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96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活在左,爱情在右

(2012-02-17 21:16:13)
标签:

故事

杂谈

随笔

分类: 我的故事

生活在左,爱情在右
  彭晓风
  下班的时候,小南终于拿定主意,要与小北分手。
  小南与小北是高中同学,高考时两人都没考上大学。小南不想复读,便去城里一家服装店里打工,学人家怎么做生意。小北也不想复读,省城的堂兄给他找了份工作,临行前他去买衣服,无意中见到了小南。两人聊了一些近况,小北对小南窝在老家不以为然,说还是趁年轻出去闯荡的好,走时两人互留了手机号,小北信誓旦旦地说,在省城站稳脚跟后一定把小南带出去。
  开始小南以为小北只是说说,没想到两个月后,小北真打过电话来,说小南人漂亮,又高中毕业,在省城找个好工作难说,但找个像导购,收银之类的很容易,工资比老家高不说,还能学到更多东西。经不住小北鼓动,小南来到省城,应聘在一家超市里做收银员。
  小南以前没来过省城,人生地不熟的难免寂寞,有时间就去找小北,时间久了,两人谈起了恋爱。当时小北在一家公司做营销,整天在外面跑,两人呆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即便如此,他们也很甜蜜,憧憬着挣到钱后一起做生意。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约一年,小北突然被公司派到北京。以前虽然见面不多,但毕竟在一个城市,有事能相互照应,现在倒好,相隔几千里,只能凭借电话网络一解相思,时间一长,小南受不了,便辞职去了北京。但两人在北京相聚不到一年,小北又被派往广州,这回小南没再跟去,一个人留在了北京。
  转眼小南离开家已两年,省城呆过,又来到北京,虽说收入不高,但世面见了,想法也随之改变。她不想回老家了,想在城市里生活。可在城市里生活又谈何容易,首先得有房子,小南和小北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还买不到北京五环外半平方的房子。更重要的是,他俩的工作都不稳定,小北又天南海北到处走,何处是他们的家?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每每想到这些,小南既辛酸又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小南遇到了大东。
  那时小南在一家商场做导购,一天晚上下班后,她与几个姐妹回住处,下台阶时腿一软,一下摔了下去,头“咚”的一声撞在刚停下的一辆车前轮上。姐妹们见状吓坏了,慌忙去扶她。这时车主打开车门,下来问小南要不要紧,见她头流血了,二话没说,拉上她和几个姐妹就去了医院。好在没什么事,包扎完后,小南有些过意不去,一个劲地向车主赔不是。车主笑了一下,没说什么,把她们送回住处后给了小南一张名片,说他叫大东,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他。
  大东很年轻,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可名片上他的职务却是一家科技公司的老总,小南在报纸和电视上见过这家公司,知道是家几千人的大公司。拿着名片小南想,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小北这个年龄要赶得上大东百分之一就不错了。
  大东是公司的老总,她是商场的导购,小南想他们之间没有交集,也就没放在心上。可第二天下班,大东却在台阶下等着她,笑吟吟地说请她吃饭。长这么大,还没有谁请小南吃过饭,与小北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从没去过饭店,自己做着吃。小南受宠若惊,脸一下红了,既兴奋又紧张。姐妹们嘻嘻哈哈地让她去,大东又再三邀请,她盛情难却。
  大东带小南去了一家很有名的饭店,点了一桌精致的菜肴。第一次来如此高档的地方,小南浑身不自在,好在大东很随和,她也就慢慢地适应了,但一个疑问却从心里冒了出来,大东凭什么请她?
  对于小南这个问题,大东很平静地说:“你很像我前女友。”
  “我像你前女友?”听到这个答案,小南既失落又庆幸,“她叫什么名字?”
  “小西。”大东看了小南一眼,平静的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我们好了两年,后来她离开了我。”
  “她叫小西?”小南不想勾起大东的伤心往事,就故作轻松地说,“你叫大东,我叫小南,我男朋友叫小北,东南西北啊。”
  “你男朋友叫小北?”大东听后也笑了,“他在哪里上班?”“目前在广州。”说起小北,小南的心情又低落下来,“做营销的,没什么出息,也没个定点,将来在哪里还不知道呢。”
  两人边吃边聊,小南说她两年来的经历,大东说他创业时的艰辛,都很感慨,也很愉快。小南回去后,面对姐妹们的盘问,不知为什么,刚才的愉快突然荡然无存,还变得很烦躁,打电话给小北,问他什么时候来北京。小北说过段时间还要去四川,北京一时半会去不了。小南急了,一句话脱口而出:“我们这样算什么呀,一年也见不了几面,你若不能跟我在一起,那我们分手算了!”
  这是小南第一次跟小北说分手,说完她自己也愣住了,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她很爱小北,像很多女孩子一样,希望身边有个男朋友宠她关心她,可小北离他太远了,这些都做不到,电话网络里的那些话她都听腻了,感动不了她
  小南说分手,小北吓坏了,第三天就赶到北京,安慰小南说再给他两三年时间,他就有能力与人合开公司,到那时两人再也不分开了。“还要等两三年?”小南的心沉了下去,“我两三天也不想再等了,你要真爱我,就换个工作,我们在一起。”
  小北不想放弃梦想,两人不欢而散。
  小北离开的那天晚上,大东又请小南吃饭,席间见她情绪低落,就问出了什么事。小南说了与小北的矛盾,大东听后不以为然:“那就给他两三年时间,你们还年轻呢。”“谁都有梦想,我还想成为世界首富,可能吗?”小南苦笑着说,“不切实际的梦想只能害自己。”
  “那你准备怎么办”大东若有所思地问。“我也不知道。”小南无奈地说。“走一步看一步吧。”
  此后的日子,小南与小北冷战着。大东依然如故,有时间就请小南,吃饭,游玩,看电影。次数多了,小南的姐妹们看出了门道,都说大东看上了她,小南却摇头:“怎么可能呢,他一个公司老总,会看上我?他说我像他前女友,估计是怀恋以前的时光吧。”
  话虽这样说,小南心里也犯嘀咕,在大东又一次请她看电影时,她说,“一直没见过你女朋友,何时带我见见。”大东摇头说没有,小南不信,大东一本正经地说:“真没有。你若做我女朋友就有了。”
  “你会看上我?”大东如此说,小南的脸一下红了,心也扑通扑通乱跳,“再说我有男朋友,你别拿我开心了。”别以为我是公司老总就高人一等,其实我只初中毕业。”大东知道小南想什么,笑了一下说,“不过感情的事勉强不得,你好好想想,我有时间和耐心等。”
  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捅破了,小南哪还看得进去电影,人坐在电影院里,心却乱的像一团麻。大东事业有成,谦逊,温文尔雅,这样的人做男朋友无疑是最理想的,可她已经有了小北。想到小北,她心里又泛出难言的苦楚,从她到北京的时候起,他俩为工作,为生活就摩擦不断,让她心力憔悴。
  小南左右为难。大东看出了小南的心思,接下来几天,他没再约她,甚至连电话都不打。可这对小南却是更大的压力,她夜不能寐,最后她决定,只要小北不再跟他冷战,一周内给她电话,她就回绝大东,毕竟她与小北一路走来不容易。
  然而让小南心凉的是,一周转眼就过去了,小北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别说电话,连个短信都没一个。那天下班前,大东又约她吃饭,两厢一对比,她心里的天平一下倾斜了。下班后,望着台阶下停车场里大东的车,她给小北打了个电话,平静地说:“小北,谢谢你这两年陪着我,我坚持不下去了,我们分手吧。”说完她挂了电话,关了手机,上了大东的车。
  大东带小南去了他们第一次去的那个饭店。上菜的当口,小南喝了口茶,平静了一下心情,轻声说:“我跟小北分手了。”“分手了?”当时大东正在倒茶,闻言手一抖,茶水洒了一桌子,脸色也一下变的很难看,声音干涩地说:“这么快!”
  “你让我做你女朋友,我总不能脚踏两只船吧。”大东的神情让小南不知所措,有些委屈地说,“那我成什么了?”
  “想听我与小西的故事吗?”大东铁青着脸用餐巾纸吸着餐桌上的茶水,自顾说,“当时我们的情况跟你与小北很像,她很漂亮,追她的人很多,很多都是我当时不能比的。我当初也做营销,全国各地到处跑,她看上我的闯劲,可惜我那时很差劲,连自己都养不活,后来她觉得跟我看不到希望,就提出分手。现在想来,感情真的好脆弱,贫穷,距离都能把它击的粉碎。”
  “你想说什么?”小南听着,心一下提了起来。
  “你太急了。”大东看着小南,摇头叹息说,“你若不说跟小北分手了,我就会告诉你,我会把小北挖过来,我找人了解过他,知道只要给他个平台,他将比我走的更远。”
  “那你说让我做你女朋友?”小南费解地看着大东。
  “我只想试探一下你是否能坚持。”大东面无表情地说,“我真希望你俩有个好的结果,让我看到一点希望。可惜……当然,你有选择的权力。”
  “你!”小南像是一下掉进了冰窖里,浑身上下彻骨的寒冷,她泪流满面地站起身,踉跄着跑出饭店。大街上霓虹璀璨,恍然如梦。
  (原发《三月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风雪夜归人
后一篇:最后一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风雪夜归人
    后一篇 >最后一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