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72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的孝敬

(2011-09-27 10:30:12)
标签:

故事

随笔

杂谈

情感

分类: 我的故事
  我们的孝敬
  彭晓风
  单位的自建房竣工后,向强买了一套三居室。装修完毕,他便迫不及待地把母亲接了过来。母亲为供向强读书,辛劳了大半辈子,也该享享清福了,他要趁母亲还健在时,好好孝敬她。向强接母亲过来还有一个原因,他们单位最近要选拔一位科长,他是侯选人之一,单位里谁都知道他母亲独居乡下,以前房子小,住不下,现在房子大了,不把母亲接过来,这个节骨眼上,选拔考核这一关怕就过不了,而且,对门李副科长也是候选人,李副科长房子装修好后就把母亲接了过来,整天在单位里说他们两口子如何孝顺,他不接脸也没处搁。
  向强母亲虽然年过花甲,但身体还硬朗,过来第二天早上就要帮他收拾家。向强拦住她说:“妈,拾掇家有我们呢,您就歇着吧。”说完把母亲拉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打开电视,调到母亲爱看的戏剧频道,让她看戏。向强的妻子小静知道婆婆这辈子不容易,也很孝顺,像往常一样一大早起床做饭,婆婆想去帮忙,也被“撵”了出来。吃完早饭,小静去上班,顺便送儿子上学,向强也要去上班,这时母亲问他说:“强子,菜市场在哪里,中午我给你们做饭。”向强忙说:“妈,您就别管了,菜我中午下班捎回来。您要闷了就出去在小区里走走。”说完他走出家门,在带上门的一刹那,他又退了回来,小声对母亲又说:“妈,忘了告诉您,您别像在老家一样去找对门李副科长的母亲聊天,在小区里碰上了也别说话。”
  “这是为啥?”母亲诧异地看着向强,“两个老太太,没事聊聊天不行吗,再说你们又是同事。”
  “一句两句跟你也说不清楚。”向强欲言又止,母亲是个直爽人,他怕母亲什么都说,只好搪塞说,“慢慢我再跟你解释。”
  中午向强和小静几乎同时到家,母亲见他带了菜回来,想接过来拿到厨房去摘,小静却说:“妈,强子买的是净菜,您就别沾手了,坐着跟他聊天吧,饭一会儿就好。”母亲只好又讪讪地坐到沙发上。中午时间短,向强和小静吃完饭就去上班了。到了晚上,向强接儿子回来,然后陪他做作业,小静做饭,吃完饭,小静收拾家,等一切忙完,洗洗涮涮,时间也不早了,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这样过了十来天,一天早上,向强起床后发现母亲精神不大好,脸色也难看,忙问她怎么了。当听母亲说头晕,身体发软,提不起精神后,向强吓了一跳,顾不上吃饭,急忙带她去医院。检查了一圈,钱花了不老少,却没查出什么大毛病,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开了一大堆调养药,让向强母亲回家静养。
  回到家里,向强见母亲望着桌子上那一大堆药发呆,就安慰她说:“妈,医生说您身体没有大的问题,估计是刚来到城市,不大适应,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母亲没理会他,自言自语说:“检查加药费,小三千块钱呢,我这死我老婆子,帮不上儿女的忙不说,还净糟蹋钱,真是作孽呀。”
  向强没想到母亲会这么想,操劳了大半辈子,却心疼看病的钱,心中不由一酸,忙说:“妈,瞧您说的,钱算什么呀,您的健康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查一下我也放心了,您就安心调养吧,”
  可是,事情并不像向强想的那样,母亲调养了一段时间后,身体并没有好起来,相反,反倒像更重了些,每天病恹恹的不说,连饭量也小了,身体也日渐消瘦。母亲见向强焦急,反而安慰他说:“强子,我是受罪的命,不大习惯这里的生活,整天什么都不做,吃了睡,睡了吃,都快成老废物了,要不我回家住一段时间看看?”
  原本是让母亲来享清福的,可她却不适应,让着日渐消瘦的母亲,向强心急如焚,古人说孝是“色难”,没想到他也遇到了。母亲在他身边感觉不高兴,不痛快,觉得活得没滋味才导致生病,再强留她在身边,反倒是不孝了。没办法,向强只好把母亲送回老家,并让堂兄平日多照看她些。
  母亲回家没几天,电话里她说病好多了,向强有些狐疑,但母亲说话时中气确实比在他这里足。又询问堂兄,堂兄说婶子不像生病的样子,每天像往常一样上下地,连吃饭也和以前差不多。堂兄不会骗向强,这让他既高兴又遗憾,高兴的是母亲的身体并无大碍,遗憾的是不能让她在自己身边享福。
  又过了十来天,一天上午向强开车出去办事,路上办公室的小王忽然打来电话说:“向哥,你今天上单位网站了吗,我发现大娘的照片被人发到了论坛上!”
  “我妈的照片被人发到单位网站论坛上?”向强愣住了,纳闷地问,“都是些什么照片?”
  “劳动的照片。”电话里小王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向哥,我觉得这事很蹊跷,不会有人背后捅你刀子吧?”
  “照片的题目是什么?”向强心中一惊,急忙问小王。“《年过花甲还这样劳累,单位里某人于心何忍?》”小王小声说,“照片我下载了,马上发到你手机里,你看一下。”
  小王发过来的照片一共六张,头两张是向强母亲背着一捆柴,接下来两张是挑水浇菜,最后两张是在地里锄玉米。照片上向强母亲表情自然,脸上的汗水,身上的泥土,还有干活时的姿势,都是他熟悉的,看的出是母亲在劳动时被偷拍的,不是摆造型。这个节骨眼上,这几张照片,加上这个题目,发照片的人的用意不言而喻。向强做梦也没想到有人会这么对他,心中的怒火腾地就起来了,猛一抬头,却发现路前面亮起了红灯,有几个孩子正在过马路,他的汗唰地一下就冒出来了,顾不上多想,扔掉手机,猛地向右打方向盘,车子侧着撞向路边的电线杆,只听“咚”的一声,车子侧翻了几滚,他被弹了出来,头撞在地上,车子落下后压上了他的左腿,他一下就疼昏了过去。
  这次事故造成向强左腿骨折,外加轻微脑震荡。手术后向强并没有把这一消息告诉母亲,怕她为自己担心,但让他吃惊的是,第二天一早,母亲竟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医院。向强责怪妻子不该泄漏消息,母亲却说:“强子,别怪小静,我昨晚看本省新闻,意外看到了那起车祸,见受伤的人像你,这才打电话问她,然后让你堂哥给我找了辆车,她也不知道我连夜赶来。”
  老家距离向强居住的城市近千里,没有夜班车,包车要上千块钱,他有点心疼这笔钱,愣愣地看着母亲说:“白天不有车吗,非要连夜过来,花那冤枉钱干啥?”母亲白了他一眼,有些不以为然地说,“我怕小静没跟我说实话。钱花了就花了,以后再挣呗。”
  向强所住的医院离家并不远,婆婆来了,小静就让婆婆先照看他,自己回去准备午饭。小静一走,母亲就关上了病房的门,脸一板说:“强子,你上有老下有小的,开车这么不小心,你喝酒了?”
  向强也正想知道照片是怎么回事,就摇了摇头,问母亲最近是否让人照过相。向强答非所问,母亲茫然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说几天前有个摄影师去村里,想要拍一组老人的生活照,找了好几个老人,每人给了几百块钱,她看过拍的照片,都是居家生活劳动,没别的。
  摄影师?向强脑子飞快地转着,从母亲的话来看,摄影师并不像是有人雇的,否则不会给多人拍照,有可能是摄影师把照片发到网上,被单位里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单位网站论坛是开放的,谁都可以登录,这样一来,要查的话就困难了。母亲见向强沉思,就追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向强叹了口气,把出车祸的事说了一遍。母亲听后沉默了半晌,正色对他说:“强子,你有上进心很好,但升职的事不要看的太重,工作认真做了,无愧于心就行了。对我来说,你当多大的官并不重要,你们平安健康,不像昨天那样让我担心受怕,我就能多活几年。”
  母亲老了,向强最希望是她平安健康,可在母亲那里,孩子们平安健康却是她一生最大的心愿。向强一时呆住了。
  几天后向强出院回家养伤,小静要上班,担心婆婆还住不惯,就跟他商量找个保姆。母亲听了一万个不乐意,不让他们花那冤枉钱,还说别人照顾她不放心。小静不忍心拂婆婆的意,可又担心她的身体,就吞吞吐吐地说:“妈,你身体也不好,万一把您累倒了怎么办?”母亲知道小静替她着想,笑了笑,退一步说:“要不这样,我先照看强子一段时间,如果身体扛不住你再找行吧。”
  与上次来不同的是,向强母亲这次留下身体没有任何不适,每天一大早就起床,把一家人的早饭做好,然后赶往附近的早市,买来一天所需的新鲜果蔬。吃完早饭,她边择菜边跟向强聊天,向强责怪她不该跑那么远去买菜,她却说早市的蔬菜不仅新鲜,而且比周边市场和商场里的便宜很多,还可以讨价还价。今年物价涨的厉害,向强母亲没几天就把家附近的超市商场各种日用品的价格摸的门清,总能用最低的价格买到实用的物品。小静不忍心婆婆劳累,想上下班帮忙,可婆婆早就算好了时间,等她下班,早把可口的饭菜做好,家里收拾干净了,让她有时间多陪向强和孩子。每次吃饭,母亲总问向强妻儿饭菜好不好吃,还想吃什么,他们满意了,她的脸上就露出孩子般的欢乐。不仅如此,向强儿子的一条裤子挂破了,小静说给买条新的,母亲看后没说话,第二天再把裤子给小静,她竟在裤子破的地方绣上了卡通图案,为了对称,在裤子的另一边也绣了,向强儿子穿上后兴奋抱着奶奶就亲;小静的一双高跟鞋后跟坏掉了,又换不到同样的后跟,也想扔,母亲拦下后,第二天找了个好修鞋师傅换了双新鞋底,花钱不多,却等于换了双新鞋,让小静爱不释手。
  时间不长,母亲就融入到向强他们的生活,小静和儿子更不离不开。月底的时候,母亲拿出个账本给向强,他看后呆住了,与以前相比,母亲这个月竟给他们省了好几百块钱,生活水平比以前还好,更重要的是,他并没有见母亲吃药,身体也没出现什么不适的症状,精神矍铄,脸色红润,与第一次来判若两人。
  向强腿伤痊愈上班后,单位里发生了两件事,都与对门的李副科长有关,第一件是他荣升科长,第二件是他当科长没几天,他母亲在家里自杀了。同一单位,又住对门,向强便去他家帮忙。事后一天晚上,李科长到向强家道谢,并说单位网上论坛的照片是他老婆在一个网站上下载发到上面的,他知道后马上就删除了,并骂了她,但没想到造成向强车祸,他一直为这事深感内疚,特向向强道歉。
  没当上科长,向强虽然遗憾,但相对母亲在他身边一家的幸福,这点遗憾并不算什么,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于是他笑了笑说:“其实我很感谢这次车祸的,我母亲第一次来也住不惯,可母亲这次来照看我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我们小时候依靠父母,需要他们,他们是我们的靠山,到他们老了,我们若过分照顾,他们会觉得我们不需要他们了,自己活着是个累赘,是个废物,是多余的,如果我们让他们觉得我们需要他们,离不开他们,没他们我们不行,让他们做力所能及的事,他们会焕发第二春,活的会更有劲,也许更长寿,从某种程度说,这也是孝。”
  听了向强的话,李科长愣住了,双眼竟有眼泪沁出,好半天才哽咽着说:“当年我母亲卖煎饼供我读书,把她接来后,她嫌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没意思,想去卖煎饼,我怕丢人不让,她一直闷闷不乐。事发前一天,她想做煎饼给我和老婆孩子吃,我怕她累着,就说那东西太油,吃着不健康,没想到她竟会想不开,其实我是吃煎饼长大的,我真混啊……”
  (原发《上海故事》11.10期 ,转载请联系我:pxf465@163.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致命的完美
后一篇:血狼图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致命的完美
    后一篇 >血狼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