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96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兄弟爱情

(2011-09-28 09:06:09)
标签:

故事

随笔

情感

杂谈

分类: 我的故事
  兄弟爱情
  彭晓风
  方晓宇研究生毕业后进了一家外企,做起了令人羡慕的职业经理人。一年后,由于他工作出色,公司奖励他一套住房和一辆车,好事成双,此时又有同事给他介绍了个叫周静的漂亮女友,因此他脸上每天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可是,方晓宇脸上的笑容并没持续多久,这天下午下班后,他开车去接周静,半道上却意外发现她与一高大英俊的男子进了一家咖啡厅,而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好朋友胡一平。
  说起胡一平,方晓宇与他的关系可不不一般,他俩不仅在同一机关大院长大,还是从小学到大学的校友,关系很铁。同事把周静介绍给他后,第二天他就带周静去见了胡一平,暗地里还让胡一平帮他参谋一下。
  方晓宇去接周静是两人事前约好了的,见胡一平与周静一同进了咖啡厅,开始以为他俩是偶遇,先进咖啡厅等他,正要停车跟进去,忽然想起有一次胡一平对周静过分的赞美,以及在夸他有艳福时流露出的羡慕与失落的神情,他又犹豫了。
  想了想,方晓宇把车又往前面开了一段,停下后先给胡一平打了个电话,问他说:“一平,你现在有空吗,待会儿我约周静去喝咖啡,一块儿去吧。”电话里胡一平怔了一下,随即声音干涩地婉拒说:“哎呀晓宇,我正在赶一个文件,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你们去吧。”
  听了胡一平的回答,方晓宇心里猛一咯噔,拿手机的手禁不住抖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颤抖着拨通周静的电话,问她说:“周静,我下班了,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接你。”周静的声音也有一丝慌张:“不好意思晓宇,今天没时间陪你了,几个姐妹硬要拉我去逛街,改天再约吧。”
  胡一平与周静的话两厢一对照,方晓宇的脑海刹那间一片空白,心里呼啦一下,像是有个什么东西坍塌了,这一瞬间,他感到街上五彩的霓虹也陡然失去了颜色,一下黯淡下来。
  一方是自己的女朋友,一方是自己的好朋友,方晓宇没进咖啡厅质问他们为什么说谎,他铁青着脸把车开得飞快,一路飞奔回家。虽然没问,可胡一平与周静一同进咖啡厅的样子却始终在方晓宇脑海里盘旋不去,搅得他夜不能寐,不由想起很多往事。他与胡一平是铁哥们儿不假,可这关系对他来说却有些心酸。胡一平的父亲在他们机关大院官职最大,加之胡一平长得英俊,从小学到高中学习又好,所以在大院人眼里,他一直是个王子。而他父亲却是机关大院里职位最低的,与胡一平想比,他又相貌平平,是个丑小鸭,从来不找招人待见。虽然他与胡一平关系不错,但在他看来,那是他出于嫉妒,嫉妒他的长相,嫉妒他的家庭,嫉妒他被众人宠着,从而拼命学习,成绩与胡一平始终不相上下的结果,否则胡一平根本看不上他。大学毕业后,胡一平凭借父亲的关系进了一家好单位,而他却半年都没找到工作,最后只好考研,只到研究生毕业后进了外企,他与胡一平有了各自的施展才华的舞台,他对胡一平的嫉妒才告一段落。
  方晓宇一夜无眠。由于不清楚胡一平与周静为什么说谎,又怕旁敲侧击引起误会,第二天,方晓宇给胡一平的女朋友张照颜打了个电话,问她有没有空,说是想请她泡吧,其实是想问一下她与胡一平现在的关系如何。张照颜很意外,说:“方晓宇,我们认识很长时间了,在我的印象里,你好像从没单独请过我,今天太阳怎么从西边出来了?”
  张照颜是一家公司的老总,为人处事干练泼辣,方晓宇很欣赏她,可由于是胡一平的女朋友,他们从没有单独相处过。此时面对她的诘问,方晓宇一时语塞,好一会儿才讪笑着说:“以前不是穷吗。”
  两人到了约好的酒吧,张照颜坐下后就玩味地盯着方晓宇,盯得他心里直发毛,躲避她的目光嗫嚅着说:“你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又没有花。”张照颜展颜一笑说:“我看你心里有没有鬼,以前你怕见我引起胡一平的误会,今天不怕啦。”
  方晓宇心里一紧,装做若无其事地说:“我们之间又没什么,再说他现在还不知道与谁约会呢。”
  张照颜考究似的看了他一眼,却不以为然地说:“我们又没有结婚,处得来就处,我想我现在还有选择的权利。”
  不知为什么,听了张照颜的话,方晓宇心里的郁闷一下消失了,对呀,自己与周静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她虽然温柔娴静,但并不是自己想象中未来的妻子,或许在她眼里,自己也并不是最佳对象,何不给双方一个机会呢?
  心结解开了,方晓宇开怀畅饮,结果没多久就醉了。当他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张照颜家的沙发上,而她则坐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他。
  看他醒了,张照颜说:“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带到我家吗?”“为什么?”方晓宇一时摸不着头脑。“你喝醉了,一直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没办法,我只好把你带回家。”张照颜紧盯着他说,“而且,你一直喊我的名字,我很奇怪,你怎么不喊周静?”
  “是吗?”方晓宇心里一惊,却轻描淡写地说,“喝多了,你别在意。”“可别人都说酒后吐真言!”张照颜步步紧逼,“我知道你喜欢我,可你为什么不承认呢?”
  望对张照颜那火辣辣的眼神,方晓宇浑身一激灵,酒一下全醒了,哪里还敢回答,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他做梦也想不到,事态的发展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打探消息竟打探出张照颜也喜欢他!
  从张照颜那里是逃了,可一连几天,方晓宇都不敢打电话给胡一平,或许胡一平与周静说谎仅仅是怕他怀疑,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可他与张照颜之间的那层窗户纸却捅破了!撇开他的嫉妒不谈,无论从哪方面说,他与胡一平都是好朋友,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胡一平。
  这样沉默了几天,就在方晓宇被内心的愧疚压抑得快喘不过来气时,胡一平先打过电话来,说:“晓宇,今天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喝酒,顺便跟你说件事。”
  该来的总算来了!挂了电话,方晓宇紧绷的神经一下松弛下来,心里反而坦然了,他知道张照颜跟胡一平摊牌了,而胡一平找他肯定是兴师问罪。于是他暗下决心,见面后即便胡一平羞辱他,骂他,打他,他也绝不还手,那样他心里或许还好受一些。
  但令方晓宇奇怪的是,两人到酒吧后,胡一平坐下后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儿地喝闷酒。方晓宇压抑得难受,小心翼翼地问他说:“一平,你不说有事跟我说吗,什么事呀?”
  胡一平看了他一眼,猛灌了一口酒,然后涨红着脸说:“晓宇,这件事在我心里憋了很久了,我一直不知该怎么跟你说,今天实在忍不住了。对不起,晓宇,我喜欢上了周静,你骂我,打我吧,我不是人!”
  胡一平说完把头向方晓宇这边一伸,扬起脸闭上眼睛,等待方晓宇的耳光,良久却听见他平静地说:“就着事?这有什么呀。”
  “你不介意?”胡一平眼睛睁得老大,一脸吃惊地看着方晓宇。方晓宇点了点头,咬着嘴唇说:“我也有件事想跟你说,既然你说喜欢周静,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其实我真正喜欢的是张照颜。”
  胡一平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那有什么呀,其实我们早分手了。我知道你们相互欣赏,可你一直碍着她是我女朋友,不敢向她表露,后来有人给你介绍了周静,而我又对她一见钟情,所以就追她逼你。”
  “什么,难道那天你与周静约会是预谋好了的?”方晓宇张大了嘴。胡一平淡淡一笑说:“也谈不上什么预谋,跟你说句心里话吧,其实我一直嫉妒你,见别人给你介绍的周静温柔娴静,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很羡慕,没想到真喜欢上了。”
  “你嫉妒我?”方晓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呀!”胡一平感叹说,“我嫉妒你的出色,你看我的家境比你家好,家里对我的要求也严格,可你的学习工作都比我出色,我一直超不过你,这么多年你对我始终是个压力,所以我不喜欢像张照颜那样强势的女人,周静一出现,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她表白了。”
  方晓宇有些哭笑不得,他做梦也想不到胡一平会嫉妒他。这时胡一平把手伸了过来,说:“晓宇,嫉妒是个魔鬼,这些年我都快被它折磨疯了,今天我把心里最卑鄙的东西拿给你看了,你看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吗?”
  “当然。”方晓宇心里掠过一阵暖流,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胡一平眼睛湿润了,他把头扭向窗外说:“知道吗晓宇,今天是这么多年来我最快乐的一天,而且,我从没发现天有这么蓝过。”
  方晓宇也把头扭向窗外,可不是吗,今天的天像一泓水,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也是他见过的最蓝的。
  (原发《上海故事》,刊发名为《兄弟啊兄弟》,转载请联系我:pxf465@163.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和绑匪过招
后一篇:拍卖隐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和绑匪过招
    后一篇 >拍卖隐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