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毕家妈妈
毕家妈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2,826
  • 关注人气:11,5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孩子晚上发烧送不送医院?

(2017-03-07 08:12:46)
标签:

杂谈

孩子夜间发高烧 医院去还是不去?

把两个儿子带到十几岁,我觉得自己好歹算是个“老司机”了,但昨晚还是被挑战了一下——

昨天早上,从悉尼回来的第三天,哥哥开始发高烧,人全蔫了,整日卧床,时睡时醒,到了晚上十点,体温更高到39度以上,心跳120多,也伴随一定的呕吐和腹泻。外公外婆的担心每个小时都在翻倍,终于要求我带孩子去医院。

我习惯性地拒绝了。

夜里我一个人陪哥哥睡,听着高烧的哥哥说胡话,心里那个纠结,好在哥哥中间只是醒来要了一杯水,一夜算安眠无事。

今天早上,哥哥精神抖擞地起床,连呼“我好饿”,吃完一大碗蜂蜜白粥后和弟弟兴致勃勃地跟着IPad唱歌、打游戏,令人焦虑不安的昨天和昨夜好像没有发生一样。大家都很欣慰,我暗暗地尤其如释重负。

刚好,餐桌上,今日《华西都市报》的头版新闻是:“成都85家医疗机构开设儿科夜间门诊”。

我故作淡然地跟外公说:没想到还有那么多父母在前赴后继地送孩子去夜间门诊。

我爸回答:没有那么多人有你那么大胆子!

也许。

但我真不是天生胆大。

除了我下面正文文章里会介绍的各路医生和医院给我的千锤百炼,也因为从2011年到2015年的5年间,每次两个孩子有头疼闹热,我都一定带他们去(白天上学的时间)学校附近的医院看病,主要是请医生开验血单,而100%的验血结果,都是病毒感染;而之后100%的情况,都是孩子什么药都不吃(我拒绝医生开药),在几天后自愈。

也许这是我和孩子一直幸运,也许这就是事实。

我不是医生,我只是两个精力旺盛的孩子的母亲,为了孩子,喜欢琢磨,喜欢做一些研究,喜欢做一些自己的判断。我如下的分享只是个人的观察、感受和经历,未必适应所有的孩子和家庭,一些医生和专家看到可能会觉得“怎么能这样”、“太危险了”,但了解一下别的可能性不是一件坏事,我们不是说“知识就是力量”吗?这“知识”并不一定必须是课本上或者医生的,个体体验也可以算吧。

归根结底,我们都必须做选择,但选择一定来自于了解,了解之后,面对世界的问题,面对养育的问题,我们方可进行比较和权衡,而选择之后,也方可有胆量坚持。

为儿做医 为母当强

弟弟八个月时,忽然发高烧,整个人都蔫了,检查结果是重感冒,于是挂盐水。挂了两天,烧退了,精神也好了,再要给他扎针,他拼了命地挣扎。连续扎了四针,都进不去,我看看他青肿的小脚背,又看看他明亮的眼睛,斗胆跟医生说:不打了,我带他回去。医生转头看我,一脸严肃:他的病情需要巩固,如果出问题了你负责?我说:我负责。

我的胆量就是这样被医生吓出来的。

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自己的孩子,没有人比你更心痛自己的孩子,你可能觉得自己没有医疗的专业知识,但是如果你有做人的常识和理性,更有做父母的勇气,那么你还是可以最大可能地保护和爱惜自己的孩子。

要做自己孩子的“良医”,需要你--

不迷信“医生”

在中国医生有绝对的权威,但是我自己从十五岁起患类风湿,试过各路医生,得出的结论是医生不治百病,不光是中国医生,西方医生也一样。但是西方医生知道自己不是上帝,因此态度温和,总是给病人足够的信息,然后以商量和建议的口吻与病人讨论,因此我们彼此尊重相安无事;但是回到中国来,每次见医生几乎都是一场战争。

哥哥回国后第一次见医生是秋季腹泻。好好地吃着饭,忽然就上吐下泻,还一时两眼发直,浑身直抖,着实把我吓坏了。等到了医院,一群人围着一个值班医生,好不容易轮到我们,医生连哥哥的模样都没看就开始开方子。

我问怎么处理,他头也不抬地说:输液。

输什么液?

青霉素。

他是病毒感染还是细菌感染?

明天早上再来查,现在先输液。

我忍不住跟他论理:是病毒还是细菌都不清楚,怎么可以直接上青霉素?

他也很直接:那你明天再来,今晚孩子出了事情自己负责。

这是我第一次“负责”。

回家后,我打开联合国卫生组织的网站,逐条查看。其中写道:腹泻最重要的是不能缺水,腹泻过多会引起电解质紊乱,可以给孩子补充液体。

补液(ORS)可以在药店买,5毛钱一包,也可以自己做,在200毫升水中加入两茶勺(一共10克)的糖和一小搓儿盐,搅拌均匀就可以了。

我照方做了,夜里给哥哥喂下。哥哥又拉了两次,但一夜安睡无恙。

第二天,我带着哥哥去儿童医院,一检查,轮状病毒,青霉素完全无效并反而会打乱体内菌群,导致久泻不愈。回到小区,听说也有别的孩子腹泻,在某医大盐水一挂十多天都不见好,心里暗暗为哥哥庆幸同时也为那个无辜的孩子遗憾。

不 “害怕”医生

中国的医生,除了昂贵的特需门诊之外,是不耐烦也没时间跟病人解释疑难的,但是不管有多少人在后面排队,为了你的孩子,你一定要问个清楚。每次我去,不管我付了多少钱,我一定要问这些问题:

孩子是什么问题?

你是如何判断的?

他为什么会出这样的问题?

应该怎么处理?

这些是什么药?

起什么作用?

有什么副作用?

如果医生开有抗生素一类,我一定会问医生的依据在哪里。医生一般会让你去验血,然后,哪怕结果表明是病毒感染,他也会在抗病毒的药物之外再给你开一堆头胞之类的抗生素,如果你问,他会说:病毒感染几天了,一定会有细菌感染,吃点药预防。

这样的情况下,我一定不会给孩子吃药。首先,如果病毒感冒有药可救,那么发明这个药的人怎么还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其次,是否有细菌感染都还不明确的情况下,先服抗生素,是要杀病菌呢还是要培养病菌的耐药性?而且即使真有细菌感染,是否就严重到一定要给孩子用抗生素的地步了?孩子天然的抵抗力呢?

更有医生,因为某些利益的引诱或者干脆就是无知,会给你提出一些危言耸听的建议来,此时你自己的脚跟一定要站稳了。

哥哥生下来十多天后,额前出现一颗红点,去看东京诊所的本田医生,说是草莓痣(也就是一般所说的血管瘤)。她每次体检都仔细地丈量红点的大小,跟我说很正常,到三岁左右就会自己消失。我们在澳大利亚旅行的时候,在小店路遇一个中年女子,见哥哥额上红点就笑对我们说她儿子小时候也有这么一点,三岁时消失了。因此我们心里有底,这草莓痣无关紧要。但是在那次去医院的时候,排队等候,一个医生匆匆经过,看见哥哥耀眼的红痣,立刻说:血管瘤,去做手术切除!墙上挂着切除血管瘤的宣传画,我不知道多少孩子平白无故地去挨了一刀。现在,哥哥的额头光滑,草莓痣早已悄悄消失了,只有他的护照上三个月大时拍的照片上还记录着那个可爱的仿佛佛印一般的红点。

做“勇敢”的父母

初为人父母,完全没有经验,孩子出了点问题,自然容易恐慌。但是既然有勇气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就不能遇事恐慌,天性喜欢恐慌的,也应该学着不要恐慌,学会理智地思考。在现在的社会环境和医疗条件之下,孩子一咳嗽感冒马上就跑医院,包一大堆药回来,其实往往不是给孩子治病,而是出于家长的懦弱和胆怯-孩子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啊?其实孩子出的问题往往都很小,是家长内心的恐惧大。

做一个勇敢的、有理性、有常识的父母,对孩子终生有益。

我曾经在医院,看到一个母亲,抱着七八个月大的婴儿,跟医生诉说孩子昨晚咳嗽了,我看看那婴儿,精神健旺,面目红润,但是医生照样给开输液的单子,我站在那里,似乎已经听到了婴儿被扎针时的拼命嚎哭,似乎已经看到了母亲疲惫不堪地抱着吊着盐水瓶的活泼婴儿东走西走千方百计转移他注意力避免他把针弄掉的情景。这样的医生是庸医,这样的母亲,是自讨苦吃。她如果敢于负一点责任,听孩子咳几声,耐心观察孩子几天,孩子可能就自愈了,何至于来此一起吃苦头。

我在悉尼的GP跟我说:一般来说,孩子如果精神健旺,就不必太操心,保证他有足够的水和休息,一般的感冒咳嗽都可以自愈。只有孩子精神萎顿,出现剧烈呕吐等症状的时候,才需要立刻去见医生症治。这也是我敢于“负责任”把恢复了精神的弟弟接回家的原因。

我一般不会把孩子送去医院输液,而输液后,如果病情有好转,我会要求医生给他吃药而非继续输液。幸运的是,我的两个孩子都对抗生素过敏,吃上一天就会腹泻,结果医生只好停药,而停药之后,孩子虽然还要难受一两天,但是一般的感冒发烧也就好了。

我的阿姨在每次孩子的第一声咳嗽之后就会建议我带他们去医院。我说感冒无药可治,等七天就会好,阿姨就很着急地说:可是孩子这样受罪啊。我说我不介意孩子受罪,孩子现在受点小罪,对他一辈子有好处。

现在孩子感冒发烧我一般都不会去医院。我会准备一瓶降烧药,等到孩子的温度超过38.5度时吃。在此之前,我会给他们用温湿的毛巾擦身,让水份带去孩子身体的热量,物理降温。

一次哥哥重感冒,吃过降烧药之后也不降温,我在黑暗中守着他,给他不间断地擦身,同时无数次地告诫自己要挺住,如果去了医院,就是输液,而深更半夜的,不能查血验证是什么样的感染,现在对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休息。。。清晨,温度下去了,哥哥起床,正常地吃饭,玩耍。――那一夜漫长,辛苦,担惊受怕,但是,值得。

做“聪明”的父母

在国内带孩子看医生,一定要用脑子而非心来看待医生的诊断。你如果每次都轻易动“心”,那么你往往会被医生的某些判断和言语折腾得忐忑不安,不知所措,而如果用脑子来思考,在逻辑和因果之间做个聪明人,幸运的话,也许你可以“救”了你自己和孩子。

在“身经百战”之后,我已经懂得用怀疑的态度来思考来看待医生的种种判断,也开始懂得利用现有的医疗资源来印证我的怀疑。

某天,哥哥的学校忽然打来电话,说哥哥身上起了疹子,怀疑是天花,让立刻带去看医生。我和先生风驰电掣地赶到学校,哥哥单独在医疗室里玩,看上去精神很好的样子,我们立刻舒了一口气,这可不像生病的样子。看看他身上的疹子,我觉得好熟悉,每个秋天他都是这样的,年年生天花吗,不可能吧,他打过天花疫苗,而且天花一般是一次生过终生免疫的。

但为了让幼儿园放心,我们还是把他带到附近的地区中心医院。皮肤科一位懒洋洋的男大夫把哥哥看了看,说:有什么问题啊?我们解释说学校怀疑他有天花,大夫立刻来了精神,再看哥哥脸上的几个红点,说,嗯,像是天花,一定是天花。需要隔离21天,国家政策,你们的姓名住址?我要上报。

活生生的witch hunting!

我们问他,有没有什么方法确诊,他说:没有,只有依靠外观来判断。

回到家,我和先生立刻上网,先看各种症状,哥哥完全不像,再看检测手段,足足有四种!那位男医生分明在信口雌黄。可是他完全不考虑,如果哥哥因为他毫不负责的一句话而在家隔离21天,会对我们的生活有多么大的影响。

第二天,我们带哥哥去了儿童医院――如果需要驳回地区中心医院的诊断的话大概儿童医院听起来更权威吧――先是内科主任看,左看右看,结论是感冒,湿疹,再去皮肤科看,湿疹。是不是天花呢?让我再看看,不是,湿疹!

资讯:

澳洲GP对幼儿发烧和腹泻的家庭处理的建议。

发烧——

1。先尽量了解为什么发烧。急着给抗生素等药物降烧会掩盖病因。孩子发烧大多可以不用抗生素而自愈。

2。孩子突发高烧时,需要考虑是否患上了肺炎,脑膜炎,膀胱炎,尿道炎,中耳炎。 这些炎症都有各自明显的症状。

3。如果可以排除上面的感染,则可对发烧进行处理。

a. 如果孩子并没有显示出很不舒服的样子,也能自己喝水,就不用处理。

b. 烧得利害时,给孩子脱去衣服。冬天留一件,夏天可以脱到只剩尿布。

c. 39度以上可以给孩子吃退烧药,主要是减轻孩子的不适。

d. 给孩子以温水洗澡擦身。

e. 给孩子足够饮水,饮食照常,孩子能吃就让他吃。

4。四周以下的孩子发高烧需要立即送医院,四周以上的孩子以观察为主。如果孩子六个小时以上没有饮水,并出现呕吐,高烧不退,精神萎顿等症状,立刻送医院。

腹泻——

1。大部分腹泻都是病毒引起的,抗生素无效。

2。出现腹泻时首先应该考虑的也是病因。如果大便中没有血迹,孩子的腹部柔软,则很可能是病毒感染。对于孩子的病毒感染引起的腹泻,几乎没有药物可以治疗,大人采用的一些药物对孩子有副作用。最重要的是补充液体。可以每五分钟给孩子喂一小勺补液,这样能够避免孩子呕吐。

3。如果孩子出现缺水状况,可以去医院输液补充液体。

4。如果5-7天腹泻都不停止的话,可以考虑请医生培养大便,看是否有寄生虫。

5。让孩子照常饮食,多增加流质食物,但是避免可乐,果汁等含糖量过高的饮料。限制饮食反而影响孩子的营养。

​作者介绍:

毕家妈妈立夏,亲子作家。著有《毕家妈妈育儿经》和《跟着直觉做妈妈》。混血娃妈,曾旅居澳大利亚、日本、德国。过去十年在上海包玉刚学校等机构担任教育推广工作。现穿梭于悉尼和上海之间,传播国际教育理念。关注公众号"毕家妈妈"可阅读更多亲子教育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