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主线索”:“纲”的创新性表述

(2014-10-06 16:27:19)
标签:

阶级斗争

主线索

纲举目张

王伟光

分类: 时事评论

“主线索”:“纲”的创新性表述

(原创:应学俊 )

【提示】 最近一篇被热议的文章中断论:我们所处的时代是无、资和社、资阶级斗争“生死博弈的时代”,仍然贯穿着“阶级斗争的主线索”——既然是“主线索”,岂有不牢牢抓紧的道理?这不是对“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创新性表述吗?……(已发“凤凰博报”等)

侦破一个稍复杂的案件,线索往往会有多条,但肯定总有一条相对的“主线索”。抓住这条“主线索”,破案的方向才对头,破案才能更快;否则往往会走很多弯路,甚至南辕北辙。“主线索”就是“纲”——“纲举”才能“目张”

治国理政已非夺取政权的“革命”,但不论常态下还是社会转型期,矛盾总是多种多样的,有的交叉重叠,社会毕竟是纷繁的。但抓住牵一发动全身的“主线索”——亦即“主要矛盾”,就能起到“纲举目张”的效果。“纲”者,总领渔网的一根主绳索,“目”者,渔网上的孔;此语源自汉代郑玄《诗谱序》:“举一纲而万目张,解一卷而众篇明。”比喻是很形象的。“主线索”抓准了,就是抓住了主要矛盾,主要矛盾解决了,其它问题往往迎刃而解。可谓重要!

一、最近出现“我们这个时代阶级斗争仍是主线索”的断论(笔者简称”主线索论“)

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在9月23日发表的《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一文中,正颜厉色地告诫:我们所处的时代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决定了国际、国内“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简言之:我们所处的时代是无与资、社与资阶级斗争“生死博弈的时代”,仍然贯穿着“阶级斗争的主线索”

这便是本文要说的王氏“阶级斗争主线索论”。“”者,在此无疑是“主要”之意。王氏这一理论可用如下示意图大致表示——

(图:”阶级斗争主线索“论示意图)

读王伟光上面的论断,无法不使人们想到1962年毛泽东老人家给我们敲响的警钟,并作为当时执政党的“基本路线”,原话如下,可与王伟光的论断对比:“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我们从现在起,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今天,王伟光避讳了“”,而创新出“主线索”的表述,且这“主线索”的阶级斗争依然是“生死博弈”的——亦即不可调和的!我们实在无法分析出这“主线索”与“”究竟有何截然不同的本质区别!王伟光先生难道不是又拿起了锤子为我们当当当敲响了“千万不要忘阶级斗争”这一“主线索”(纲)的警钟吗?不为此,其大作有何意义?

曾几何时,在这套理论下,前30年的确时时抓住了王氏所言那条“主线索”——即抓住了“阶级斗争”这个“纲”——于是中国前30年一个接一个政治运动(阶级斗争)绵延不断,发展生产力、个人致富等成了可以被“专政”的罪名,国家发展受阻,人民遭殃,冤案遍地,“反右、文革”更是抓紧“阶级斗争主线索”这个“”,以致登峰造极,空前绝后……

针对社会大众不少人及相关媒体对王伟光文章的批评,中国社科院9月29日发布“本网专稿”夏夕烟的文章,题为《“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标签不能乱贴》。可我们从王伟光自己论断的“我们这个时代阶级斗争仍是主线索”,且是“生死博弈”不可调和的,人们认为王氏重提“阶级斗争为纲”,这是“乱贴标签”吗?社科院这篇专稿避重就轻,说这说那,唯独绕开了王伟光文章中上述重要的核心论点。但这有何用?王氏大作还在呢,我们一字不落读得“很认真”很仔细的,且不止读一遍!那“生死博弈之阶级斗争主线索”的警钟简直振聋发聩!

二、“主线索论”违背了执政党纲领

如果王伟光没有把“阶级斗争”说成是“贯穿我们这个时代的主线索”,王氏论述起码大体符合我国《宪法》和执政党《党章》的某些论断。因为在这两个法律、党内法规文件中是承认存在“阶级斗争”的。那真的谈不上“输不输理”了。

《宪法•序言》的论述大家熟知,不赘。我们看现执政党《党章》中的表述:“由于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阶级斗争还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有可能激化,但已经不是主要矛盾。”而且不止一次强调这一点——请问王伟光:“阶级斗争”既然不是“主要矛盾”,能说它仍然是“贯穿我们这个时代的主线索吗?”

那么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改革转型发展时期,社会多种矛盾、问题中的主要矛盾——亦即贯穿这个时代的“主线索”是什么呢?

《党章》紧接着马明确指出:“在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才是“主线索”!抓住时代的这条“主线索”(主要矛盾),《党章》规定:“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任务,是进一步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逐步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并且为此而改革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中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方面和环节。”(不论如此表述是否仍有可以商榷、探讨之处,起码,在中共建政并稳固政权后,“阶级斗争”不可能成为各种矛盾中的“主线索”)。

所以“主线索论”至少明显违背了执政党当下的理论和路线,作为执政党员的作者明显仍陷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桎梏,也没有学好和尊崇党的纲领。若论思想解放、理论创新,笔者以为,对党的纲领提出理论性探讨也未尝不可,但王伟光除了将前30年的“纲”换言为“主线索”,也未见其它有理有据的宏论。

三、“阶级论”和“阶级斗争”理论无法解释一切社会矛盾的本质,不可能是“贯穿我们所处时代的主线索”(“纲”)

社会存在的各阶层或曰“阶级”,它们之间的矛盾甚至尖锐对立,在中共建政巩固政权后,尤其在建政已60多年的当下,绝大多数矛盾都是可以在《宪法》框架内,通过“协商民主”和“人民代表大会”达成尽可能的共识即“最大公约数”,否则要“政协”干嘛?要“人大”干嘛?岂能一说到社会矛盾就“绷紧阶级斗争‘主线索’的弦”?如此怎么不会带来“阶级斗争扩大化”?

“阶级论”、“阶级斗争”理论可以解释一切社会现象吗?

(图:文革学习资料:《抓紧阶级斗争这个纲》)请问王伟光: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和“阶级斗争”理论,如何回答无产阶级执政党夺取政权后如此愈演愈烈的“腐败”问题?且在国际上曾经的“社会主义国家”几乎无一例外大大严重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甚至日本、新加坡、香港特区?产生的根源何在?遏止的方法、途径是什么?“老祖宗”理论库里能拿出可以解释周延的论述吗?若以“阶级论”解释,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难道不应当比“社会主义国家”腐败百倍?

请问王伟光:执政党在“为人民服务”时是不是该考虑“主线索”,是否要考虑服务对象之“人民”中的“阶级成分”?否则,一不小心岂不丢了“主线索”而为“资产阶级”服务了?“人民”中是包含各阶层或曰“阶级”的,但习主席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是不是也丢了“阶级性”、丢了“主线索”?

请问王伟光:中东、西亚等如本拉登那样的“基地组织”、“ISIS”、“呼罗珊”等等暴恐组织里,难道都是“资产阶级”吗?恐怕恰恰相反吧?他们仇视和敌对的恰恰主要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若按“老祖宗”的“阶级、阶级斗争”理论,我们该如何看待?是否该支持他们?用“阶级、阶级斗争”理论如何解释?

请问王伟光:在某些尖锐的社会矛盾中难道不还夹杂着大量的族群、地域、宗教、历史承继以及地域文化的冲突和矛盾?难道不充斥着社会公平正义与否的矛盾?国内出现的某些“群体性事件”中大量关于政府、官员和部分群众的矛盾冲突,都可以用“阶级斗争主线索”去解释、看待、处理吗?阶级斗争”能成为“时代的主线索”吗?一切矛盾皆可用“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去解释吗?难道真的抓住这条“阶级斗争主线索”其它矛盾就可“纲举目张”迎刃而解?诚如是,怎么不会出现“阶级斗争扩大化”?

请问王伟光:在中国当下,黑心老板为富不仁者固然有之,但又如何用“阶级论”去解释许多为社会慈善事业捐出巨资的私企民企老板(资产阶级)?如何用“阶级论”去解释邵逸夫、比尔•盖茨、陈光标等等等等现象?“阶级斗争”真的是一条“纲举目张”的“主线索”吗?搞社科研究的人,如此抱住“阶级斗争”圣经而失去思考的能力,如此僵化看待社会矛盾,那“社会科学”这门学问也太过简单了吧?

四、结 语

不必拿“否定阶级斗争”“否定人民民主专政”的大帽子唬人——笔者在拙文《说说“专政”与“依法治国”——与王伟光探讨之二》中曾说过:既然王伟光自述“人民民主专政的要义”时已列出:“人民民主专政专政”要“通过社会主义法制(法治)”来实施,这就是说“法治、依法治国、依宪执政”是实施“人民民主专政”的必然途径和方法——因为理论和实践证明:没有“法治”的“专政”(不论冠以何种名义)实际上与“专制独裁”没有什么区别——前30年尤其是反右、文革中以“阶级斗争为纲”(主线索)、践踏《宪法》和法治的“无产阶级专政”,导致“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人治泛滥,给党和国家、给人民带来的怎样灾难和重大挫折,王伟光能否认吗?那种“专政”能叫“人民民主专政”吗?

中共建政60多年,从来不缺“专政”,而奇缺或曰遭到肆意践踏和蹂躏的恰恰是“法治”,是依法治国、依宪执政。正是总结了前30年的教训,“文革”终结一段时间后,执政党痛定思痛,才将“依法治国”定为执政的基本理念和价值追求。即便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没变,但从理论到实践,都将其一步一步纳入“依法治国”的框架和轨道,虽然还存在诸多问题,但这样的改变与进步有目共睹,而且,执政党已将“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写入了《宪法》和执政党的各项重要文件。虽然执政党认为“阶级斗争”还存在,但从未避谈“依法治国”而一味过份如王伟光这样夸张地强调“阶级斗争生死博弈仍然是时代的主线索”或“主要矛盾”。

不触及实际问题,不回应群众关切,空话套话连篇”大而空的文风,正是习主席多次批评和告诫的。王伟光先生何以要在我国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关键时刻大发宏论,论证并不需要论证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目的意义,借机宣扬“阶级斗争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线索”,提醒人们“千万不可忘记”?而对需要好好论证和研究的实施“人民民主专政”之手段的“依法治国”却漠不关心,甚至连这四个字也不敢提及?如此谈“专政”难道不是空中楼阁?难道不是缘木求鱼?难道客观上不是误导人们重视“阶级斗争主线索”而忽视“依法治国”?难道在当下和平建设时期我们还要去“强化”“主线索”?难道我们还要强化如前30年那样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专政”?

王氏“阶级斗争主线索论”可以休矣。 □

2014年10月6日  

----------------------------------------------------

【部分参考资料索引】

1、王伟光: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

2、人民日报评论员:依法治国首先要依宪治国(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3、应学俊:重舞“阶级、阶级斗争”大旗?——与王伟光讨论之一

4、应学俊:说说“专政”与“依法治国”——与王伟光探讨之二(新浪)

5、应学俊:马克思主义应当回答的问题

6、应学俊:民主“病”了,威权政治“健康”吗? 

7、应学俊: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当代困境

8、韩钢教授:《最根本的拨乱反正: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09.26.《学习时报》)

9、瞭望:依法治国而不以人为本就可能成“恶法之治”(新华网)

10、以人为本的科学内涵(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1、社科院专稿:“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标签不能乱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