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仙人树

(2008-06-19 16:03:02)
标签:

仙人树

文化

缪克明

miaonewman

分类: 以梦为马

仙人树

(缪克明)

仙人树并没有仙人的仙风道骨,有的只是一身插满黑黄色针棘的绿衣,无声无息地在你不经意间送你一股不可轻视的刺痛。不在乎吗?它早已无情地把厉害的礼物赠与了你,让你不得不冒些汗以做回赠。

  懂得这些浅显的道理,已是有了不匪的经历。

  八年前的一个炎夏黄昏,赤脚的我翻过一座小山,从一处无名坟堆中发现了这么一小株仙人树。借着满树的鸣蝉声我把它由喧哗的孤寂中带回了并不宽广的家。把它带回家时我是拎着与它的脆弱娇体截然不同的根的。

  那一夜没有星星,因为我差点就迷路了。我摸到家门口时正撞上了母亲。怕黑的母亲竟会在没有灯光的门前站着。母亲把我手中的仙人树接过放下,让我到井旁洗手。这时我才发现父亲也在一旁站着。我还看到父亲见到我后手中猛地闪了一下火星,父亲在大口地吸烟。

  整夜只有母亲说了一句话。在我狼吞虎咽地吃饭的时候,母亲拍着双手说道:那棵小树妈已为你栽好了。

  我知道一定不能把这仙人树的老家告诉母亲。要是母亲知道了一定会惊慌不小,我的仙人树就不可以在这里安家了。对于一些不吉利的东西,母亲是很忌讳的。我以后的仙人球、仙人掌都因些小事被母亲驱逐了,然而这仙人树硬是能在三番四次灾难中死里逃生。

  人是在不断跌碰中成长的。这株仙人树也得以在多次灾难中长高。

  曾经饿过整整一天的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两三年中从不浇水它也不会渴死,甚至由比不上我一半身高到比我一个半还高?有一次我在它身上开了条长长的口子,第二天我看到它的伤口在笑。我以为它拥有如此强的生存能力,就必然能有足够的生命力施舍给小植物。于是我在它身上挖了一个洞,放了一株小太阳花进去,再塞上湿润的泥土。过了几天,泥干了,花谢了,只剩下它的伤口在笑。

  原来,它所拥有的只是一股不可施舍的强大,也像不少人一样。

  看着高大的它,它的伤口还在笑。

   我决定把它拔掉,但愿它不会再一次死里逃生,而一生勤劳的双亲也不会再在儿子面前保持沉默无声。

    天,亮了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且听疯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且听疯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