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一君导演
刘一君导演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49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电影复习之17:《长城》——夸夸张艺谋赶个不时髦

(2018-09-23 13:33:31)

每次出片,砸张艺谋和捧周星驰是舆论场不变的时尚。也多亏了张艺谋,能挤掉王宝强老婆红杏出墙的娱乐悲情。但宝宝能霸屏四个月,老谋却能抢版三十年,可见十亿国民数十年寄怀的大师图腾终究要胜过逆袭草根的红肚兜。

      所以要来赶个不时髦,夸夸张艺谋。我知道,对于我这等导演来说,即便夸了张导,资本和体制话语也不会给半颗糖吃;反过来说,我赶了砸张艺谋的时髦,精英们也不会给我扯一尺裹脚布。我只说说我的真话,你看,我竟然象是在冒险。

      一、看了《长城》,觉得这是一部奇观电影。可以有奇观电影吗?记得《地球脉动》在豆瓣评分最高的原因之一,是他用卓越的影像呈现了地球生态的奇观。无论《拯救大兵瑞恩》的战争奇观、《2012》的灾难奇观、《星球大战》的宇宙奇观等等无疑不是影史经典,那么我们不允许有《长城》的中国式的打怪奇观?要用奥运团体操、人海战术来嘲笑它吗?《战争与和平》《魔戒系列》的人海远胜《长城》,我们何必要拿两套标准来说同一件事呢?

      当然,你会说这种奇观对我不足为奇,看多了,俗套。但对不起,中国有更大多数不评豆瓣、不发声的观众会叹为观止,讲民主,他们都是一人一票。

      第二、《长城》是迄今中国主题电影里工业化水准最高的,基于此,必须向张艺谋致敬。一个快70岁的老人,能有如此的勇气、毅力、开放性思维,在浩繁、庞杂、远超他知识视野的电影工业体系里,结晶出这样一部较为完整、可圈可点的巨作,只能说了不起!大家应该知道,目前中国的电影工业处于什么水平,我们不常在拿五毛特效说事儿吗?今天看到了五十块钱的特效反而成了毛病了。记得前些年,台湾的精英们说我们吃不起茶叶蛋,是穷鬼,现在我们能开上车了,说我们是暴发户,是富鬼,这其中的悖论如出一辙。

      我们知道电影艺术水准的前驱可以为电影创作提供方法论,同样,电影工业水准的前驱同样具有方法论意义,这两者不可偏废。张艺谋用《长城》搭建了一座互联世界电影最尖端科技的桥梁,创造了中国主题具有审美价值的电影工业典范,从中国电影发展的历史看,功不可没。

      第三、在主流娱乐片的话语背景下,同作为文化工业品,《长城》的剧作和周星驰的《美人鱼》基本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属于套路、紧致、工巧、成熟的标准文化产品,为保险起见,两者都不敢擅越雷池。闹鬼的是,我们对周星驰宽厚得多,对张艺谋却极尽嘲弄,豆瓣《美人鱼》的评分有6.9,《长城》却只有5.3。狂砸张艺谋和追捧周星驰能成为时髦,想来,除了集体无意识的政治正确的诱因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选择了不同的视线向度。

      近三十年来,我们一直视周星驰为娱乐英雄,在渐渐向作者化靠拢,这中间有任何一次创作上的回溯我们都会宽容的原谅,以致有“欠星爷一张票钱”的俚语;而对于张艺谋,自从《活着》的巨大成功奠定了他电影思想者的地位以后,我们就不允许他再进行多向度的探索,他必须思想下去,好比一支箭,射出去以后只能按着固定的轨迹飞行直至坠落,那假如张艺谋是射出去的一把箭呢?!

      说到这儿,我宁愿从作者的角度对张艺谋表达第二次尊敬!我向来对从不愿定型的艺术家充满敬意,不愿定型,这里面包含了试错的勇气、胸怀的深邃、视野的宽博、积累的厚实、求变的真切、得失的轻置,就像崔健不愿总唱《一无所有》。

     我想起了阿巴斯,如果他去拍了《魔兽》,会是怎样的下场……

      第四、诚然,剧作,一直是张艺谋的短板,剧作文化功底越不扎实的导演越喜欢整编剧,这一点,张艺谋不是中国电影界的孤证,这跟他们的学养积淀和审美企图不对称有关。

      《长城》里面为大家诟病的人物就肇因于此,但在好莱坞流水线装配出来的剧本面前,你能指望一个剧作准备本不充分的导演拿出八十分以上的作品吗?这一次,他还不能象往常那样没完没了地整编剧,所以,我们的求全责备对张艺谋不公平。

      除了剧作先天的原因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张艺谋架构的阵容都是自带光环、在别的片子里挑大梁的演员。大家因为这些演员的地位放大了他们在《长城》里的成色和角色期待,当这种期待没得到满足,我们就想当然地全归罪于张艺谋没处理好这些人物。碰巧,鹿晗的角色因剧作设置多了些命运感,我们就以为鹿晗写好了,那么林更新、彭于晏、郑恺等就不能太龙套,他们就不能是黑泽明《影武者》和《乱》里画左跑到画右、上马冲下马跪的一员将领吗?!

      客观讲,张艺谋没有斯皮尔伯格在《拯救大兵瑞恩》或《辛德勒名单》里赋予每个人物灵魂的能力,他往往在复杂叙事面前捉襟见肘,钱多的时候就只顾拍钱去了,人物都成背景、故事都成皮筋儿。我想他现在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在《长城》里尽量把剧情简单化、大概率化,力求故事单纯而不单薄,在影像呈现上也很节制,没有象《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样喝大了似的游离叙事狂吐画面造型。但要知道,老斯是一等一的大师,我们也在拿一等一的标准去要求张艺谋,这个担子会压垮他。

      第五、为什么?为什么对张艺谋的寄望如此之重?为什么我们可以对那么多真正意义上的烂片宽容却对张艺谋这么严苛?我想大概有这几个原因。

      首先,张艺谋从文革的文化废墟里站起来,站成了一面代表性的旗帜,长达三四十年屹立不倒,几十年来集资本、体制、话语、时尚等万千宠爱于一身,有了万千宠爱就有了万千允许和万千期待。举凡世界各国,一个人不管作品如何一旦红起来就能红一辈子的现象,只能发生在中国。这不单是中国电影中国文化的悲哀,同时也是张艺谋个人的悲剧,他能在拍了《三枪》以后仍然被观众期待、被资本追捧,还能调动庞大的资源再来第二次就足以说明这个现实。

      时代要进步,观众的审美趣味在变化,人们把最高的电影审美期待交给他,错误地以为他离创作自由度最近,其实张艺谋没有大家想象的有那么大的自由空间。以《长城》为例,他要面对10亿多人民币的营收压力,要面对几个大型电影工业集团的体制约束,还要面对自己越来越老的创造力匮乏的瓶颈,他调动的资源越丰富承担的工业风险和商业压力越大,尽管他已经很努力了。

      大家都懂,水桶装水多少不取决于最长板而取决于最短板,要命的是,现实中,一堆制片人、监制、策划、演员、运营总监等等谁都不承认自己是短板,都要装逼。

      要说自由度最高的恰恰是我这种二货导演,我会拍片攒了钱之后自己投资拍电影,有多少钱干多少事儿,象写诗一样,我可以拍完自己看赔了去球,没有那么多压力,我还会尽量把我认为装逼的短板剔除掉,这一点,张艺谋他们是做不到的。

      其次,包括张艺谋等导演的学养背景是有局限的。对中国的电影生态而言,恰恰需要多样的、多方向的、多类型的电影共生,以满足不同的观影需求。但是我们的电影环境远非如此,还要靠跪、靠卖鲜肉、靠话题以拓展生存空间。每一个资源强大的导演都要集所有观影需求于一身,试问,他一个人的电影学养、电影实践怎么完成得了?!

      所以,放过张艺谋吧,为中影、乐视、张导拍出一部好莱坞主流商业片里中等水平的《长城》鼓掌,期待中国电影工业整体跟进而非期待某一个人。

 

16/12/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