就是为了这个给我打电话?”一平没正面回答女孩的话:“你相信我这个坏蛋还有一点良心吗,相信的话我就把你的证件亲自还给你,并当面向你道歉。”“当面向我道歉?”女孩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慌张,“那好吧,怎么跟你联系?”一平抬手看了一下表,见时间超过了三分钟,便挂断了电话,不过在挂断之前,他对女孩说:“等我打你电话。”

挂了电话,一平心里破天荒的有种轻松的感觉,想起算命老头的话,他忽然想,他这算不算放下屠刀呢?转身正要往回走,却见刀哥站在不远处在盯着他,他打了个寒噤,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刀哥看他手里还提着手提袋,皮笑肉不笑的地说:“动春心了是吧,是不是跟那女孩说你捡了她的东西,想送给她,以博得她的芳心啊?”

刀哥的话惊出一平一身冷汗,听话音觉得他并不知情,忙满脸堆笑说:“哪里呀,我出来转了一圈,到处都是人,没敢扔,就顺便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再说了,我是什么人我自己清楚。”刀哥沉着脸说:“知道就好。你回去吧,我出去踩点。我警告你,别跟那女孩联系,否则引来警察,别怪我跟你翻脸!”

三年前一平辍学在外面流浪,是刀哥收留了他,跟刀哥一起干坏事。刀哥心狠手辣,一平不想公开跟他翻脸,心想反正只跟他干最后一票了,这事由不得你了,明里不行,我暗地里还还不成吗,于是这一天他哪里也没去,就猫在家里。

天黑的时候,刀哥还没回来,一平心中暗喜,提着手提袋又出了门,早上他打电话被刀哥发现,怕引起刀哥怀疑并跟踪,他白天都没敢动,现在天黑了,他可以利用夜幕的掩护把证件还给女孩,刀哥回来后如果问起,他就说扔了。在一个偏僻的街道,一平又拨通了女孩的电话,还是用那句话开头:“我是那个坏蛋,昨天晚上抢你包的坏蛋。”

但这回女孩的回答却出乎一平意料之外,她不仅不慌张,反而冷笑着说:“编,继续编!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你们没抢到我什么钱财,很不甘心,见我刚毕业,社会经验少,于是想把我骗出去,骗到你们精心准备好的地方,然后把我绑架,再以此向我家人索要赎金。我猜的没错吧?”

一平错愕地张大了嘴,半天才回过神来,急忙辩解说:“我绝对没有想害你的意思,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给过我钱,虽然我现在学坏了,可你永远是我的恩人,我怎么会害你呢?我只想把你的证件还给你,我知道这些对你很重要。”

女孩嗤笑了一声:“算了吧,你的同伙都承认了,他说你一贯用这招骗人,哪有抢劫了东西还还给受害人的抢劫犯?我差点上了你的当。你的同伙说看我刚毕业,不想再祸害我,就偷偷把什么都告诉我了,算他还有点良心。”

从女孩的话来看,一平知道刀哥不仅怀疑他了,还跟女孩通了话,目的显然是阻止他学好,让人不相信他的话,让他碰壁后再回到团伙,继续控制他。这三年一平跟随刀哥抢劫了几十次,从没争过钱财,就这样刀哥还不想放过他。一平恼了,他一冲动,急忙表白说:“你别信他的话,我真只想把你证件还给你,要不这样,你在闹市区选个地方,明天上午我当面把东西还给你。”

“那好吧。”女孩沉吟了一下,“我再相信你一次,就在绿城广场那个雕塑那儿吧,明天我穿件白色连衣裙,头戴白色太阳帽。”

挂了电话,一平又后悔了,女孩会不会报警,警察明天设埋伏?转念一想,他又放心了,从三年前女孩给他钱来看,她是个有爱心的人,他真心学好,女孩会给他个机会的。再说他可以早点去,真要埋伏他就把东西放在一个地方,让女孩自己去取。

这天晚上刀哥还没回来,一平本想等他回来跟他摊牌的,这样也好,还了女孩的证件他就回老家,再也不受刀哥控制了。

第三天早上,一平早早来到绿城广场,买了份报纸在广场外面观察。半晌午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头戴白色太阳帽的女孩出现在他视线里,走到广场那个雕塑下停了下。一平仔细瞅了瞅女孩周围,没发现有警察埋伏的迹象,便放心地向她快步走了过去。

女孩背对着一平,就在他离女孩还有几米的时候,意外出现了,从他身后忽然窜出个人,跑到女孩身边,从她身后一把抢过他的包,撒开腿向广场外跑去。

这个变故太突然了,女孩一下傻在了当场,但一平的肺却快被气炸了,抢女孩包的居然是刀哥!看来刀哥还不死心,为达到继续控制一平的目的,跟踪并用这歹毒的招数来陷害他,把他逼回自己身边。一平顾不上还女孩证件,拔腿向刀哥追去,他要抓住刀哥,以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而此时在他身后,一个女子大声叫喊:“快,快抓他们俩,他们都是抢劫犯!”

一平没细想这叫喊有什么奇怪,紧追几步,一把抓住刀哥。刀哥扭头一看是他,狞笑着说:“小子,你上当了,她不是那女孩!”一平被愤怒烧红了眼,这会儿哪里还听得进去刀哥的话,更不会让他逃走,紧紧抓住他说:“你以为我还上你的当吗,看在这几年的份上,你把包给我,我放你走。”

眼看身后追赶的人越来越近,刀哥急红了眼,猛地从身上拔出一把刀,狠狠捅进了一平肚子,并凶狠地说:“知道我为什么叫刀哥吗,因为在你之前有个小子想脱离我控制,我用刀杀了他!你小子命不好,我阻止你几次你都不回头,那你也只有死!”说完趁一平松手捂肚子的当口,撒开腿又继续跑。一平做梦也想不到刀哥真会向他下毒手,他愤怒到了极点,忍着剧痛,一手捂着肚子,仍紧追不舍。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枪响, 一平以为鸣枪是在向刀哥示警,所以他并没有停下脚步,突然,他觉得后被被一股巨大的力猛撞了一下,人不由自主向前一扑,一阵剧痛泛散开来,他脑海一闪,中弹了!

怎么会这样?一平扭过头,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追了过来,她手里拿着枪,果然不是被他抢劫的女孩。又一个女孩追了过来,她才是被抢劫的那个!一平痛苦地闭了闭眼睛:看来女孩并不相信他,她早已经给他下好了套。

被抢劫那女孩见一平手里提着手提袋,一把扯了过去,打开一看,不由愣住了:“你真是来给我送证件的。”

一平艰难地翻了个身,脸朝上向她笑了笑说:“我真没骗你,否则我就不会被刀哥捅一刀了。”

“可我三年前没给过任何人钱啊!”女孩颤声说。

“原来我认错人了!”一平苦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一点也不后悔这样做。不过在他逐渐昏迷的时候,他突然想,如果这女孩真是三年前给过他钱的那个,她会给他个机会,他坚信她会的。

(原发《上海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