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84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和绑匪过招

(2011-09-28 00:08:47)
标签:

故事

随笔

杂谈

分类: 我的故事

和绑匪过招
    彭晓风
  我是一家监理公司的业务员,出事那天晚上我加班到很晚,快走到我家那条黑胡同时,迎面开过来一辆面包车,在和我擦肩而过的一刹那,车门猛地打开了,从里面伸出两只手,一下就把我拽进车里,死死地摁在了座位上。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我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头上就挨了一家伙,疼得我眼冒金星,刚想反抗,脖子又抵上了一把刀,耳边有人低声说:“请你和我们走一趟,放老实点!”我一犹豫,手脚立即被绑上了,嘴里塞进一团纸,眼睛也被蒙了起来。
  这是绑架!我突然明白过来,但已经晚了,全身都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只好忍着脑袋的剧痛,默记着面包车所走的路线,看绑匪把我带到哪里。但面包车在街上转来转去,一会儿就把我拐迷了,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车才停了下来。我感觉先被抬进了一所房子,然后下台阶进了一间很阴冷的屋子。进去之后我被按坐在一张床上,蒙在眼睛上的布和塞在嘴里的纸团被拿掉了。我睁开眼睛,映入我眼帘的是一胖、一瘦、一矮三个绑匪,在昏黄的灯光下,他们的面目显得十分狰狞。
  三个绑匪我都不认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绑我。我说:“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只是公司的普通职员,没钱赎身的。”那个胖绑匪好像是头,他笑了一下,说:“错,怎么可能?你小名叫强子,是公司的金牌业务员,老婆叫王岚,是名医生,儿子胡小刚在经纬路上小学,这些都不错吧?”
  听他这么说,雇他们绑架我的很可能是熟人!我紧张地说:“是谁指使你们来的?”见三人不理我,我干脆扯着嗓子喊开了:“救命啊,绑架啦!”三个绑匪一听,同时扑向我,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把我打昏了过去。
  这一顿打我并没白挨,至少我知道这附近还有人,否则他们不会反应那么激烈。过了一会儿,我醒了,说:“想要多少钱你们说,别为难我老婆孩子。”
  几个绑匪看了我一眼,没说话。他们的举动让我很纳闷,一般说来,绑匪绑架了人,肯定第一时间找家人索要赎金,但他们好像并不着急。胖绑匪指了指瘦绑匪,对我说:“今晚他看着你,别做无益的反抗,否则他一个人也能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
  绑匪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不能做无谓的牺牲,得用智取。拿定主意后,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间屋子,发现是间地下室,没有窗,头顶上总有车在跑,奇怪的是有时感觉车子离得很近,有时又感觉离得很远。我忍着浑身的疼痛想,这究竟是在哪里呢?
  这一夜我是在焦虑和惊恐中度过的,一点睡意都没有,我的手机被绑匪搜走了,我失去了同外界联络的一切途径,老婆现在知道我被绑架了吗?绑匪会怎么对付她?到底是谁想对我下毒手?脑海里各种假设交织在一起,到第二天还没理出个头绪。
  第二天一大早,矮绑匪来接替瘦绑匪。等到地下室就剩我们两个人时,我试探着对矮绑匪说:“兄弟,就是死你们也让我死个明白吧!”矮绑匪说:“想知道我们是谁雇的?”我苦笑着说:“我想了一夜也没想出这个人是谁,总不会是上帝吧。”矮绑匪点了一支烟,得意地说:“你就当是上帝好了。”
  我见他的脸部表情松弛下来了,就说:“兄弟,要不这样,我给你一笔钱,你把我放了,他俩来了你就说我跑了。”矮绑匪愣了一下,眯起眼盯了我一会,说:“你和你老婆都是上班族,能有多少钱?”我说:“虽然不多,但还有一点,你开个价吧。”矮绑匪一听,哈哈一笑,说:“你别耍小聪明,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矮绑匪说完便不再理我,我更奇怪了,世上还有不要钱的绑匪?
  中午和傍晚,瘦绑匪给我们送来两次饭,伙食还不错,似乎没有为难我的意思。到了晚上,瘦绑匪来换班,于是我又试着用钱引诱瘦绑匪。
  可瘦绑匪连连摇头,也不动心。我又说:“你不动心你兄弟可动心了,只不过我们在价钱上没谈拢。”这句话果然管用,瘦绑匪听后连忙问:“你能出多少钱?”
  终于上钩了!我抑制住内心的兴奋,说:“十万,十万怎么样?”其实我这是信口开河,家里根本没这么多钱。谁知瘦绑匪一乐:“我们三个是好兄弟,为了十万块钱和他们反目不值得,要是你出一百万我就考虑一下。”
  我愣住了,没想到这小子太精了,早就摸清了我的底,根本不上我的当!看着他洋洋得意的样子,我恼了,对他说:“我要方便。”瘦绑匪拿来一个矿泉水瓶,我哼了一声,说:“不是小便,是要大便!”瘦绑匪一听,便找来几张报纸铺在地上。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们把我的腿绑着,怎么蹲得下来?”瘦绑匪想想也是,就过来弯下腰,松开我脚脖子上的绳子。
  我趁着他低头松绳子的当口,一咬牙,猛地一提腿,用膝盖狠狠撞在他的面门上。他怪叫一声,仰面倒地,我立即往门口跑去。可没跑几步,瘦绑匪就扑了上来,我感到身体猛地被电击了一下,立刻浑身酥软,一下倒在了地上。
  只见瘦绑匪满脸是血地站在我面前,手里拿着根电警棍。我想这下完了,一顿皮肉之苦肯定少不了。但他把我的双腿重新捆上之后,并没打我,只是狠狠地说:“小子,我给你记着!”
  功亏一篑啊!我懊恼不已,担心绑匪夜里下手撕票,又睁着眼睛挺过了一宿,到了早上,才昏昏沉沉地迷糊过去。
  但我睡得并不安稳,一直做噩梦,梦见有人不停地追我,后来我跑回了家,却发现一家人全被人绑架了,我怒火中烧,发誓一定要亲手抓住凶手。梦到这里我一下惊醒了,对,我不能就这么束手就擒,我要想办法出去,家里人还等着我呢!
  吃过午饭,我又开始琢磨这地下室到底在哪里。正在这时,有两辆车同时经过地下室的上方,听声音不像是并排走,而是一个上一个下。我闭着眼睛默想了一会,忽然明白了:上面是座立交桥!但全市有好几座立交桥,会在哪一座下面呢?从过往车辆的数量来看,不太可能是在市内;北郊那座周围一点建筑都没有,不可能有地下室;东郊和西郊的两座还没完工,根本没通车。排除了这几座,我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因为我想起被绑前曾经看过一则新闻,说是南郊桐柏路立交桥经过一个村庄,有些村民搬迁时地下室没填,压路机曾把路面压塌过。对,这里一定是南郊!
  确定了地下室的位置后,我又犯愁了,怎么把这信息送出去呢?正想着呢,一直没露面的胖绑匪忽然来了,他和另两个绑匪耳语几句,一手拿着我的手机,一手拍拍我的肩膀,说:“等急了是吧,那就赶快发条短信告诉你老婆存折放在哪里了。”
  哦,绑匪终于问我要钱了,我从他的话里知道妻子很平安,于是稍稍放了点心。我装作心疼的样子问:“你们要多少?”胖绑匪干笑了一下,说:“你不是愿意出十万收买我兄弟吗,那就十万好了。”
  我又说:“给我看看我老婆发的短信!”胖绑匪犹豫了一下,把我的手机递给我,然后死死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先调出他今天发给我老婆的短信:“你丈夫在我们手里,要想让他平安归来就准备十万块钱,报警他就没命了!”再看我老婆的回复是:“存折平时都是他收着,我找不着,让他告诉我。”
  不愧是我的老婆,回答得真聪明!我猜她一定报警了,要知道家里的存折都归她管呢,她这样说,分明是想得到我的消息。这时,胖绑匪一把夺过我的手机,不耐烦地问:“想好了没有?”我略微思考了一下,告诉胖绑匪这样一句话:“存折在家里那个桐树吉他南头的琴桥下面。”胖绑匪听了,没发现什么异常,就照我说的发了。过了一会儿,老婆回短信说:“存折已经找到,但现在银行取不出大笔钱,得等到明天早上。”
  看到这句话,胖绑匪面露微笑,说:“今晚我们就在这儿凑合一夜,明天拿到钱再说。”我的心里却一点底也没有,不知老婆明白了我的意思没有,也不知道警察找到这里以前我还能不能活着?
  三个绑匪不久就呼呼入睡。我仰着头,侧着耳朵,等呀等呀,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见有几辆车由远而近,最后在地下室上面停了下来。我的心猛地狂跳起来,睁大眼睛看着三个熟睡的绑匪,生怕他们在这个当口突然醒过来。这一刻,空气仿佛也凝固了,我能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心简直都要跳出来了。
  “砰!”一声巨响,地下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几个全副武装的特警一拥而入,三下五除二就把刚从睡梦中惊醒的三个绑匪一一擒获,我也被一个特警抱起迅速离开。
  转眼之间我已到了安全地带,看见在外面等候的老婆,一脸紧张和憔悴,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我们两个人抱在一起,很久说不出一句话来。随即三个绑匪也被押了出来,看着一脸惊愕的胖绑匪,我朝他吐了口唾沫,说:“其实我家根本没什么吉他,我编的那个短信是报信的!你们想不到吧?”
  警察把我带回公安局做笔录。做完笔录,我问一个审讯绑匪的警察:“他们究竟为什么要绑架我?”警察反问我:“你知不知道浩宇公司?”我一怔:“知道,这家公司是我们的同行,怎么了?”警察说:“绑匪交代是浩宇公司的老总雇了他们,让他们限制你两天自由。”
  我觉得莫名其妙,问:“限制我自由干什么?”警察说:“浩宇公司老总说你曾经抢过他们公司的生意,这两天又有一笔大业务要竞争,他怕再次失手,就找人把你这个金牌业务员关起来。绑匪完成了‘任务’,本来就要放人了,可你不是想收买他们吗,所以他们打算多捞一票,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就栽在这贪上!”
  案子破了,我也得救了。更让我高兴的是那笔和浩宇公司竞争的业务,本来,我被绑架那天加班就是准备第二天去谈判这笔业务,因为竞争的公司多,我也没有把握。可这事一出,人家竟答应跟我们公司签约了,原因是有我这样在绝境中也不放弃努力的好员工,我们公司一定错不了。
  看到这个结果,我想被捕的浩宇公司老总的肠子一定悔青了。

(原发《故事会》,转载请联系我:pxf465@163.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血狼图
后一篇:兄弟爱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血狼图
    后一篇 >兄弟爱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