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洲岛的锅仔饭---广州生活

(2019-03-12 20:46:18)
标签:

潋滟居士

珠江

长洲岛

海珠桥

大佛寺

          长洲岛的锅仔饭

岭南名吃锅仔饭,在美食江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广州锅仔饭排名第一的我认为在长洲岛军校路上,那是一家挨着黄埔军校的小店,面积不过百平米。而且做锅仔饭的厨房就在就餐的大厅中,一边吃着饭,还可以一边欣赏厨师们杂耍般的表演。没错,厨师们在两排炉灶间,置砂锅,放佳肴,忙活起来的动作,就像是故意耍给人看的。尤其是要有女孩子们拿着手机拍照,厨师们更是精神抖擞,挤眉弄眼的玩耍的更加开心。不时还把手中的火钳,在砂锅上凌空转几个圈,看着足够心惊胆战的。

年轻的时候出入广州,也经常是要吃锅仔饭的。一个是实惠,应该是好吃,特别符合北方人的口味。我是这么认为的,主要体现在可以吃饱,搪时候。虾饺肠粉好吃,不解饱,一会儿就饿。现在吃锅仔饭还要满大街的转悠,很不好找,不知为什么少了。从前那可是市场上,小吃摊上随处可见,赶上饭食的时候,还要等上半天。挤个座位等着,一定要眼疾脚快。吃锅仔饭不一定都是广州忙碌的打工者,羊城本地的人也是喜欢吃的。锅仔饭品种很多,烧鹅的、叉烧的、鸡肉的、腊肉的、卤鸭的,还有各种海鲜的。我只吃两种,烧鹅饭和叉烧饭,因为不仅当地特色十足,主要是好吃。香腻油滑的鹅肉,蜜汁甜脆的鹅皮,渗入粳米饭里的油汁,真是好有满足感的口味。叉烧饭最是羊城风味,蜜汁叉烧,口味甜香,不是一般北方人可以接受的,却是我喜欢的。

我经常是为了吃锅仔饭,要特意过江到长洲岛,逛逛黄埔军校,感受一下革命先烈们的光荣。那段曾经的金戈铁马,风云历史,总是让我心潮澎湃。恨不得追随了黄埔同仁,一起驰骋沙场,驱除倭寇,还我锦绣河山。军校路的这家锅仔饭,也是我一次偶然吃过的,竟然觉得是我从未吃到过的最好锅仔饭。再有就是跟许多现役的军人一起大快朵颐,很是感觉快意。长洲岛的黄埔军校这里,不仅有军校,还有军工厂。而且黄埔军校门外的码头上,长期停靠着我海军的舰船。我经常看到的有泰山舰和衡山舰,泰山舰是一艘新型的两栖登陆舰,经常会实操训练,让游览黄埔军校的游客们大饱眼福。国人见多了陆军的威风,少见海军,所以看到我们的威武战舰,特别新鲜,也很是兴奋。虽然隔离的铁丝网上悬挂着不让拍照,违者必究的吓人标牌,游客们还是明目张胆地端着照相机和举着手机,一个劲地照。我开始还有些担心,会不会出来什么宪兵和执法队,就像我们无所畏惧的城管一样,穷凶极恶,令人望风而逃,心惊胆寒。好在担心是多余的了,写归写,吓人归吓人,还从来没有看见那个军官出来喝声制止的。想想,美国的航空母舰都可以随便参观,我们这些小家伙还有什么可保密的。

如今的黄埔军校已经不在是军方的管辖,而交给了旅游部门。原本特色的青年男女军官免费讲解史料,变成了女讲解员。这让我很觉得惊讶,我个人认为还是归属军方比较好。因为看到我们英姿飒爽的军人,就会联想到那些百年前志在国家的先辈们。大约是和整治军队有关系,军校路两边原先店铺林立,纪念品武装到牙齿的热闹场景已经不在了。军校路萧条的仿佛是一夜之间,除了几家还在维持营业的小店外,大多数的商户已经关张大吉,而且还不出还有什么复苏的迹象。我曾经喜爱的那家锅仔饭,也踪迹皆无。那些我很爱的军品商店和彰显军威的纪念品商店,也只剩下一家了。不知为什么原先开放的东征烈士纪念碑,游泳池和李济深故居,也成为军事重地,闲人免进了。

因为特意来吃锅仔饭,却只见一街的清净,偶尔的行人,也是住在这里的老人们。记得有一次参观完黄埔军校,往长洲岛码头走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一家顾客盈门的锅仔饭,于是便决定在这里吃午饭。因为是夏天最热的季节,食客们都挤在屋里吹着空调,所以才留下了门外篷布下被太阳暴晒的一张桌子。我坐在半荫半光的桌边,等着我要的烧鹅饭的时候,来了两个飒爽英姿的女军人,向屋里张望一下,便决定坐在我的这张桌子上。她们很客气地问我可以吗,我说没问题。我看她们也半晒着,就提议把桌椅望阴凉处挪挪。于是经过重新安排,她们完全坐在了阴凉处,而我依旧。我们的锅仔饭还没有上桌,我们便交谈起来。两个女军人都是军官,一个吴侬软语来自苏州,叫做吴丹。一个泼辣风趣来自重庆,叫做蔚蔚。再有就是有些拙嘴笨舌的我来自天津。我们的年纪竟然巧合的一样大,自然更加投机起来。她们是来自东莞虎门沙角海军学校的,也是特意赶在放假前来参观黄埔军校的。

当热腾腾的锅仔饭端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正说到她们第一次乘军舰出海,到过美丽的西沙群岛。两个人还被批准登上了永乐岛,进行了多项考察。对于锅仔饭,她们比我感觉新鲜。所以吃起来小心翼翼,好像每一口都在深思熟虑,细细品味。大约吴丹是第一次吃叉烧锅仔饭,很是被叉烧的特殊味道吸引,咀嚼起来津津有味。来自麻辣之乡的蔚蔚,大约对于海鲜很好奇,所以面对锅仔里每一块来自大海的产品都兴趣盎然,夹在筷子上反复端详。见我偷眼打量她们的举动,两个人扑哧笑了起来。一个夹给我一块叉烧,一个夹给我一块墨鱼,仿佛我偷瞧她们是为了她们锅仔里的美食。于是,我也分了鹅肉给她们,这样我们就可以吃到了三种口味。

我们吃完饭往长洲码头走去,在白兔岗炮台门前碰到了几位卖水果的阿姨。水果的品种不多,有杨桃、香蕉、芭蕉、西番莲和龙眼。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杨桃和西番莲,很是觉得怪异。拿在手里研究了半天,想不出这么怪异的东西该有什么怪异的味。黄灿灿的杨桃个大饱满,吸引了两个穿着便装的女军官。交易是在友好的气氛中完成的,甚至买家还主动的放弃了找零。吴丹买了杨桃,蔚蔚买了香蕉,我则买了龙眼和两个西番莲。

我们沿着连接珠江的水涌,一边欣赏着小桥流水的小镇风光,一边找寻可以洗水果的地方。终于在走到客运码头的时候,看到了一处公用的自来水管,于是由她们洗了我们大家的所有水果,坐在小石桥的台阶上,肆无忌惮地大快朵颐起来。杨桃的味道,也正是这个时候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味觉记忆。

 

 

潋滟居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