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工宣队·芒果·给谁吃了?(读史札记)

(2013-11-12 09:55:08)
标签:

工宣队

芒果

给谁吃了

武斗

杂谈

分类: 重读历史

读史札记:工宣队·芒果·给谁吃了?

(作者:应学俊)

看到许善斌先生的一篇文章《文革时期的一个芒果为何能全国巡展》,作为文革过来人深有感触。于是想到了笔者曾经有过一篇“读史札记”,也想奉献于此,与许善斌先生该文恰可互相映照,互为补充,同时给60后、70后以及更“后”的朋友们献上教科书中不可能有的历史记述,并配以相关视频资料。

学者鲍鹏山说过:“重读历史是每个时代的义务。每个时代,只有在重读历史时,才能读懂自己,并且在重读历史时,站到新的台阶上”电视片《大国崛起》里有这样两句解说词说得挺好:“忽视过去的人,在未来行程里只是一个缺乏思想准备的匆匆过客;忽视过去的国家,面对世界变局将不会有成熟选择,甚至有迷失方向的危险……

一、芒果VS工宣队——“工宣队”、“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由来

文革刚开始,没有思维活跃且单纯、富于闯劲的大中学生是不行的。但当文革发展到1968年,狂热的红卫兵渐渐不大“听话”了,在“保卫毛泽东革命路线”的同一大旗下分裂成不同的派别,争斗愈演愈烈难以制止,清华百日大武斗中有十多名“红卫兵”丧命,甚至还打伤了前去制止武斗的解放军,校园里血雨腥风,一片狼藉!如此这般,且竟然敢对解放军下手,这令毛泽东震惊、震怒。

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1967年时毛泽东曾预计:“文化大革命一年发动,二年看成果,三年扫尾。”(毛泽东南巡讲话)1968年是“文革”的第三年,按计划应是扫尾,以大乱达到大治。他不能容忍这种混乱局面再持续下去,改变了1967年对武斗容忍、善意地批评的态度,以越来越严厉的口气发布内部讲话、电报、文件制止武斗,他要坚决制止全面内战。但毛一开始对“武斗”是默许的。例如,毛泽东在1968年7月28号接见北京红卫兵领袖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过去北京市委、卫戍区对武斗的态度是不怕乱、不管、不急、不压。这看来还是对的”后来,还下令解放军要“坚决支持左派革命群众”,曰“支左”,甚至“武装左派”。而早在武斗刚发生时,毛是如此说的——1966年7月29日在人大会堂宣布撤销工作组时,邓小平(尚未被打倒)传达了毛泽东的一条指示:“好人打坏人,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好人光荣;好人打好人,误会;今后再也不要打人了。”正是毛泽东的话中有“活该“二字,使得在工作组撤销后,法纪无存,大学里的武斗反而逐渐加剧。并且将武斗推向社会。在后来说到四川武斗严重状况时,毛也轻描淡写,并未表现出任何焦虑和批评,毛说:“武斗全国都斗不过四川,至于清华。北大,不算数。它那里双方都有一万多人,有电台指挥,真枪真炮。”只是到了1968年,毛看看不行了,谁也不听谁的,几乎完全失控,毛要坚决制止了。

毛泽东在1968年7月28日接见北京五大学生领袖讲话说:“现在学生的缺点在什么地方呢?学生最严重、最严重的缺点,就是脱离农民,工人,军队,工农兵,就是生产者。”毛一贯认为知识分子属于小资产阶级,有劣根性,要不断改造,才能成为无产阶级。北京大学生的武斗尤其清华的百日大武斗加深了他对知识分子的这种认识。于是毛泽东认为还是应当让“工人阶级”来给学生等各系统、各部门的文革运动把舵。而且这也符合“马克思主义”历来给予无产阶级的崇高评价。

1968年,通过姚文元署名文章《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传达了毛泽东的最新指示:“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必须有工人群众参加,配合解放军战士,同学校的学生、教员、工人中决心把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到底的积极分子实行革命的三结合。工人宣传队要在学校中长期留下去,参加学校中全部斗、批、改任务,并且永远领导学校。在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的最可靠的同盟者――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红旗》1968年第2期)毛泽东对姚文元《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一文加了批语并加写的一段话:“在有些自己宣布自己为‘无产阶级革命派’的知识分子,一遇到工人阶级触动他那个小小的‘独立王国’的利益的时候,就反对起工人来了。这种叶公好龙式的人物,在中国还是不少的。这种人就是所谓轻视工农、爱摆架子、自以为了不起的人物,而其实不过是现代的一批叶公而已。凡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不论是学校,还是别的单位,都应有工人、解放军开进去,打破知识分子独霸的一统天下,占领那些大大小小的‘独立王国’,占领那些‘多中心即无中心’论者盘踞的地方。这样,成堆的知识分子中间的不健康的空气、作风和想法就可以改变,他们也就有可能得到改造和解放。”这无疑是针对类似蒯大富这一类“不听话”的红卫兵等造反组织所说的。当然,毛在做此批示时压根儿也不会想到他本人也是知识分子,而且从没有什么“工人阶级”领导和改造过他——也许应当说,毛是“天才”,是无须“教育”和“改造”的吧。但是,这确是收拾文革那种除了毛的话谁也不听谁的混乱局面之“妙法”。

这样,工宣队(全称“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以及“军宣队”进驻校园等“知识分子成堆”的单位,“领导”着知识分子,他们成为手持尚方宝剑的“必须领导一切”的领导者。这是反映和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伟大决策吗?甚至,这也符合马克思主义吗?如果是,那么“工宣队”是否至今还应当待在中科院、社科院、各大中学校……?如果是,那该是怎样一幅景象、怎样的效果?呵呵。

二、毛主席赐予芒果的效应

玻璃罩里的芒果为了强化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和工宣队的权威,1968年8月,毛泽东把刚果总统(一说是访问中国并受到毛主席接见的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埃尔沙德•侯赛因)赠送给他的芒果转送给了“首都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这当然不是为了送给他们吃,无疑这是一种政治宣示。用当今网络语言来说:毛送的不是芒果,是信任,是尚方宝剑!毛泽东赠送给工宣队的芒果被分送给某些工宣队。但毛欠考虑的是,这芒果送给工宣队以后他们如何处置这种极容易腐烂变质的水果呢?“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工人们会把芒果分掉吃了吗?不够分怎么办?谁当吃谁不当吃?这在当时都是非同小可的问题!――这是后话。

霎那间,首都大街小巷充满了游行队伍。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的扩音器里,“大海航行靠舵手” 的音乐声铿锵有力;人群中,“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宽阔的长安街,顷刻成为红色的海洋。红色的旗帜,红色的横幅,红色的袖章,红色的面孔,交叉辉映,此落彼起,人们又一次接受了红色的洗礼。

宽阔的天安门广场,顷刻成为“革命”的大舞台,人们跳着忠字舞,向毛主席他老人家表决心,表衷心,心心激动,心心向阳,到处都是火红滚烫的心。全国各地自然也都响起了一片锣鼓声和“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无法获得分送到真芒果的各级革委会领导们敲锣打鼓地将仿真芒果(蜡制品)送到各“工宣队”中(放在精致托盘里,罩上玻璃罩),摆放在毛主席像下,每天早晚和主席像一起接受着工人们的“早请示晚汇报”。许多人家的桌子上,也摆放了两个蜡制芒果,让毛泽东对工人阶级的关怀照耀着每个家庭。在《人民日报》1968年8月7日的那篇报道中有这样一个细节:“五日下午,当毛主席向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赠送芒果的特大喜讯传到清华园的时候,人们立即聚集到伟大领袖毛主席赠送的礼物周围,热烈欢呼,纵情歌唱。他们热泪盈眶,一遍又一遍衷心地祝愿我们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他们纷纷向自己所在的单位打电话,传颂这一特大喜讯,并且连夜举行各种庆祝活动,冒雨到中南海报喜,向伟大领袖毛主席表达他们的赤胆忠心”,

主席送芒果,余荫越千年。河南有个新郑卷烟厂,为永远铭记毛主席对中国工人阶级的关怀和恩情,当年就特意研制出品了“芒果”牌香烟,至今已经有30多年历史,据说已经成为河南省的名烟。而1976年,长春电影制片厂则拍摄出一部电影名曰《芒果之歌》,倒是反映了当年文革、工宣队进驻大专院校的一段历史(现在当然只能作为参考片,而非真实的历史纪录,但假中有真,真中有假,经历过文革者自然可以分辨得清楚,而当时学校里的派性状况、武斗及混乱场面亦略略可见一斑)。

文革开始时,大中学生以及“红卫兵”是天子骄子,因为毛支持,毛是“红司令”。现在毛赐予“工宣队”以芒果,“工宣队”的地位取代了当年的“红卫兵”,工人阶级要“教育、改造”当年的“红卫兵”了,更不用说那些满腹经纶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三、芒果最后怎么处理?被谁吃了?

喜迎芒果许多人在当年就有这个疑问:芒果是和香蕉差不多极易变质腐烂的,不可能长期陈列供人瞻仰。那么,如何处置它呢?如果是真的吃了它,那又该给谁吃呢?谁敢吃呢?怎么够分配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时至今日,谜底逐渐揭晓。

当时负责中央警备的首长汪东兴把芒果分给北京某些大学和工厂的工宣队代表,其中也包括北京针织总厂,“工厂的工人们举行了盛大的欢迎芒果仪式,然后把芒果用蜡封起来保存,以便传给后世子孙。芒果被供奉在大厅的一个精心布置的台子上,工人们排队一一前往鞠躬致敬。

当时给芒果加蜡封时没有人知道该在蜡封前将芒果做灭菌处理,所以没几天后芒果就开始腐烂。无耐,革委会领导思之再三决定将蜡封弄掉,剥皮,然后用一大锅水煮芒果肉,再举行一个仪式,工人们排成一队,每人都喝了一口芒果煮过的水”――这是一种“吃”法。

当时北京新华印刷厂也分得了真芒果。文革期间,新华印刷厂做为“六厂二校”之一,当时工厂里则进驻“军宣队”,该厂进驻的是毛主席派来的8341部队“军宣队”,这个厂还成为全国工矿企业和工人阶级中“斗批改”的典型。毛主席送的芒果,精心地被工人们供奉着,保护着。但无奈芒果在自然状态下,经久摆放,终于萎缩变质。

据说有一天,工人们突然发现芒果少了一个,在那岁月,这可是一桩天大的“反革命案件”,工厂立即调查,把上个班当值的人叫来盘问。只见有以为工人垂着头哭丧个脸,小声说到“那个芒果被我吃了”。这样的芒果结局,让工厂革委会哭笑不得:处理吧,芒果本来就是毛主席送给工人同志们的;不处理吧,此人的行为又太自私太让人气愤。左右为难。好在偷吃芒果者根正苗红,出身特好,于是只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了。

重读历史,回味历史,其味无穷!□

(说明:以上信息据网络搜索多方回忆录、资料相互印证综合。)

附录:有一大学毕业已5年的年轻人问:文革为何会“武斗”?笔者打一比方:假设俺是某企业“当权派”,文革初期被揪斗,一些职工认为俺是“走资派”,可另一些职工却认为俺不是“走资派”,没有什么错误。于是两派由辩论、争吵发展到“肢体冲撞”,而后积怨越来越多,再夹进个人恩怨,便“武斗”起来,打的旗号却都是“革命”,都是“按毛指示办事,保卫毛革命路线”;但一般“保”当权派的一方则被称为“保守派、右派”,而毛则是要“支持左派”的,且命解放军到地方“支左”即支持“造反派”……于是该大学生释然。)

-------------------------------------------------------

【相关链接】

1、【文革电影长春电影制片厂《芒果之歌》

-------------------------------------------------------------

2、文革电影/再现武斗峨眉电影制片厂出品:《枫》

 (并不比现实武斗更夸张,很好地表现了惨烈的令人揪心的荒诞……)

▲ 尊重历史:当还“毛泽东故居”以原貌(读史札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