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答问:“文革”中群众为何分裂为两大派?

(2016-06-11 19:36:34)
标签:

文革

武斗

分裂

两派

为什么

分类: 重读历史

答问:“文革”中群众为何分裂为两大派?

(原创:应学俊)

一“80后”大学毕业生问笔者:“文革”中,毛主席威望那么高,毛主席挥手我前进,在斗“走资派”、“夺权”中,为何造反派群众组织非要分裂为两大派,而且动枪动炮打仗(武斗),他们为什么不听毛主席的话呢?

笔者以为,此问颇有代表性。将与这位大学生的讨论简要记录下来。笔者凭自己的亲历所见、所感,结合自己以及一些学者的研究,这样回答,概括如下:

毛泽东是反对“领导”和限制“文革”运动开展的(当然要听他的领导和教导),主张“放手发动群众,一切依靠群众,让群众在运动中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毛原话)。刘邓周等为了控制动乱的局面,研究决定向大中学校派出“工作组”(请示毛,毛并未反对),但毛后来却严厉批判此举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用心何其毒也”。(刘邓周派“工作组”的是与非是另一个话题,暂不表)。

         
(毛泽东接见1100万各地红卫兵·综述)     如不能播放:请点击这里观看
 

有了毛的尚方宝剑,北京及全国各地各种群众“造反”组织纷纷出现,山头林立,群雄并起。虽都标榜是“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但因个人的、行业的、思想认识的差别(甚至夹杂个人恩怨)等,出现对本地“文革”具体问题的不同观点,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概括起来,大致在如下一些问题上,造反群众组织发生意见分歧——

1、××领导干部究竟是“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革命干部”还是“走资派”?(比如南京,一派群众组织要打倒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另一派则认为许世友是“忠于毛及毛革命路线”的,不该打倒。许多省市皆有这样的问题)

2、哪一派群众组织是“造反派、左派”?哪一派群众组织是“保皇派、右派”?(1967年,毛命令解放军要“坚决支持革命左派群众”,毛这里所说的“左派”即指真正的“造反派”,但这里并没有给出清楚的界定和标准;群众组织谁都说自己是“造反派”,究竟谁是真正的“左派、造反派”?比如,保许世友的就是“保皇派、右派”吗?真正的忠于毛主席的革命干部不应该保吗?群众组织争论不休,解放军也左右为难。这其中的是非曲折很多,不细说了。“争”到最后,矛盾愈来愈深,从文斗发展为武斗。武斗中出现流血牺牲,血与火使矛盾淤积愈深,恶性循环,几乎无法调和……)

3、该由谁“夺权”?怎么“夺权”? (比如安徽就出现这样的问题,安徽“造反派”的夺权后来就被“中央”彻底否定了,还做出正式的《决定》,最后通过“军事管制”,强迫两派“大联合”。并非像上海的“夺权”那样,都能得到毛和中央的肯定,并发去“贺电”。)

4、某造反组织(或造反组织联盟)“夺权”行为是否符合“毛主席革命路线”?(比如安徽芜湖就出现这样的问题,从这里开始分裂为两大派组织,发生严重流血冲突,成为安徽武斗重灾区之一。)

5、某次“武斗”究竟是谁挑起的?

6、军队所“支左”的一派是不是“真正的‘造反派、左派’”?军队是否借“支左”压制革命群众、压制造反派?等等。这样的问题在多个省市发生。也有军队因为“支左”支错了而被撤销换防,首长被撤职的也有。

7、直到“军管”以后实现所谓造反派“大联合”,又遇到安排进入“革命委员会”(代替党政的地方临时权力机构)造反派原两派代表名额多少的分配问题(虽已“倒旗”联合,但原来的“派”客观存在),于是争论不休,继续发生或大或小的武斗。(不过,这已经是很具体的争权夺利了,也有追求公平、公正的心理因素。)

以上,便是“文革”中群众组织分裂为势不两立两大派并发生武斗的大致原因。难免挂一漏万)——至于当今某些“左派”沿用“文革”时期中央文革小组在处理地方“武斗”问题时的一贯文过饰非的泛泛而论:认为是“阶级敌人、走资派、叛徒、特务”挑唆才引起武斗——此一说已无须驳斥,因为极少见指出挑唆者是谁,无证据支撑。

从文末所附《中共中央关于安徽问题的决定》,我们能看到、想到许多无须本文赘述的信息。

毛的确是人,不是神。毛自己曾坦陈,他没想到“文革”中群众会分裂为势不两立的派别,并且武斗、内战。毛撇开所有党政职能机构,“放手发动群众”,被事实证明是不靠谱的(但借“群众”之手,打到了一批他同意或希望打倒的从刘少奇开始的各级领导,这一点是做到了的)。

文革之初,毛坚决反对刘邓周派“工作组”到大中学校控制局面,但到全国武斗发展到如火如荼地步时,毛也派“工作组”了——比“工作组”厉害若干倍的“工作组”——解放军“支左”,进而各单位大多进驻了“军宣队”(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队长被称“军代表”;再控制不了,就实行“军事管制”(类似戒严);后来还增加了“工宣队”(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大中小学以及文化艺术等上层建筑单位。这个队那个队,他们的一切作用也就是“领导、控制”罢了,与“工作组”从本质上说大同小异。而毛当初对刘邓周派“工作组”的严厉批判,列为刘的罪状,是生怕“文革”不能按他所想要的效果发动起来。所以,他当初听到哪里“大乱”就非常高兴。

毛的讲话、思想,是因时因事因势而变化的,尤其在“文革”中——不论是对“红卫兵”的看法、态度,还是对武斗、天下大乱的看法、态度,抑或对“个人崇拜”的看法、态度,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要了解毛“文革”的思想,必须将毛各时段的讲话、文章汇总起来分析、比较、概括,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才能得出稍微符合本质的结论。只凭几句毛的讲话,就对毛的思想、态度做论断,那只能是一叶障目,肯定是行不通的。□

2016年6月11日  

----------------------------------------------

【可点击下面参考文献】

 1、安徽·芜湖“文革”大事记

 2、江工:一段安徽芜湖文革时的真实记忆(可谓民间口述历史)

 3、毛泽东:《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并试解读)

 4、【凤凰大视野/纪录片】“我是杀人犯”——一个红卫兵杀人犯的自我救赎

【附录】 1967年《中共中央关于安徽问题的决定》 (粗体字为笔者所加)

中共中央关于安徽问题的决定

今年三月间,中央召集安徽省军区负责同志,“安徽革命造反总指挥部”代表、持有不同意见的各左派群众组织代表、省市机关干部举行了多次座谈,并分别作了多次个别谈话。中央对安徽问题,作出如下决定:

(一)根据两个月实践检验,安徽“一·二六”夺权没有实现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没有把矛头指向省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没有实行革命的“三结合”,“安徽革命造反总指挥部”个别领导人实行了一系列的错误政策,压制了有不同意见的左派群众组织和革命干部。中央认为,应立即成立以钱筠同志为首的军事管制委员会,把省的领导权掌握起来

(二)军管委员会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要政治挂帅,坚决按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办事,坚持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集中揭露和打击以李葆华为首的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坚决执行中央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批转的《重要通告》和中央批转的中央军委八条命令,保证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正常进行。要放手发动群众,在工作中走群众路线,不要包办代替。坚决支持各左派群众组织,在左派组织中不能片面支持一方,打击另一方。对于左派组织,要帮助他们克服缺点和错误,帮助他们整顿思想、整顿作风、整顿组织。要争取参加保守组织的群众,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来。对于真正的确有证据的反革命分子,才能依法处理。宣布一个群众组织是反革命组织,应经过中央批准。严防坏人利用军管镇压群众

军管会要通过各项工作,实现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筹备革命的“三结合”的临时权力机构。

(三)军管会下成立“抓革命、促生产”的两个班子,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领导起来,把工农业生产、财贸工作和救灾工作管起来。

(四)立即接管公安厅、公安局,重新选派能够正确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得力干部作军代表,支持和依靠真正的革命派,彻底揭露这两个专政机关的阴暗面,切实进行整顿。要坚决纠正乱通缉、乱逮捕的错误作法。因为对“一·二六”夺权有不同意见被逮捕的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一律释放,被打成“反革命”的,一律平反。要严防坏人利用专政工具镇压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

(五)立即接管《新安徽》报,要宣传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各项政策,不准一派革命组织去攻击另一革命组织。立即停止以对“一·二六”的态度作为革命与反革命的标准的错误宣传。报纸如不能正常出版,可暂出新华社的电讯稿。省广播电台也按同样原则办理

(六)从过去和现在的情况看,“八·二六”、“八·二七革命到底联络站”、“红革会”、“工人造反派联合委员会”,工人一司、三司等,都是革命群众组织,这些组织都要整风,双方都着重进行自我批评。有原则上的不同意见,要正常的进行讨论,辩论,不准打、砸、抢、抄、抓、不准武斗

(七)合肥的“红卫军”,是与保字号“军总”对立的,同“八·二七”并肩作战的革命群众组织。但这种组织形式不恰当,应按中央指示办理,这个组织的成员应回到原单位参加文化大革命,不要再恢复这个组织。逮捕于得水、通缉程明远等同志是错误的

(八)压制“安徽省暨合肥市机关革命职工造反司令部”是错误的。应支持省市机关干部起来革命。特别要支持较早站出来支持革命群众的革命干部

(九)对镇压合肥“红卫军”和于得水同志身死一案,应该查清。可在派往公安厅的军代表的领导下,由各革命组织(包括公安厅真正的革命干部)组成专案小组,进行专门调查。参与了逮捕和处理于得水一案的有关人员,不能参加这一专案小组。

中共中央               

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七日      

(文字引自新浪博客“正版阅读笔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