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素军
谢素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628
  • 关注人气:3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粒纽扣的言说

(2009-05-15 22:52:26)
标签:

文化

女生

分类: 杂乱无章

    很多人都认为我爱上了一女人。

    但惟有我知道,爱情绝不可能发生在此时此刻。

    如果硬要我解释为什么,那我只能说,我对她只是一种简单的喜欢,非常简单。你会问,喜欢什么?那么,我想谈及一粒纽扣,一粒白色的、曾经是位居的二的纽扣。她说,带着郁闷与天真,在上厕所的时候,那纽扣蹦跳的一跃而下,像一道白光划过眼幕,那一刻的紧张随着纽扣的落下而沉静,当眼睁睁的看着它被水冲下深渊的时候,那不仅仅是一种惋惜、更是一种失落。

    问题是,这样的小事情,在你人生当中,有多少人会告诉你,甚至带着一丝信任与倾诉。没有。仔细搜索记忆的文库,除了母亲之外,没有一个女人会告诉我一件如此细微的事情,所以我会感触,甚至有一丝感动,毕竟,有这么一个人愿意对自己说一件生活的琐事。在纷纷芸芸的世界,轻松的听一次真诚的抱怨,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吗?

    我的第一感觉是那条白色的裙子没有了第二粒纽扣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以最快的速度去观察它的状态是我必须去做的事情,静姑娘会认为我做人太过分,抑或太下流,中和一点,就算轻浮吧!但我只是看看而已,没别的想法,所以请您原谅,我本楚狂人,疯歌笑孔丘。过去的四年里接受我的人很少,此刻有人鄙视,那也是人之常情。我常常想,我有几个朋友,屈指数来,真的不多,但仅仅这么几个,我相信,在我任何时候需要的时候,都是两肋插刀的类型,这就够了。以前我的“女朋友”曾经问过我,谁最重要,我回答排在第一位的是我几个朋友(除了家人外),她很生气,那也没办法,扪心自问一下,在我需要之时,我的女朋友在哪里?

    回到纽扣。我说纽扣,其实是说人的,来广州的这段,非常值得纪念的是结识了袁姑娘。如果现在有人问我有多少个朋友,我会回答,至少多了一个。那么掉纽扣的小女孩呢?她是什么样的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是喜欢她的,这种喜欢起源于内在的契合性,尽管世界不同。曾经对独生子女是有极大偏见的,然而她却让我改变了观点。且得猖狂任逍遥,她是有追求,有思想的,单从这一点,值得一交。至于她观察的细腻之处、内心的善良一面更希望千万不要改变。如果没猜错的话,她还是有心计的、有竞争意识的,外松内紧,这才是本质。然而我只想把她当做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慢慢的怀念她大一那双眼睛,那是一种自然的流露、一种格外的风情!我想正因为这样的性格,我才会听到关于纽扣的细节!我能不高兴吗?

    我希望能够完全的把静和青纳入我的世界,完全兄弟的世界、两肋插刀的世界,只是这样未免有些强人所难,有些原则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的。就算是斯巴达的勇士,同样有人犯下错误。所以,任其自然吧!

之所以不愿意提及香水后面的钢琴,甚至许多细腻的思想情节,我想,或许是我想自己不应该涉猎太深。记得两年前的“女朋友”离我而去的那天,刚好是我买了那套她想要的连衣裙那天,她曾说她喜欢,可是要五百多,虽然不算太贵,但我想她应该很高兴的。可是,当我送给她后,她却告诉我她一直就和别人在一起,荒谬。

    此刻,谈女朋友色变。更何况自己还需要太多的积累。然而,我毕竟是为一粒纽扣而感动了一次。希望自己没有看错人,如果有一天,没有人反对的话,我愿意送她一架钢琴,摆在一条长廊的中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