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茗雨江南-潋滟居士
茗雨江南-潋滟居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907
  • 关注人气:1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城一夏#,日照岚山,细雨笔架山

(2019-06-20 06:47:12)

细雨笔架山 

住在岚山的日子,每日里必登阿掖山。如果早上没有空挡,那么傍晚时分一定要憋足了劲,连跑带颠地冲上老爷岭,以至于那些中老年的登山爱好者,老远见我身影,便要先闪了道路,然后气喘吁吁地啧啧称赞一番。你看人家虽然矮墩墩胖乎乎的,却像是球形闪电。尤其是在几个“貌美如花”,打扮的像是十八的中老年妇女眼中,我那就是那个立志的小楷模。

老爷岭一贯是烟云缭绕,仿佛披着絮帽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感觉。而矗立于老爷岭之南二里外的笔架山,虽然只是矮了那么的一点点,却每日里雾霭脚下过,山间草木历历在目。笔架山深入到安东卫街道,当年大明朝设立安东卫海防要塞之时,山尖曾经筑有烟墩,也就是烽火台。当发现海上航行而来倭寇、海盗和不明国籍的船只时,便白日里点燃狼烟,夜晚间烧起篝火,以便驻守在安东卫城内的官兵及时做好战斗准备,把来犯之敌绝杀在海滩之上。

这一日,虽然还未在小暑节气里,晌午的体感温度却已经令人有些闷热。岚山小城濒临海州湾,环绕阿掖山,一贯是冬暖夏凉,四季皆宜的好地方。只是夏季的时候,海上湿气会经常的萦绕而来,盘旋不去,偶尔的形成几天桑拿天。还好,就在我准备午后登临笔架山的时候,天空中忽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一下子令人惬意起来。而原本有些霾气而浑噩的城市街头,也瞬间清新明快地纤毫毕现。

我走过已经被扒了皮抽了筋,满目疮痍的砚台山,寻思着这么好的一座碧螺小山,何不让它就此千万年亭亭玉立在笔架山下,包涵孕育着一方人杰地灵,物华天宝的风水,为什么要琢磨着收拾它,而只成为一个空留的诗情画意的名字。

笔架山位于老爷岭之南,凌空对峙,守望亿年,老爷岭雄伟浑厚,笔架山清秀奇峻,老爷岭和笔架山属于一山两峰,竟然面目差距如此的明显。原本中间相连的那条山谷,如今成为了通畅整洁的岚山中路。笔架山,只因碧螺般的小山巅顶上,出了一高一低两个小尖峰,形如笔架,而被人顺口叫响了的。当年明朝守卫部队之所以选择了这里作为烟墩烽火台,主要是观察到了这个小山不会出现老爷岭那样云雾缭绕的现象。视线清爽,易守难攻的笔架山上不仅可以远眺东海,俯瞰海州湾,更可以屯兵驻守,随时准备打击倭寇来犯。

上笔架山的小路掩映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林木间,如果不是特意要登山的,很容易走走看看之间错过了这个不太显眼的路口。岚山本地的友人说,生长在安东卫却从来没有真正登上过笔架山,主要原因就是上山的路太陡。果然一入笔架山,立刻就是几乎笔直的台阶路。抬头去看,浮光掠影间似乎没有尽头。但是只要过了这百多阶的石级,山路便舒缓了一些,虽然也要前腿拱后退蹬,毕竟可以采取迂回登山法,不疾不徐。时间有的是,尽可以花香鸟语之间,透过茂密的林木枝叶,欣赏远处波光粼粼海州湾中大艨航行,脚下安东卫老街依稀还没有拆改的百年老民居。

虽然山在城市的中心,但是置身其中,立刻便静谧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仿佛血脉的汩汩流动,正迎和着穿林透叶的清风,舒爽惬意的令人有种振翅欲飞的感觉。尤其是走在细雨溟濛的逶迤山路上,泥土和草木混合而清新的味道,弥漫萦回,格外的荡涤心肺。隐隐的一种儿时的情景浮现出来,仿佛看到赤着小脚丫的孩子们快乐而顽皮地在山水之间尽情玩耍,而自己正是其中最为张扬和肆意的那一个。

真正的挑战来自于海拔一百米之后,山路越来越险峻空悬,石级也越来越陡峭狭窄。还好这样的山路,我挑战过十几次的泰山十八盘,只要是不放弃咬着牙向上走,迈不动双腿,喘不过呼吸,最难以坚持的时候,往往也是最后超越和成功的时刻。台阶一个个在那里,湿漉漉的有些滑,我虽然走的很慢,却从未停下脚步来。我登山多了,养成了自己固有的习惯,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那就是从来不会打乱自己的节奏,注意力分散到周围的美景上,呼吸调整的均匀。尤其是当目之所及,无限风光尽收眼底的时候,那种欣喜,那种快意,便瞬间扭转了疲惫和劳累所带来的压抑,人也越发精神爽利起来,斗志也更加顽强。这时候那种超越自我,突破极限的快慰,简直能够使得自己找到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没有的那种来电的感觉,或许这就是登山要寻找的那种最初的宗旨。

在我居住的楼宇后阳台,无论是去倒一杯水,还是去一趟卫生间,甚至就是伸下懒腰,随意回下头,便可以让一抹阿掖山色浓郁的在眸睐里化不开。每天早晨起来,我都会倚在靠枕上静静地看上一会儿阿掖山,让无边的山色,清新的绿韵,萦绕的晓岚,熨帖的心旷神怡之后,才会一边对着阿掖山洗脸漱口,一边沏上一杯香醇四溢的咖啡。看多了阿掖山,我发现就算是相隔不过千米的老爷岭和笔架山,也有着各自的神态和意蕴。老爷岭的绿色凝重和沉静,黑松林层层叠叠铺展开来,穿插和烘托着缠绵的雾霭,湿漉漉的松涛,就算在轻盈畅快的海风激荡下,也表现的无比安谧。笔架山的绿色鲜亮和晴翠,雾霭和山岚很少来骚扰,就算最俏皮的时候,也只不过魅惑了一角腰肢,只要是一阵轻风从海上吹来,便立刻逃之夭夭。笔架山绿的飘逸,温润润的淡雅,清新新的柔美,尤其是当日出渲染出朝霞的那一刻,山光云影相互交叉缠绕,叠压拥挤,幻化出曼妙而瑰丽境界。当第一缕阳光倾泻和溅射在笔架山巅,仿佛有一股流动的馨香,旋转和跌宕着飘进我的窗户。

现在攀登在笔架山中,穿行在无边的翠云廊间,才感觉笔架山的绿不仅在视觉上起伏激荡,更在嗅觉、听觉和触觉上都会产生转变和幻化。氤氲的木香,潮湿的草气,几声山雀叽喳,断续黄莺的欢畅,一片绿叶的湿滑,一株药草的清婉,都会让这绿韵更加的深入和贴切,仿佛穿戴在身上,描写在脸上,融化在眼间,沁入在心脾中。

无意之间,一只毛茸茸的黄灰相间的小松鼠从枝头跳到了面前不远处的石阶上,一双明亮亮的小眼睛任意地上下打量着我,长长的灰色尾巴一卷一卷的把身子横档在必经之路上。我往前迈出一步,小松鼠便透着极不协调的大尾巴机警地向后跳一步;我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一步,小松鼠便毫不妥协地向前跳一步。双方保持着不远不近心里差距,若即若离。小松鼠见我不错眼珠地盯着它,也开心地不时鼓着腮帮子,呲牙咧嘴。还把两只灵活和乖巧的小手,上下挥舞着,一副搔首弄姿的撩人姿势。小眼睛也跟着一闪一闪的,似乎撩拨着,故意地逗着我开心。

于是,我转过身子往山下跑几步,回头去看,小松鼠也活蹦乱跳地沿着石阶往下跑。见我停下脚步,小松鼠果断地刹住脚步。我又转过身子迎着小松鼠往山上跑,小松鼠灵活利索地回转身子,无比迅捷地一步一个台阶地往上跳。我追的急了,小松鼠干脆跳到了山路边的一棵倚斜的松树上,蹭蹭几步,便稳稳地坐在了高高地枝头上,低下头似乎很是开心地瞅着我。

小松鼠和我开心地逗闹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我并不太好玩。玩来玩去总是那几样,便决定找更好玩的的去了。于是,小松鼠摘下一个比它脑袋还大的松塔,噗通一下向我扔了下来,然后一蹦三回头地向松林深处行去。只把我孤单单一个人留在松风里惆怅,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海拔二百米之上的笔架山,清脆且婉转的鸟鸣声也渐渐消失了,只有不时飒飒作响的野桃树叶,应和着我的心跳之声。四周静寂无声,静寂的令人难以形容的压抑。我油然想到了阿掖山路上耳膜压迫的感觉,两种感觉,一种共鸣,让我血脉有些激荡。禁不住把手拢在嘴边,压低了嗓音,呜呜地大喊了起来。声音一部分穿越了松林,飘散到岚山城区的上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另一部分则飞跃山谷撞击在老爷岭厚重和矜持的山体上,立刻带来无尽无休的回音。声波在两山之间回荡飘荡,直到被划破天际的几声鸥咽所替代。

渐行渐高,林木越来越稠密,花草越来越稀疏。这里的树,无论是松树、柏树,还是银杏、楸树,都要比山下低海拔的高大和笔直。虽然这些林木也是次生林,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岁月风霜的刻痕,却因为集天地之精华,日月之光辉,而更加的恣意和盎然。丝丝的小雨,偶尔借助阳光长长的穿行光带,而东一下西一下地飘落到我的眼睫毛上,令我眼前忽隐忽现地不时晶莹出玲珑剔透的冰玉世界。山外的天空,虽然被低层的云雾侵扰着,而极高的天穹深处却蔚蓝的无比清丽。而不时探头探脑的太阳,把迷幻七彩的神笔,这里涂上一笔,那里抹上一道。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曲折的山路低了一回,再次仰扬的时候,忽然路边灌木林中闪亮出一抹姹紫嫣红。我停住了脚步,展展额头上汗,悠悠地看去,竟然惊诧了,红的、紫的、绿的,这些虽然稀疏,却饱满鼓胀的小果实,就像是一颗颗璀璨的小玛瑙,圆润、细腻、鲜亮,因为浸润着雨珠,又被忽隐忽现的阳光闪烁着,越发显得格外生动晶莹,熠熠生辉。这明明是一棵樱桃树吗?竟然娇娆多姿地生长在隐秘的山林灌木之间。似乎我看到了东坡老先生看到海棠花开的那一幕,竟然有如此的奇遇和机缘。我轻轻地触碰着,小心地采摘了一棵深紫而饱满的,放在手心中细细端详。不知不觉间一颗樱桃跳进了干渴而焦虑的口中,没有咀嚼,只是轻轻一抿,立刻一股清香的酸,优雅的甜,便充盈了唇齿之间。刹那之际,汁液流入肺腑,怡美的感觉便流淌的身心通畅而愉悦。这种无比心旷神怡的感觉,让我一下子想起来徂徕山那次品尝樱桃的经历。徂徕山所在的天宝镇,中华樱桃的最正宗的原产地,号称中国樱桃第一镇。那里的樱桃有着一千多年的栽培历史,被誉为北方鲜果第一枝,个大皮薄,汁浓味美,营养丰富,自唐朝以来便被皇庭指定为特级贡果,与岭南的荔枝齐名天下。每到收获季节,必要加急快马进贡皇室。不知道这棵野生的樱桃属不属于天宝樱桃的品种,想起前几天在安东卫农贸市场买到的樱桃,酸的不甜,甜的不酸,滋味平常,两相比较,高低立判。我抹了抹嘴角,一缕红润染上了手指,娇艳的那么诗情画意。一份惬意,一丝欢愉,此刻悠悠涌上心头,仿佛眼前俏丽而委婉的樱桃,楚楚动人的令我心思徜徉。

忽然想到东坡老先生不仅是写过荔枝的,也是写过樱桃的,赶紧搜肠刮肚想来。却是蹦出了这首《樱桃》诗,大约记得几句:独绕樱桃树,酒醒喉肺干,莫除枝上露,从向口中传。原来老先生也是像我这样急不可待地吃了,不过老先生为了解酒,而我则是解渴。

这么尚品的樱桃,我只是吃了一颗,便已心满意足。我不觉得荒芜幽僻的山林之间,这棵果汁鲜美的樱桃,独立在无人寂静的世界是一种暴殄天物,而更加体会出这是大自然对笔架山的一种眷顾和垂青。这有这般静如处子的清净秀丽之山,才会生出这般阆苑仙葩的妙物。这棵清婉娇娆的樱桃树,不知幻化了什么样的故事,而亭亭玉立在这里。在我眼里,它好像不再是一棵树,而是一个凌波仙子,海上而来,林间而栖,只是为了倾心在这座小山之中,等待机遇那位或许永远不会出现的身影。闭上眼睛,一个窈窕的樱桃仙子,在我身边缓缓地起舞着,媚波流动,顾盼生怜。

终于最后一步的踟蹰,稍微平定的呼吸,让我站在了古烟墩烽火台之上。脚下虽不是阿掖山之巅,也不是笔架山的最高处,但是面前却铺展开了一湾粼粼波光的海水,海港、航船、城市、车流,尽在眼底,生动活泼的仿佛是小人国里场景。天空中极远处还是晶莹剔透的蓝,近处似乎妥手可及的云丝丝缕缕若有若无,毛毛的雨还在有意无意的飘。而我独自而傲然地屹立在天地山海之间,丝衫颉颃------

 

潋滟居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