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风
彭晓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92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速之客

(2011-09-27 09:25:40)
标签:

故事

随笔

杂谈

分类: 我的故事

  不速之客
  彭晓风
  已经是夜里10点了,杰森还没有回家。安妮点了一支烟,焦躁不安地在客厅地走来走去,时不时抬头瞟一眼墙上的钟。
  连续抽了两支烟后,安妮终于按奈不住,她趋步向前,正要抓起电话,电话却先响了,正是杰森打回来的,说:“过一会儿有个客户会去家里,我这里暂时走不开,你先接待一下。”
  听了杰森的话,安妮用手抚了一下胸口,缓缓舒了一口气,却冷冷地说:“你别想躲避,对你我已经忍让了三年,今天晚上必须把财产问题谈清楚!”
  电话里杰森不仅没理会安妮的话,反而反唇相讥说:“我知道你的目的是想多分一点财产。今天晚上这客户可是大客户,若与他签成合同,我肯定能大赚一笔,事成之后难道你不多分一点?”说完不由分说挂断了电话。
  安妮扔了电话,脸上隐显一丝诡秘的微笑,她把自己窝进沙发里,身体像怕冷似的那样蜷缩着,可即便如此,不知为什么,她的身体还是禁不住地微微颤抖。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门铃骤然响了起来,吓了安妮一哆嗦。奇怪的是,自门铃响过之后,她的身体反倒不抖了,像只猫一样腾地跳起,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走到门边,隔着门问:“谁呀?”
  “请问这是杰森家吗?”说话的是一名男子,“他请我到他家里来洽谈一笔合同。”
  看来是杰森说的那客户到了,安妮打开门,两人刚一照面,顿时都愣住了,同时惊呼:“是你?!”
  此人叫尼克,十年前是安妮的初恋情人。尼克表情怪异地发了一会儿呆,忽然退后一步,抬头确认了一下门牌号,然后一脸吃惊地说:“你嫁给了杰森?”
  安妮把他让进屋,面无表情地说:“十年前你一走就杳无音训,难道还让我一直等着你不成?”
  尼克嘴唇嗫嚅了几下,想说什么,却终没开口,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搓着手。安妮瞟了他一眼,忽然淡然一笑说:“好了,过去的事就别提了,不都过来了吗?你坐呀。”
  尼克木然地坐下,呆呆地盯着安妮,半响才问:“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安妮的神情陡然黯淡下来,凄然地说:“我正准备与杰森离婚。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深究起来,都是你害的!”
  “我害的?”尼克愕然地看着安妮,“我们分手已经十年了,怎么会是我害的?”
  安妮冷哼了一声,用冷冰冰的声音告诉尼克,十年前他失踪后不久,有一天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她没有收入来源,生下孩子也养不活,可国家法律又不允许堕胎,她只好到国外去流产,结果在一家私人诊所手术没做好,落下终身不能再育的后遗症。与杰森结婚后,她原以为杰森不在乎这些,可她错了,杰森是亚裔,思想很保守,一心想让她传种接代。当三年前杰森知道她不能生育后,对她就变了,在外面找了个漂亮的情妇。她不能容忍杰森有情妇,当时就提出离婚,可杰森一直找各种借口不答应,现在他情妇怀孕了,他没有了选择,今天晚上他们准备谈财产分割问题。
  提起往事,安妮越说越伤心,最后掩面而泣说:“当年我是为了找个依靠才嫁给杰森,可我实在不能容忍他的背叛。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就不计较财产多少了,你知道吗,这十年我一直没忘记你,你究竟去了哪里,怎么连个音训都不给我?”
  听了安妮的哭诉,尼克的脸色阴晴不定,有些不自然地说:“十年前我跟人去国外做生意,本想挣一笔回来与你结婚,没曾想在一次与人争执中失手打死了他,结果做了九年牢,前段时间刚回来。”
  “不管怎样,你回来就好。”安妮站起身,拿起了电话,在拨杰森的电话前她说,“我一刻也不想再见杰森那付丑恶的嘴脸了,只要能与你在一起,哪怕他不给我财产我也愿意!”
  杰森的电话拨通后,安妮还没说话,他先急忙问:“客人来了吗?”“来了呀!”安妮轻快地回答说,“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的初恋情人!你赶快回来签离婚协议吧,我一刻也不想再拖了。”
  “什么,他是你的初恋情人?”电话里杰森的声音有一丝惊慌,正要再说什么,可这回安妮却没给他机会,啪地把电话挂断了。
  安妮的话把尼克也吓了一跳,他张大了嘴,半天才说:“你,你说这些干什么?”
  安妮嫣然一笑说:“告诉他又何妨,反正我们已决定离婚。来,陪我喝杯酒庆祝一下,一是我终于自由了,二为庆祝我又找到了你。”
  但尼克却像火烧了屁股似的一下跳了起来,急忙摆手说:“这样不好,夜已经很深了,既然杰森不在,我还是先离开,免得让他抓住什么把柄。”
  尼克说完落荒而逃。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安妮的脸上绽放出阴冷的笑。
  杰森一夜都没回来。第二天早上,安妮被急促的门铃声惊醒,她打开门一看,门外竟站着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向她出示一张照片说:“听小区里的人说此人是你的丈夫。他死了。就在小区外面的小胡同里。”
  安妮睁大了眼睛,身体像突遭重击似的猛一摇晃,差点没站稳。警察见她神情不正常,简短询问了她几句就走了。杰森身上的钱没了,又死在家附近,警察从询问安妮得知他并没有仇人,于是怀疑他半夜遇到劫匪,可能死于与劫匪的搏斗。
  警察走后,安妮表情怪异地站着,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是尼克打来的,他平静地说:“杰森是我杀死的。”
  安妮的心猛地狂跳了几下,随手按下了电话录音键。尼克继续说:“可能你不知道,我是个杀手,杰森想与你离婚但又不想财产被你分一半,于是找到我前去杀你。见被杀者是你,又因为我才被杰森抛弃,对我还一往情深,我心里不忍,所以就放弃了。由于你把我们的关系告诉了杰森,从你家出来后,他得知我没下手,就怕我把想杀你的想法泄露出去,就对我动了杀机,可他哪里是我的对手……”
  听到这里,安妮果断地挂断了电话,同时拔掉了电话线,然后用手机给警方打了个电话。她知道尼克最后想说他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她,还想与她重修旧好。
  做完这两件事后,安妮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她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后就放声大笑起来。十年前尼克的始乱终弃,三年前杰森的薄情寡意,让安妮心里恨透了这两个男人。半年前的一天,安妮在街上偶然看见了尼克,经打听得知他做了杀手,于是一个可怕的计划在她脑海里滋生,她要借尼克之手杀掉杰森,然后得到全部家产。安妮先从杰森的情妇入手,让人向她许以重金装怀孕,然后逼杰森离婚。杰森爱财如命,为不想家产被安妮分走,他早就动了杀心,只是一直在犹豫,乘此机会,安妮又让人向他情妇提供了尼克的资料。
  一切都像安妮预料的那样天衣无缝,等警察拿走尼克电话给她的录音带,她就可以得到杰森的全部家产了。可是,安妮高兴的太早了,老天跟她开了个玩笑,她笑着笑着,忽然感到心脏剧烈疼痛起来,她眼前一黑,咚的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再也没爬起来。
  安妮做梦也想不到,仇恨已经侵蚀了她的心脏,容不得她高兴了。

    (原发《故事家》,转载请联系我:pxf465@163.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可怕的咒语
后一篇:致命的完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可怕的咒语
    后一篇 >致命的完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