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96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血狼图

(2011-09-28 00:01:54)
标签:

故事

随笔

杂谈

分类: 我的故事

  血狼图
  彭晓风
  淮安城内有条叫积草的偏僻小巷,尽头是一个不大的院子。推开院门,几间茅屋,简陋洁净,屋主是个叫李承梧的举人,白天在街上卖字画维持生计,夜晚温书,以备科考。
  这年春天,李承梧第三次名落孙山,十年光阴,转瞬即逝,他内心充满绝望,便去城外散心。在半山腰,李承梧遇到一个下山的猎人,肩扛一杆猎枪,枪上挂着条一尺赢余,通体雪白的小动物,估计是猎人下夹捕捉的,只伤未死,还在挣扎着试图逃脱。李承梧以为小动物是狐,心生爱怜,便向猎人提出买下它。猎人摇头说:“这不是狐,是白狼,养它会给人带来厄运的。”
  猎人的话李承梧并不相信。谈话间,小白狼挣扎得更厉害了,呜呜哀鸣,两只小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似乎在向他哀求救命。望着小白狼那绝望的眼神,想想自己的处境,李承梧内心泛起一阵哀怜,便多给猎人一些钱买下了它,带回家用盐水清洗伤口,敷上草药,关在笼子里悉心喂养。
  过了几天,小白狼的伤口愈合了,李承梧闲来无事,便逗它玩耍,并画了不少草图。奇怪的是,一段时间过后,小白狼的精神又萎靡了,不怎么吃东西,雪白的毛发也失去了亮泽,刚刚活泛的眼神又黯淡了,有种说不出的孤独。想想小白狼的前后变化,李承梧突然醒悟,狼不是圈养之物,它的家在大自然,便提笼进山,把它放了回去。
  这天半夜,李承梧刚睡下,忽听院子里有响动,以为是贼,起来点灯一看,吓了一跳,院子里来了一群狼!正要关门躲避,狼群里忽然蹿出一条白影,一下就跃到他身边,亲昵地在他裤腿上蹭着,低头一瞧,竟是小白狼!李承梧出来后,这群狼便不再走动,或立或卧,在他面前摆出各种姿态。李承梧被这群狼的举动搞湖涂了,正不知所措,却见小白狼进屋咬来画具,放在他身边,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群狼是来报恩,来让他画呀!
  既然科举考不出名堂,身边又有实物,何不在绘画上有所突破?这么想后,李承梧决定画狼。他想象奇特,用墨大胆,笔下的狼或动、或静、或嬉、或怒、或机灵、或狡黠,千姿百态,形神兼备,栩栩如生,挂在街上,能把人吓得转身就跑。可狼在百姓眼里是不祥之物,李承梧画得越像,买者越是寥寥,时间一长,连生计都成了问题,这又让他很郁闷。
  这天李承梧又在街上卖画,刚支好摊,一位衣着光鲜的女子走了过来,在他刚画好的一幅《雪狼夜归》图面前伫立良久,最后说:“公子好笔墨,画出了狼骨子里的孤独和苦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幅画就是公子心情的写照。”
  闻听此言,李承梧吃了一惊,抬眼望去,只见该女子不仅服饰亮丽,而且明眸善睐,风姿绰约,只是不展笑颜,似有无尽愁怨。于是李承梧微微一笑,说:“彼此彼此,小姐似乎也是满腹心事无人知啊!”女子一愣,顿时脸生红云,留下银两,卷起那幅画匆匆离去。
  第二天,那女子又来李承梧画摊,这次买了他两幅画。接下来几日,天天如此,她来了也不言语,挑中一幅或几幅画,留下钱就走。
  几天过后,李承梧心生蹊跷,她究竟是何许人,怎么偏偏喜欢一般女子都厌恶的狼?这日女子又来时,他问道:“小姐是何家闺秀,为何买这么多画?”见她笑而不答,他便说:“既然小姐不说,那画我不卖了。”
  “公子真是奇怪,你卖画,我买画,又不拖欠你银两,问那么多干什么?”他一时语塞,但固执地让女子说明原因,她一气之下就气呼呼地走了。
  但让李承梧没想到的是,那女子第二天晚上却找上门来。李承梧更是惊讶,倚着门框问:“我没告诉过你地址,你怎么找到我家呢?”
  女子笑着说:“说出来怕你会吓着。”见李承梧不以为然,她才神秘地说:“实不相瞒,我叫小惠。我是千年狼精,要不我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喜欢你画的狼?”
  狐仙的传说李承梧听说过,但对真假表示怀疑,现在眼前冒出个狼精,他自然还是半信半疑。小惠说完,并不理会李承梧的反应,迈步进屋,望着挂满墙的狼画,感叹说:“公子超凡脱俗,大胆画狼,而且造诣之深,世上恐无人能出你左右,惟有我们狼能理解呀!”
  李承梧苦笑说:“其实狼和别的动物一样,没什么特别,它的很多行为都是世人的误解。”
  两人由狼聊到画,再聊到对纷繁尘世的看法,甚是投机。临走时,小惠拿出一些银两送给李承梧,说:“公子画狼不仅辛苦,还得不到世人的理解,生活太清苦了。我是狼精,经常劫富济贫,这些银子你留着改善生活吧。”
  此后,小惠不时接济李承梧,两人经常秉烛夜谈。虽说小惠是狼精,可李承梧并不感到害怕,相反,两人关系甚是融洽。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流逝,这天李承梧忽然记起,有几天没见着小惠了,回忆起两人在一起的点滴,不由感叹,如果她不是狼精,自己也许会找人去她家提亲。他正胡思乱想呢,街上一阵骚乱,县衙的衙役过来清理街上的物什,说是待会儿有死囚游街。
  死囚游街,也就意味着随后就要行刑。李承梧一问才知道,今天要问斩的是一个青楼女子。前几天,淮安城放高利贷的杨铁嘴去富华楼喝花酒,当场羞辱她,她不甘受辱,一刀捅死了他。这杨铁嘴平时作恶多端,放高利贷不知逼死了多少人,众人皆敢怒不敢言,没曾想被青楼女子杀了。李承梧一声长叹,钦佩这女子刚烈的同时,也恨苍天不公,县令瞎了眼,她为民除害却还要被问斩。
  谈论间,囚车已经过来了,李承梧仔细一看,一下愣住了,囚车里的女子怎么是小惠?他揉了揉眼睛再看,不错,就是她,这是怎么回事?正发愣呢,囚车经过他面前,小惠扭头看着他,嘴唇蠕动了几下,话没说出来,眼泪却下来了。
  李承梧呆呆地跟在囚车后面,也许小惠是想为民除害,才假扮青楼女子的?但她不会法术吗,怎么不逃走?想到这里,李承梧心生一计,来到街边的酒店,买了一碗酒,对押解的衙役说他是被囚女子的朋友,想行刑前请她喝碗酒。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押解的衙役点头同意。到刑场后,李承梧把酒端到小惠嘴边,小声说:“我来救你来了。喝了这碗酒,你就会现原形,到时这街上肯定会大乱,你乘机逃走。”
  小惠含泪喝了那碗酒。但让李承梧没想到的是,行刑令下后,刽子手起刀落,鲜血四溅,小惠身首两处,却并没变成狼。
  李承梧不知是怎么回事,急忙跑了过去。这时一个在小惠尸体边哭泣的女子抬头问他:“你就是李公子吧,我听小惠姐提到过你。”
  李承梧很纳闷:“你是她的朋友?你也是狼精吗?”
  这女子指着小惠的尸体,哽咽着说:“其实小惠姐根本不是什么狼精,和我一样,都是被恶人相逼,才沦落风尘的。她很喜欢你的画,仰慕你的才气,在得知你日子很清苦后,就想帮你,但又怕你看不起她,所以就隐瞒身份,跟你说她是狼精……”
  这话犹如一记重锤,一下把李承梧打傻了。他忽然感到喉咙发甜,一张嘴,“扑”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人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等再醒过来,李承梧发现自己躺在家里,便晃晃悠悠站了起来,铺开宣纸,还没动笔,又吐了一口鲜血。定了定神,李承梧略加思索,便在宣纸上勾画开来,把满腔的悲愤倾注笔端,用自己的鲜血画了一只狼。
  第二天,县衙的衙役去叫县令起床,发现他床前隐现一条血狼,活灵活现似向床头扑去,吓得衙役怪叫一声,差点没趴下。再看县令,他一动不动靠在床上,惊恐万分,两眼睁得老大,早就被吓死了。衙役吓得扭头就跑,等喊人来,床前哪还有血狼的影子?
  而此时的李承梧,斜坐在椅子上已死去多时。他两目圆睁,紧盯着宣纸上画的那条血狼,似把全部精力倾注进画里。
  (原发《上海故事》,转载请联系我:pxf465@163.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们的孝敬
后一篇:和绑匪过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们的孝敬
    后一篇 >和绑匪过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