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十八年前的订婚照

(2008-07-12 11:28:23)
标签:

码头

胞妹

二姐

海员

宋子文

上海

                                 五十八年前的订婚照订婚照          

                                         一张老照片

   2008年6月30日上午我偕老伴同去胞妹家回访,她拿了几本旧相册给我们看,我们边聊天边翻阅相册。相册照片不全,毕竟是旧相册,保存不易。旧照片有一些是胞妹幼年的摄影,比如有一张小照片是在杭州老宅花厅的院子里,她大约只有一岁,坐在有靠背的小板凳上拍摄的,小板凳的靠背蒙着一块布,其实有一人藏在布里面支扶着她,要不一岁孩子怎会一人坐凳子上呢。这张照片摄于1936年,藏在布里的是我们同父异母的二姐南琼,她的一生很悲惨,青年时和表哥,生母的内侄相恋,1937年抗战暴发,表哥去了大后方重庆,临行离别时两人相约抗战胜利后结婚。八年抗战结束,1945年6月表哥携带其家室子女省亲其姑母时,与表妹我们的南琼二姐见面了,第二天二姐即服安眠药片自杀身亡。每张老照片背后都有一段说不完的故事,二姐南琼的故事我不在本文详细叙述。

五十八年前的订婚照

我们边看旧照片边议论,每看到一张无论是谁的留影,都会勾起回忆想当年拍摄时的情景,会忍不议论,或发噱,或嗤鼻,或嘻笑,或叹息,在此夏日里倒是忘却了酷热。忽然,一张旧照片呈现在我的眼前,那是1950年我与老伴的订婚照,连我自己都没有保存,怎么会在胞妹的旧相册里有这张照片,我翻过照片背面看,有文字记“1950年5月10日订婚照送娘亲大人儿南濂媳亦光敬呈”,这张照片距今已有五十八年了。

   回忆往事往往会感慨万千,说:“往事如烟” 呀!“五十年中恍若一梦” 呀!“不堪回首” 呀!什么的。其实美的回忆是甜蜜的,昨天的幸福今天还在继续,甜蜜伴着我俩白头偕老,此生无憾。让我重温我人生这段甜蜜回忆吧!

   六十一年前,即上世纪1947年,通过父执介绍,我进了上海国营招商局××码头办公室任职做出纳工作,其时我年二十七岁。抗战期间日本盘据上海下的招商局,由敌伪汪政权统治经营,有几条客货轮航运上海至宁波之间,仓库码头仅有黄浦江外滩十六铺码头及日军略夺没收英商的太古码头,抗战胜利,国民党行政院长宋子文接收了上海招商局,之后将招商局大大扩充了。二战期间美军在关岛聚集了海空军用物资,准备从这里进攻日本本土,关岛是美国在西太平洋的重要海空军事基地,是美军太平洋上的战略要地,1945年8月6日8日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分别投下两颗原子弹,15日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就宣布无条件投降了,美军不需要再动用在关岛的军用物资,於是美国就把这批物资作为美援给了国民党政府,宋子文把这批军用物资中的海军运输舰,大小登陆艇等归划招商局轮船公司,再把这些舰船改装成民用客货轮和商用运输轮,加上招商局原有的轮船,这样拥有庞大船队投入祖国沿海海运及内河航行运输,在接收招商局同时,还接管并成立自黄浦江,外滩,浦东等处共九个码头。包揽了独家天下的国营招商局,总经理徐学禹是宋子文的人,因此招商局实质是官僚资产,是宋子文的产业。招商局员工工资待遇比较丰厚,解放前旧上海有一种说法:“令人羡慕的单位是上海的四行两局”。四行即中国银行,中央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两局是邮政储金汇业局和招商局。

   我在上海招商局×码头工作,我娘跟随我姐住在昆山,昆山离上海仅49公里,每周六我下班后坐火车回昆山,一小时即可到达,周日在家吃过晚饭再返回上海,每周都如此成了规律。时局动荡,两年后国民党蒋政权发动反人民内战节节败退。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我接到共产党地下党一封信,要我们联合码头工人,起来保护码头仓库人民财产。5月27日上海解放了,华东军管会接管了上海招商局,同时派出军代表进驻招商局各码头,码头工人敲锣打鼓兴高采烈欢迎军代表的到来,还有人民解放军连队驻札各码头保卫码头仓库安全。我被推选为办公室职工代表,举行联欢会,举办墙报,教码头工人唱“我们工人有力量”,“ 解放区的天” 等歌曲。军管招商局后,改组成为上海港务局和华东航运局两个机构,码头仓库归属港务局。不久,海员工会上海筹委会成立,要求港务局及其各基层组筹支会。推选支会主席,组织委员,宣传委员,福利委员等等,我被推选为文教委员。又不久,海员工会筹委会定於1949年9月10日星期六晚在上海逸园召开上海海员工会成立大会,各支部工会都要参加庆祝大会成立,会后还有盛大文艺节目。筹委会给我们支部一个任务,码头办公室主任作为特邀佳宾,要求支部陪同,参加成立大会。於是我们支部工会主席和委员共四人事先与码头办公室主任约定,10日这天下班后同去他家邀请共赴逸园参加成立大会,主任也豪爽的请我们在他家吃晚饭。

    码头办公室主任文老先生,爱国民主人士,原系国民党十九路军参谋长戴戟部文职官员,(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抗日名将,参谋长蔡戟系十九路军主要指挥官之一,新中国建立后,历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安徽省政协副主席),文老先生抗战期间任国民党第三战区管辖东南补给区司令部公路运输处处长,抗战胜利后,1948年国民党发动内战,他因不满蒋政权反人民战争,忿然离职,投上海招商局总经理徐学禹,徐与文老先生在青年时代同学,抗战期间在大后方曾因公务关系打过交道,故徐学禹委任文老先生任招商局×码头主任,不过是挂一虚职而已,上海解放前夕,徐邀文老先生去台湾,文坚决不去,上海解放后成立港务局,文老先生调任为港务局调度室顾问,为党的统战对像。我们海员工会×支部一行四人去文老先生家蒙盛请招待共餐,并引见了他的夫人和女儿,文的女儿在上海民立女中上学,举止开朗不拘束,落落大方。文老先生说:“我身体不适,让我女儿代表我去参加,请你们多照顾”。在吃饭时我说:上海海员大会成立大会在逸园召开,逸园是旧上海的跑狗场,我话音刚落,文小姐就接着说:“那好啊,你们多吃一点,好跑得动”。大家听了哄堂大笑,我暗自想,好厉害的俏皮话,再说话时我可要多留点神。吃完饭,我们告辞并请文小姐一同去,文小姐跟随着我们,不肯走在前面,我们一行四人就数我年青,那三位都是中年有妻室的人,不顾年轻姑娘迳自前走,我倒不好意思起来,想与这位小姐搭讪说说话,不知说什么是好,又怕说得不恰当遭来她的俏皮话骂人,就这样不自然的走到电车站,车来大家陆续上车,待到我要上车时,我往旁一闪,摆手请她上,她不,要我上了再跟着上,我笑着说:Lady  first,她笑了。到了逸园我们进去,那三位去大会报到处签名,与我们分散了。我陪文小姐在会场偏僻处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会场其实是露天广场搭个主席台,很大,人也很多,主席台上有人讲话,讲些什么我们都没听见,其实也听不进去,我们各自介绍谈各自爱好,兴趣,还谈好莱坞电影故事,总之,第一次见面,印响很好,能这样谈话,博得她的好感,我也很开心。散会了,我送她回家,相约再见面,我们就这样互约交往。二次去她家拜访,她家是新式家庭,在客厅里她父母有意迥避,让我们见面,三次再去她家,她就引我到她的小房间里我们单独在一起谈话了。後来,频频的交往,产生了爱情,《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南唐李后主这首《更漏子》词可为我们写照。她兄长文怀沙,1949年1月31日宣告“北平和平解放” 随文学界高层人士进北京,经郭沫若介绍在华北大学政治研究所为所员,相当于研究员职称享受供给制小灶待遇,华北大学政治研究所校长吴玉章,副校长范文澜,成仿吾,政治研究所所长为艾思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文怀沙被聘为中央文化部顾问,同时在清华,北大,北师大,中央美术学院,中央音乐学院等名校授课,并在中央广播电台开讲《中国古典文学讲座》中讲解《诗经》。他1950年5月回上海省亲,那天我正好去文家,见了面交谈恨晚,他了解我与小妹正在交往,谈恋爱,竭力支持。在双方家长同意下,5月10日我们订了婚,於是我们在上海中国照相馆拍了订婚照,箅起来这已是五十八年前的事了。我俩已渡过金婚,再渡钻石婚翘企可待。这张老照让我回忆起这美好甜蜜的往事,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五十八年前的订婚照

                                 陈南濂写於08年7月5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